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遗 美国牧师拍摄影像成旁证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16日 10:12 现代快报
2002年,马吉的儿子将父亲的摄影机赠给南京

  昨天,南京市政府正式公布关于成立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报世界记忆遗产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这也意味着,南京大屠杀史档案“申遗”再次启动。据透露,此次申报主体与原来大不相同,由一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江东门纪念馆)变三馆(江东门纪念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去年,这种“捆绑申遗”已经成功跻身“中国档案文献遗产”。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此次列入第三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的档案共有5组,分纸质、照片、胶片三类,形成于1937~1948年间,具有不容置疑的权威性、真实性、唯一性。

  □现代快报记者 胡玉梅 毛丽萍

  再次“申遗”

  联合国官员曾来宁主动“建议”

  江东门纪念馆申遗的建议可谓由来已久,早在2005年,全国政协常委、民建江苏省委主委赵龙就曾建议纪念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江东门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告诉记者,目前联合国遗产目录大致分为: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自然双遗产、记忆遗产、口头与非物质遗产、文化景观遗产。其中“世界记忆遗产”又称“世界记忆工程”,是“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的延续,旨在对世界范围内正在老化、损毁、消失的人类记录进行抢救和保护。

  朱成山说:“过去纪念馆条件比较差,和广岛、长崎、奥斯维辛相比,硬件一般,所以申遗工作没有开展。但现在纪念馆已经改建完成,各种设施都有了很大改善。”朱成山透露,200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员来南京,专门到纪念馆参观,当时就向他提出建议,可以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一馆变三馆,“捆绑申遗”

  与几年前相比,如今“申遗”的主体变成了三家,不再是江东门纪念馆一家。据介绍,去年,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南京市档案馆、江东门纪念馆三家捆绑已经成功跻身“中国档案文献遗产”,这次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主要是为了让后人牢记这段历史,呼唤人们珍惜和平。

  如果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又该以什么项目作为主体呢?记者了解到,“世界记忆遗产”一般注重于文献遗产的保护,比如手稿、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的任何介质的珍贵文件。例如,中国已经列入记忆遗产的云南省丽江纳西族《东巴经》手稿,它是纳西族东巴教祭司使用的宗教典籍,分别收藏于十多个国家,被国内外学术界誉为“古代纳西族的百科全书”。

  在2009年江东门纪念馆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的时候,曾经想选择“万人坑”或者“遇难者名录”,但后来经过相关部门的探讨后,此次“申遗”重新选了5组档案,这些档案都是从众多档案资料里面查找出来的非常珍贵的历史见证,它们包括照片类、纸质类和电影胶片类。“档案自己会说话,所有档案都是第一手的,来源出处没有一点问题。”专家说。

  据介绍,5组档案分别为: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珍藏的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京字第一号证据的16幅日军暴行的照片,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舍监程瑞芳女士记载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日记,国民政府国防部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档案,南京市档案馆珍藏的南京大屠杀案市民呈文,江东门纪念馆珍藏的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拍摄的有关南京大屠杀实景的原始胶片及摄影机。

  建言

  纪念馆还是市级,何时能“升级”?

  南京大屠杀、奥斯维辛集中营和日本广岛原子弹事件,一直以来被认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的人类三大惨案,后两者的纪念馆不但是国家级,而且都已申报了“世界文化遗产”,可江东门纪念馆目前却还是市级纪念馆。

  事实上,早在2005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常委、民建江苏省委主委赵龙就曾提交过一个提案:呼吁每年12月13日举行国家公祭,由国家领导人参与公祭活动,同时还建议把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江东门纪念馆)升格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今年3月全国两会上,他再次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江东门纪念馆升格为国家级纪念馆,并申报世界警示性文化遗产(详见《现代快报》2012年3月11日报道)。

  昨天,朱成山告诉记者,江东门纪念馆已经达到了国家一级纪念馆的水平,“主要从馆藏文物数量及展览面积等综合来看。”

  提高纪念馆的级别,是否可以增加“世界记忆遗产”申报成功的几率?朱成山表示未必,但他认为,设置国家公祭日,提升江东门纪念馆的规格,是对中国和平发展、以史为鉴的外交政策的有力佐证。在目前世界外交中,历史问题不但是一种内容,更是一种交流方式。另一方面,此举同样可以被视为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有力回击。

  照片类

  16幅照片揭露日军暴行

  5组档案中,排在最前面的是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京字第一号证据的16幅日军暴行的照片。

  这组照片一直珍藏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它们是当年存在这里的,来源正确,真实性也没有问题。

  专家说,这16幅照片既有起诉书,又有判决书,最关键的是,这些照片都是日本人自己拍摄的。

  纸质类

  程瑞芳日记

  第二份档案是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舍监程瑞芳女士记载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日记。“这是唯一一份中国人记载的大屠杀日记,这本日记的意义在于它填补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中的一个空白。以前,我们找到的都是很日记体的回忆录,都是事后进行回忆的,而程瑞芳日记是事发时记录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员郭必强是程瑞芳日记的发现者之一,他说,《程瑞芳日记》与《拉贝日记》、《魏特琳日记》、《东史郎日记》形成连环证据,受害者、加害者以及第三者的日记证言相互印证,同时也是一种法律意义上的铁证。

  几千卷战犯档案

  除了《程瑞芳日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还珍藏了一份非常完整的档案全宗:国民政府国防部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档案。据介绍,这个档案一共有几千卷之多,这些档案形成于1937~1948年间,具有不容置疑的权威性、真实性、唯一性。国民政府国防部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档案,是一部真实记录当时中国政府对战犯审判全过程的卷宗,里面还有谷寿夫的起诉书。

  880份市民呈文

  长安旅社张夜城呈(1945年9月22日) 、张少轩呈(1945年9月24日)、同和煤炭号史风宪呈(1945年9月25日)……当时,八年抗战一结束,有关部门就对市民们进行了调查,这份调查如今珍藏在南京市档案馆内。

  据介绍,市民呈文一共有880份,他们当时把8年来遭受到的害,以及造成的心理阴影全都写在里面,看上去如泣如诉的,让人忍不住要哭。这880份呈文不仅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和文献价值,同时,它也证明中国在1945年就对日本人的罪证进行调查了。

  胶片类

  马吉拍摄的大屠杀实景

  这次申报“世遗”的胶片类档案就是江东门纪念馆珍藏的南京国际安全区委员、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席、美国牧师约翰·马吉拍摄的有关南京大屠杀实景的原始胶片及摄影机。

  据介绍,当时马吉的电影胶片一共有4套,一套为母片,它由马吉的儿子捐赠给了江东门纪念馆;另外还有三套拷贝,其中一套由三个日本人带回到东京,在东京的大使馆内放映;还有一套被带到欧洲去放映;最后一套则是在中国国内进行放映。这些电影胶片让世界看到了1937年南京所遭受的苦难。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