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热衷拍“本土电影” 学者吁避免政绩化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08日 10:18 新华日报

  “本土电影”热应避免“政绩化”

  地方政府频频“触电”

  8月6日,金湖县荷花荡。《荷都之恋》剧组顶着烈日,正在紧张拍摄之中。作为金湖本土电影的开山之作,《荷都之恋》由金湖县与北京艺鸣天和影视文化传媒、北京星天地文化传媒联合打造,最快8月底杀青。导演郭廷波说,他们要“树立同类型影片的新标杆”。

  《荷都之恋》是一部文艺色彩浓厚的爱情电影,故事讲的是:一位自驾采风的南京“文艺范”方雨邂逅湖边写生的当地姑娘苏荷,一场爱情争夺战由此拉开……

  金湖的“恋情”渐入佳境,而淮安市的另一个本土电影《牵手》已进入后期制作与发行阶段。这部去年开机的电影里,一位台北女孩为实现爷爷遗愿回故乡淮安寻根,引发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故事。“片中的对白、场景、民风都以淮安地区为主。”导演高云龙说,这部电影也是淮安与台湾的牵手,大部分演员由海选出来的淮安市民出演,主要演员则邀请了港台明星。台湾演员陈司翰为演好片中的淮扬菜厨子,还私下向真正的淮扬大厨学习“刀功”。

  与淮安的紧锣密鼓相比,南京的本土电影早已瓜熟蒂落。有着15年安全驾驶记录的大巴司机贺南京,与妻子卫莉婚后长期不孕,婚姻遭遇危机。卫莉离家后贺南京偶遇单亲男孩童童,在照顾童童的日子里,贺南京、卫莉找回了婚姻与生活的真谛……2009年5月公映的《南京的那个夏天》,片中154个场景全在南京拍摄,充满南京元素,“多大事啊”等方言对白更令观众倍感亲切。导演、男主角虞军豪是省演艺集团话剧院演员,他说,这个片子告诉人们,经过几十年的洗礼,南京这座历经磨难的古城已焕发出新活力。

  此外,苏州的《蟹蟹侬》、江阴的《底色》、常州的《阳湖拳》,有的已开机有的已上映;放眼全国,湖北丹江口市的《汉水丹心》、湖南通道县的《通道转兵》、北京昌平县的《温泉世界》等也都一一亮相,本土电影方兴未艾。

  拍电影欲塑造地方新形象

  一时间,拍电影似乎成为地方政府的新时尚,而时尚背后是“营销城市、推广旅游”的共同诉求。

  《牵手》出品人梁军告诉记者,一次他偶然来到淮安,参观周恩来故居、河下古镇、漕运总督府,“一身名牌”的淮安让他吃惊不小,和地方政府一拍即合,决定拍一部关于淮安的本土电影,把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宣传出去。“影视文化,概念旅游,大家都知道《罗马假日》之于罗马、《庐山恋》之于庐山,《非诚勿扰2》之于北海道、亚龙湾的意义。”

  “和电影融合,体现了地方宣传理念的转型和创新。”对于时下这股地方电影热,复旦大学国际公共关系研究中心的孟建教授给予了肯定。金湖县委宣传部负责人也认为,过去地方对外推介局限于宣传画、宣传册和碟片,偏重于风景和数字的灌输,不能给人深刻印象。电影不一样,地方要素借助设计巧妙的剧情,宣传品质和效果事半功倍。《荷都之恋》的场景安排在当地的万亩水杉林、荷花荡和白马湖上,这些唯美画面和形象饱满的主人公一起在银幕上出现,打破了地方宣传片的旧有模式,更具观赏性。

  苏州人已尝到“触电”的甜头。2009年3月苏州本土电影《蟹蟹侬》上映,在这部充溢螃蟹文化的江南电影中,新加坡籍女主角符馨尹妩媚动人的表演让许多当地人感慨:“原来家乡如此美丽!”镜头里,太湖东山的美食和黄酒更让外地人顿生“一定要去尝尝”的向往。

  “商业大片也许很热闹,但我们希望拍些有点流传价值的作品,”常州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介绍说,去年该市开机的电影《阳湖拳》讲述的是肖爷爷和孙子肖小铁两代关于阳湖拳传承的故事,常州的两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阳湖拳、传统梳篦工艺在影片中都得到充分的表现。“记录逐渐消亡的地方文化和产品,其意义就不单纯是一部电影了”。

  “政绩化”倾向值得注意

  针对各地纷纷上马本土电影,有人肯定也有人摇头。

  《荷都之恋》开机第二天,当地许多网友不客气地说,“又是影视公司又是大导演,还有这么多演员,这要花多少钱啊?”“要把好关卡啊,小心被人黑了,铁道部的天价宣传片就是例子啊!”

  记者曾就拍本土电影成本花费向几个地方政府咨询,家家讳莫如深,不是“不太清楚”就是“此事暂不向媒体公开”。但据记者调查,本土电影的主要财源是政府财政,不足部分再通过市场运作。因此,与一般的影视制作不同,本土电影的拍摄并不缺钱。以《通道转兵》为例,总投资800万元,政府投资占大头,湖南省委宣传部、省旅游局、怀化市政府各出资100万元,通道县出资250万元。

  “一个不好的动向要注意,地方电影要避免‘政绩化’。”淮阴师范学院传媒学院院长赵树宇告诉记者,有的地方要求导演把新建的高楼、新修的马路、新批的开发区等拍到电影中,以展示当地改革开放的最新成就。有的地方拍电影赶时髦,你拍我也拍,以给自己贴上“文化繁荣”的标签。有的小成本就能完成的,偏要请大导演、大明星搞“大制作”。有的则相反,把一些不入流甚至骗子导演请进门,粗制滥造,“面子工程”成了“垃圾工程”。

  “地方电影的另一个共同困境是推广乏力,效果难以评估。”长期研究电影旅游营销的学者裴钰说,这类电影基本处于“观众看不到、院线不欢迎”状态。推广渠道一是上微博、网站赠送;二是制成碟片当纪念品派发,如昌平区文委、科委把5万张《温泉世界》电影光盘分发到各“农家乐”和度假村;三是通过行政手段在地方电影院、电视台播放。而真正的商业推广如上院线和卫星频道,则少之又少。

  裴钰认为,地方拍电影,政府的角色最好是“服务员”而不是“投资人”。同时,不能寄望于一部电影一夜成名。 (记者 吴剑飞 蔡志明)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