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孙大圣闹腾不出有尊严的GDP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4日 10:20 光明网-光明观察

  眼下从历史人物到小说人物,文化遗产争夺战“烽烟四起”。在泛娱乐化倾向日益严重的年代,总有人需要热闹,只要不是争夺西门庆之类的烂人,打打口水仗倒也无伤大雅。当然像“梁祝”传说原发地几个争抢不休的老对手握手言和,告别纷争,这固然是佳话,可现实中更多的是火药味甚浓,决不退让。有不耐烦的地方开始不屑于打笔墨官司和口水仗,而是撸起袖子比胳膊粗细,看谁能拿出更多真金白银往里砸。这多少有点“不文斗要武斗”的意味。

  以孙悟空为例,“大圣故里何处,大家别再争了”。拐弯抹角说这话的是江苏连云港市委王书记。其近日对媒体表示,“连云港是公认的孙悟空的老家和西游记文化的发源地”,鉴于此,占地1500亩,总投资约40亿元人民币的连云港“西游记文化主题公园”将于今年7月正式动工建设,预计两年内建成。我记得去年底,王书记曾在该项目签约仪式上说过,项目的实施将“为连云港的发展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对于孙大圣的籍贯问题,王书记言之凿凿,“公认”一说何来尚不得知。暂不论“公认”还是“自认”,孙大圣确定无疑只是吴承恩笔下的一个神话人物,一个可以翻江倒海、法力无边的艺术形象。一部《西游记》有史可查的也仅仅一个“唐三藏”而已,其他不管是孙悟空还是猪八戒、沙和尚,不过是虚幻的文学形象。如今,孙大圣这么个俗称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属“怪、力、乱、神”来路不明的尤物,又如何有了自己的“老家”?

  我无意于卷入孙大圣“老家”到底是哪的争论,也不怀疑连云港西游记文化的成色,只知道此前有山东说、河南说、福建说、甘肃说、山西娄烦说等。一个虚无缥缈的神话人物,能够被弄出祖籍地来,够荒诞不经了。专家煞有介事考证,民间吆喝图个嘴上快活,都不足为怪。一方大员向媒体披露这个惊世骇俗的结论,外界信不信倒在其次,官方以孙猴子“老家人”身份跳至前台喊话,让人感觉在看一场无来由的滑稽剧。

  近年来我们常提及一个词:尊严。对人性来说,尊严是必需的。而对文化而言,尊严同样是必需的。文化的“尊严”是对非功利性的探求,对真实性的关注,对高雅、深刻、创造性的追求,对人格和灵魂净化升华的期许。当孙悟空被拂去艺术化的灵光,异化为经济时代的现实标的物,不仅名著的文学性被厚重的铜臭味儿所熏染,也折射出现代人的虚伪矫饰。文化固有的尊严一旦被糟蹋,无穷的魅力丧失殆尽,那它还有多少存在的意义呢?

  王书记说,西游记文化是连云港城市文化的核心元素和个性魅力所在。孙悟空曾经在一段时间里被主流价值观赋予某种叛逆和革命色彩,被视为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文学象征。在正常的文化生态下,孙悟空的勇敢、正直、机智深植于民族的灵性中,是民族人性精华的浓缩。如今其在商业的喧嚣中被轻薄地娱乐,沦为一种消费的道具,充满虚伪色彩和市侩气息的西游记文化,如何有尊严地向世界展现其应有的文化价值?

  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曾尖锐地指出,一边是真实的历史被抽空内涵,只留下躯壳,滥加改造;一边是荒诞不经和无中生有的伪造——这便是当今国人眼中的历史文化。当下这种鄙俗化的潮流,这种充满谬误、以假乱真的伪文化,正在使我们的文化变得粗浅、轻薄、空洞、庸俗,甚至徒有虚名,有害公众的文化情怀和历史观,也伤及中华文化的纯正及传承。“被糟蹋的文化,反过来一定会糟蹋人的精神”。被纯商业利益裹挟的西游记文化开发,未来会否真的为连云港的发展“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文化遗产之争,说来往往是不争白不争,把水搅混了,总能摸上几条小鱼。抱着有枣没枣打两杆、有鱼没鱼撒两网的想法,小打小闹一番,即使赔本也赚个吆喝。儿依托一个虚无缥缈的神话人物,一下子砸进去40亿,用臆造的“文化资源”去支撑一个产业躯壳,无疑是一场豪赌。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国内600余座城市曾冒出2500多个主题公园,耗资高达1500多亿元,现在八成已处于亏损状态。将当时的主题公园热与当下的人造景点热作比较,会发现根本的相似之处:杜撰文化主题。连云港“西游记文化主题公园”会不会重蹈覆辙,还真不好说。

  连云港需要GDP,这没有错。对财富的极度渴望,可以成为一个地区经济增长的动力,同样可以成为瓦解这个地区长期经济增长动力的毒品,结果如何端赖于财富竞争的伦理。粗鄙地让文化与旅游穿上连裆裤,这种文化注定无法呈现其内在的信念、精神的向往、理性的光辉、人文的慰藉,示人只有对历史文化的粗暴绑架。就算“西游记文化主题公园”能够创造经济奇迹,损害的却是公众的文化情怀和历史观,这无论如何也算不得“有尊严的GDP”。 (肖亚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