十渡河道今后禁止开发旅游 旅游因暴雨损失2.2亿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7日 11:48 北京青年报

  北京青年报讯 根据十渡镇政府最新的统计,洪水造成全镇5.79亿元的直接损失,其中旅游产业的损失达到2.2亿元。昨日,十渡镇党委书记刘金表示,洪水带给十渡深刻的教训,现有和新建的旅游项目都将进行地质灾害评估,河道、低洼地、泥石流易发地区禁止从事旅游开发和经营。拒马河河道将从安全、行洪、景观等几个方面进行治理。此外,十渡的景区将增加预防灾害的警示标志,有条件的景区建设应急避难场所。

  旅游业一直是十渡主导产业,全镇90%以上的财政收入依靠旅游。十渡镇政府提供的统计数据资料显示,2011年,十渡镇所有景区接待游客333.5万人次,各项旅游综合收入近7亿元。

  刘金告诉记者,民俗接待户正在做开业前的准备,70%被水浸泡的物品完成晾晒。具备条件的景区和民俗接待户,通过安全、卫生等各方面的验收后有望在月底前恢复营业,部分接待游客。

  本报讯 经历动人心魄的抗洪抢险,受灾严重的十渡镇已经着手恢复旅游产业。昨日,十渡镇党委书记刘金表示,洪水带给十渡深刻的教训,现有和新建的旅游项目都将进行地质灾害评估。

十渡镇部分景区正在恢复中

  ■旅游产业损失2.2亿元

  十渡镇因拒马河蜿蜒流过而成为北京市重要的旅游地,旅游业一直是其主导产业,全镇90%以上的财政收入依靠旅游。十渡镇政府提供的统计数据资料显示,2011年,十渡镇所有景区接待游客333.5万人次,各项旅游综合收入近7亿元。

  然而从7月21日以后,所有的成绩都成为历史。连续一天的特大暴雨,以及第二天从拒马河上游滚滚而下的山洪,摧毁了20多年积累的旅游产业。根据十渡镇政府最新的统计,洪水造成全镇5.79亿元的直接损失,其中旅游产业的损失达到2.2亿元。

民俗接待户纷纷晾晒被水浸泡的物品

  ■民俗户做好开业前准备

  直到今天,十渡镇党委书记刘金的心情依然难以平复。一方面由于应急预案及时到位,十渡地区没有游客和村民因灾伤亡。不过另一方面,灾后如何重振旅游已经迫切地摆在眼前。

  “洪水退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对受到污染的河道消毒,景区和民俗接待户全面清淤。”刘金告诉记者,民俗接待户正在做开业前的准备,70%被水浸泡的物品完成晾晒。具备条件的景区和民俗接待户,通过安全、卫生等各方面的验收后有望在月底前恢复营业,部分接待游客。

  当然,十渡的旅游产业恢复并没有这么简单。长期以来,低端、无序的旅游开发使十渡的旅游陷入“瓶颈期”,此次百年不遇的洪水虽然冲走了十渡的过去,但也给十渡的旅游发展提供了一次机会。

  ■景区建设应急避难场所

  刘金称,十渡将按高标准规划和建设旅游产业。他进一步解释说,新的规划提出,不管是现有的民俗接待户、景区,还是新建的旅游项目,都将进行地质灾害评估,河道、低洼地、泥石流易发地区禁止从事旅游开发和经营。

  规划还与防洪防灾相结合。刘金表示,拒马河河道将从安全、行洪、景观等几个方面进行治理。此外,十渡的景区将增加预防灾害的警示标志,有条件的景区建设应急避难场所。

  现场探访

  再大的困难也要咬牙挺过去

  每次走进满地狼藉的餐馆,张晓婷就要流一次眼泪。十渡桥下的迎宾饭店和星级农家院,她和丈夫苦心经营了20年。一场无法预料的洪水,冲走了她近60万元的家当。

  四川女子特有的坚强在张晓婷身上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她抹把眼泪,看着饭馆前方20米外的河水说,再苦也要咬牙挺过去。

  记者昨日在十渡地区采访,既看到被洪水摧毁得面目全非的餐馆,也感受到民俗旅游的经营者对未来的信心。

  ■没有游客的十渡

  洪水留下的印迹越来越少。通向十渡地区的公路已经畅通,但路上的游客很少。过了一渡不远,马路因为有一段50米的路基在施工采取单向行驶。二渡桥附近,因为一座石桥的坍塌,桥的东侧被临时开辟出一条狭窄的土路,供车辆通行。呈V字形的石桥上,正在修建一座新桥。

  马路的东侧,山坡下面就是奔腾的拒马河。因为7月21日的暴雨,河水非常湍急,河面宽阔。浅滩处,高大的巨石堆积在一起。

  过了三渡,在河滩上开垦出来的玉米地注定不会丰收。暴涨的河水冲毁了农民辛勤耕种的土地,玉米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一片。受到牵连的还有河滩上的杨树林。

  五渡有一处宽50余米的堤坝,名叫胜天渠。遗憾的是,整个堤坝也被冲毁了,高差处形成美丽壮观的瀑布。一辆挖掘机正在冲毁的堤坝上垫土,一道新的堤坝将在不久后重新出现。

  五渡村就在河边。村民在河滩地里种的即将收获的玉米、黄瓜和豆角。它们同样被洪水冲得无影无踪。56岁的村民李秀池说,粮食没有了,她这几天都是管亲戚借的粮食。

  “家里房子裂了,但还没和村里说呢。” 李秀池说,她弟弟是村党支部书记,这几天事情特别多,她等别人家里的问题解决了,再去找弟弟修房子。

  从五渡开始,路边的横幅开始映入眼帘。六渡桥上,一个挂在桥栏杆上的横幅上写着:“深埋死畜死禽,清洁环境卫生”,十渡镇政府对面有一面巨大的横幅,“有手有脚有生命,天大的困难能战胜”。

  公路边的饭馆也多起来,很多没受损失的饭馆已经开始营业。但中午的吃饭时间,几乎所有的饭馆里看不到游客。七渡附近的万佳农家院,隗功田和爱人坐在空空的屋外,身后是10张餐桌。“5日开门到现在,就来了一个吃饭的。” 隗功田不好意思地说。

  万佳农家院有10名伙计,7月21日停业后,每天少了两三千元的收入,隗功田暂时让伙计们回家。他希望景区开放以后,自己的小饭馆能好起来,毕竟困难是暂时的。

  ■一些民俗户损失惨重

  十渡桥一带是十渡地区的核心,属于最早开发民俗旅游的西庄村管辖,饭馆林立。但这一地区的损失也最大。根据西庄村委会统计,沿河的31家饭店、农家乐、农家院受灾。

  桥边的旭东阁酒家门前,4个从淤泥里刨出来的冰柜正在太阳下晾晒,“今年都不营业了。”女主人赵兰香坐在椅子上疲惫地说,这几天忙着晒被水泡过的桌椅,累得已经没有力气了。

  赵兰香在马路对岸还有一个饭馆——龙山饭店,因为地势低,离河又近,几乎遭到毁灭性破坏。窗户、门、冰柜、桌椅……赵兰香说,饭店的所有东西都被洪水冲走了。她统计了一下,两个饭店的损失有90多万。

  “损失太大了,今后的恢复需要借些钱。” 赵兰香说,她还会把饭馆逐步经营起来。

  ■十渡民俗游接待户都将上保险

  同赵兰香的境遇一样,十渡镇西庄村村民张晓婷经营的迎宾饭店和星级农家院也有60多万元的损失。饭店大厅的地上被水泡得已经坍陷,墙上的淤泥印儿有一人高,门、窗、吧台、厨房的水池、冰柜、灶台无一幸免。

  张晓婷买来两台水泵,清理饭店和农家院里的淤泥。16个泡过水的床垫靠在墙上晾晒,准备继续使用。她已经联系了装修队,准备清理干净淤泥后,重新装修饭店,明年重新开业。“达到以前的水平要四五年吧。” 张晓婷说,为了生存下去,只有从头再来。

  无一例外,民俗旅游的经营者都没有上保险,他们的损失只能自己承担。对此,十渡镇党委书记刘金告诉记者,通过这次教训,全镇的民俗旅游接待户将被引导参加保险。

  “虽然遭受严重的损失,但民俗户对十渡地区的旅游发展还是充满信心。” 刘金说,政府鼓励受灾的民俗旅游户开展生产自救,尽快恢复旅游接待,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会及时给予民俗户政策上的援助。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