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重造汴京”须清晰地预估成本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14日 10:21 中国网

  河南开封市计划将开封市老城区改造成近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胜地,重现北宋“汴京”盛景,同时要建设一座工业化新城。实现这一宏伟工程的前提是,十几万市民将在未来4年内从老城区搬离,仅拆迁费用就要支付至少1000亿元,而开封市一年的财政收入才50亿元。

    通过新建新区、新城,来释放旧城的人口压力,这个思路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城市发展到高级阶段,就是一种多中心的形态,旧城周边配有附属卫星城,新城、老城之间基于功能分工(比如商业区、工业区等),形成既相互区隔又不完全分离的块状地域,并协调补充,组成立体的城市网络。传统意义上大城模式,或者说,所有城市元素都集中在一个中心的状态,承载不了人口压力,也无法适应社会分工,要实现分流,往往得通过造城来创造空间。开封市的这场“豪赌”,就是把老城改造为实景旅游区,并通过新建新城,来接纳老城区的转移人口,这是对城区功能的重新改造。

    不过,造城本身是场投资,得清晰地预估成本。整个开封的财政收入也就50亿,仅拆迁就耗费20年财政收入,如果计入旧城维护费用,和新城建设费用,对当地财力而言,必然是笔天文数字。实际上,开封造城计划早有提出,却一直因资金困难搁浅,现在资金问题也同样未解决,当地表示将靠发行地方债或向银行巨额贷款筹措资金,这无疑要背上巨额负债,仅利息都将是沉重负担。边建设边还债,这笔债要靠多少年的旅游收入还完?负债累累的公共财政还有多少动力改善社会福利?这些都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此外,造城所应支付的,还有庞大的社会成本。改旧城、建新城,不只是对城市功能的重新划分,还涉及社会结构的调整。西方发达国家也有造城,但它们往往有个前提,就是在造城之前,已经发生了人口的自然流动,从旧城区流向郊区,比如逆城市化现象,这种流动是自然而然的,是人们基于自身考虑的主观选择。先有流动,然后才有对流入区改造成城,虽然也称之为“造城”,但其中的主观意志很弱,造城服务于人口流动。但开封不同,人口迁移得服务于造城,不是自发的,带有行政色彩,且规模庞大。老城区的人口在原有地域上生存,已经形成了固定的生活状态,现在这一状态被打破,与地域迁移对应的是生活方式的变更,就业、教育等都要同步调整,这部分社会成本无法量化,却影响深远。新闻中也提到,老城区多为无业或低收入者,要他们融入新的生活空间,无疑是有难度的,成本更是难以估算。

    从诞生与演化来看,城市本身是经济、人口、文化等要素的综合产物,因而,造城不单是地域扩张的过程,而且是重新建立一套生活、生产方式的过程。内蒙古清水河县60亿新城烂尾,已提供了深刻教训;过快的城市化,以及缺乏克制的造城冲动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早已为公众所警觉。在这些事实之下,举债造城,显然需要审慎而行。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