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铭生:举债造“汴京” 输不起的穿越剧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14日 10:15 新华每日电讯

  是否举债重造“汴京”,不能由着个别决策者的性子来

  “到开封看看宋,到西安看看唐”,但时下,开封的经济状况还一度在河南“垫底”。现在,开封决定来一场豪赌——拟将该市老城区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旅游区,重现北宋“汴京”,同时建设一座工业化新城。要实施该工程,十几万市民将在未来4年内从老城区搬离,仅拆迁费用就需1000亿元,而开封市每年的财政收入不到50亿元。(8月12日人民网)

  历史证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属于唯心论,根本不靠谱。但是,秉承这种唯心论的,至今大有人在。譬如,开封举债重造北宋“汴京”这场豪赌便是。

  搞建设不是吹肥皂泡,只动动嘴便可将其吹大。开封市既要重造“汴京”,又要建一座工业化新城,豪赌的资本一是要有大把的真金白银做经济支撑,二是有投入就应该有回报,花费千亿甚至数千亿元“造城”,应让老百姓看到靠谱的希望,最终得到实惠。

  但现实却是,开封每年的财政收入不过50亿元,要想填补1000亿元的拆迁费,即便所有公职人员不吃不喝,其他民生投入为零,也得需要20年。而常识告诉我们,拆迁仅是“造旧城”“建新城”的第一步,倘若算上重造“汴京”、建设新城的费用,那肯定是比1000亿元多得多的天文数字,届时,开封官方拿什么去延续重造“汴京”的豪赌?

  如何弥补建设资金缺口,据地方官员称,不外乎发行地方债或向银行举债。但是,向银行举债,巨额贷款的利息负担将会让开封财政不堪重负;发行地方债,也会让地方百姓、尤其是企业难以承受,而且这样的重负还不是承担一年两年,甚至承担几十年甚至近百年,这对地方百姓而言,举债重造“汴京”,岂不是一场噩梦?

  对于重造“汴京”的发展愿景,开封市一位官员称:“不过做好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一声“不过做好了”,已经表露出他的不自信。做好了,固然能“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做不好呢?地方决策者当“千古罪人”倒在其次,关键是开封市和老百姓输不起。

  当然,搞地方经济发展,公众不会反对改革与尝试,但会坚决反对步切合实际的冒进和幻想。开封举债重造“汴京”,即便不考虑巨大资金缺口问题,但重造的“汴京”能否吸引外地游客也会令人担忧。多年来,国人对“假古董”“假古城”生厌已久,开封可以在形式、风格上复古北宋“汴京”,但由钢筋水泥、仿古材料建成的所谓“汴京”空架子,哪能骗得游人醉,直把开封作汴京呢?

  这些年,国内一些城市热衷于城市“复古”、抑或是生拉硬拽,争相开发本土历史名人,但至今未闻哪个地方因沾了再造历史而经济复兴的。实践证明:火爆的旅游业,还是靠自然的风光以及原汁原味的历史文化遗址,而不是一厢情愿地靠历史人物与名城的再造和复古。

  影视可以玩“穿越剧”,做梦可以“梦回大唐”,但在现实中,开封欲举债重造“汴京”,“梦回大宋”,这恐怕是一种玩不起也赌不起的“穿越剧”。

  收笔之际,笔者有未竟之问:举债重造“汴京”,豪赌明天,征求过民意吗?经过地方人大批准了吗?假如没有,而仅是个别决策者一时心血来潮,或是出于政绩冲动而拍脑袋。那么,这样的“豪赌”还是慎重为好,地方人大和上级部门也要及时出手予以制约。毕竟,搞发展要量力而行,不能违背客观规律,甚至搞大跃进。开封举债千亿重造“汴京”,搞现实版“穿越剧”,一旦豪赌失败,决策者可以金蝉脱壳,或升官,或异地做官,或是退休,但地方经济岂不是一蹶不振多少年、地方百姓岂不是倒霉几辈子吗?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