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规划不能脱离城市负载能力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7日 10:16 中国经营网

  观点

  城市建设须以人为本

  唐黎明

  4年时间,耗资1000亿元,拆迁580万平方米,搬迁8万户原住民,将老城区改造为20平方公里的实景人文旅游胜地,重现北宋“汴京”盛景,同时要建设一座工业化新城——这是财政收入不到50亿元的开封所展现的“敢叫城市换新天”的气魄。

  开封市政府千亿造城,沿袭的是近年来地方政府惯有的城市开发模式:不顾财力的举债造城,除了拆迁,所建造的城市与原住民无关,只与政绩和利益相关。

  如果把开封府比作一个企业的话,恐怕没有哪个企业的CEO敢有如此雄心壮志:以不足50亿元的微薄财力,却想通过借贷融资撬动高达千亿元的拆迁费用,还不包括后续开发建设的资金需求,蓝图绘得再美,恐怕也没有银行敢借贷给他。不幸的是,这是开封市政府的大手笔,当造城工程变成政绩工程,恐怕会有不少银行借贷给地方政府,至于泡沫最终转嫁给谁,谁来还这笔债,恐怕没人去追究?

  不过,对于开封市政府而言,不仅要担心数年后的债务偿还,还需要担心陷入土地财政的死循环。1000亿元的拆迁费用,外加后续的建设运营,大规模的资本投入,大面积的拆迁改造,投入在这20平方公里上的金额不菲,修建起来的各种商业街、仿古建筑的售价或租金必然不低,为了收回成本,这片土地上恐怕只能依赖利润丰厚的房地产业,文化产业、旅游业则很难立足。

  除此之外,在新“汴京”中无立足之地的,还有老建筑、老居民。据报道,4年内要将老城区大约580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拆迁完毕,预计将涉及8万户居民,相当于开封老城区三分之二的人口。可见,开封府要再现的“汴京”盛景,仅仅是官本位的盛景,围绕着权力和资本打转,与当地居民的关系甚少。然而,城市生活失去了原住民的参与,犹如失去了城市的灵魂。

  城市的首要功能,是为人类居住建立并提供适于生存的“空间”与“环境”。由于人是有思想、有情怀的高级动物,群居于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所建立的任何“空间”与“环境”,从来就不是纯物质性的非理性载体,而是寄托凝聚了人类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理想、憧憬、欲望、制度、象征、价值观、想象力……所有这一切,都成为孕育“城市文明”的因素。开封千亿造城,拆老建筑、迁老居民,恰恰没有考虑非物质层面的城市文明因素。

  城市是不同时代建筑的结合,由不同时代流传的故事组成的。没有保留历史痕迹的、单调的繁华都市形态,给人的感觉是“失忆”。开封拆了老建筑大修假古迹,即便修成了也是一座失忆的城市,一座失去特色的城市,一座忽略了人本需求的城市。

  遗憾的是,以官为本而非以人为本,似乎成了许多城市建设的通病。这些城市在注重经济发展、建设规模的同时,忽略了城市文化的整体协调,也忽略了城市的传统特色和功能作用。一些中小城市盲目模仿大城市,将推倒重建作为迅速改变城市形象的方式,结果生产出千城一面毫无特色的城市景观。与此同时,不少城市文化遗产地相继出现人工化、商业化、城市化趋势,一些城市在所谓的“旧城改造”“危旧房改造”中大拆大建,致使文化底蕴深厚的历史街区和传统民居被无情摧毁,反而建设出非驴非马的仿古建筑。如果将千百年文化积淀的旧城仅仅定位于改造,没有强调其需要保护和有机更新,这将是城市文化遗产的一大损失。

  作者为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

  “规划不切实际,后果不堪设想”

  秦玥,韩言铭

  距离8月13日《中国经营报》1974期B10版刊发《河南开封千亿豪赌:4年重造北宋“汴京”》的报道已经半个月,但社会舆论和有关专家学者对开封的讨论仍然没有停止。

  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任何重大的投资,都是需要仔细考量,仔细规划。更重要的是,不能脱离这个城市实际的负载能力。开封千亿造城计划已经脱离了当地实际发展。

  规划不能脱离城市负载能力

  《中国经营报》:近日,本报记者再次赴开封调查时发现,开封实际上是在借古城保护和旧城改造的名义大搞地产开发。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刘勇:我认为,开封的出发点是好的,为了保增长,地方政府得想办法,但是投资什么呢?目前制造业已经过剩,“铁公基”项目并不是一个市能决定的,那只能是搞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从这个角度来讲,开封在这一轮保增长的过程中抓住机会改变落后面貌的选择,大方向是正确的。但问题是,开封在旧城改造中,把人都赶出去,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显然不妥当。

  《中国经营报》:开封市有关部门回应称其“造城”计划的主要目的为了改善市民的居住环境。但我们的调查却发现,在大规模地产开发的背景下,开封市民并没有从中获得多少实质利益,不少市民对拆迁意见也很大。开封的“造城”计划到底是惠民工程还是政绩工程?

  刘勇:为官一任当然都会追求政绩,毫无疑问这些项目与政绩相关。如果一边搞城市建设一边又注重民生问题,那就是好事。但如果民生问题没有解决好,那这样的政绩工程显然是不可取的。

  刘兵:“再造汴京”这样一个工程,到底是政绩工程还是惠民工程?从政府的角度上来看,不应该仅仅将用多少钱放在第一位,而应该关注的是,涉及如此巨额资金且将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内施行的政府决策,是否经过了严密的立项程序?是否经过了专业论证并公开征求民意?是否具有全面而细致的规划?

  从目前很多城市都在打造旅游文化产业的背景上来看,要打造文化旅游产业,不能仅仅用“合理”还是“不合理”来说,应该先看这个城市有没有文化旅游资源,有没有一个合理利用的规划,而在旧城改造中如何充分照顾被拆迁人利益,在改善市民居住环境的同时保障其医疗、教育、就业等方面的便利,都是需要仔细考量的因素,需要仔细规划。更重要的是,不能脱离这个城市实际的负载能力。因为再宏伟的规划一旦脱离当地发展实际,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除此以外,我们都知道,历史上开封经常被水淹,其城市地表以下隐含了很多文物和古建筑,如果要在开封老城棚户区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改造,势必会对老城区遗留的文物有一定的毁坏,但若保持原状,所谓民众物质生活水平就很难有一个较高的提升,因此,我还是认为,无论是怎样的一个工程,都应该先考虑实际情况,根据城市实际发展水平详细规划,不要盲目进行。

  刘勇:作为七朝古都,开封在旧城改造中,对于文物的保护和出土是否妥善处理,有无详细的规划认证,这些需要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

  千亿投资勿绑架民祉

  《中国经营报》:开封市委书记祁金立在回应千亿造城的问题时表示,开封的旧城改造、新区开发,缺的不是钱,缺的是好项目,缺的是市场运作。如何看待开封“不差钱”的说法?

  易鹏:首先,我对这“1000亿”的数字表示怀疑,因为开封财政每年只有不到50亿元的资金,靠财政投入是很难撬动起1000亿元的投资。我个人认为,这1000亿可能是概数,1000亿不可能是完全靠政府财政的投入,应该大部分是社会资本为主。开封在“再造汴京”这件事情上,必须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以社会资本为主,政府只能是一个引导。如果以政府为主导,政府就要量力而行。

  刘兵:虽然开封贵为七朝古都,但经济状况已今非昔比。作为河南18个地级市中经济排名第13位的城市,开封年财政收入不足50亿元。这样大的差距,不得不让我们怀疑如此行为可能存在的问题。也可以说是比较冒进的,不顾及现实的。

  《中国经营报》:如果这1000亿元投资主要依靠社会资本,开封会面临什么样的风险?

  刘勇:有关投资回报的问题,旧城改造拆迁等基础设施建设,其投资大建设周期长收效低,这些正是政府应该做的。客观地说,开封很落后,要吸引民资过去,要招商成功就需要让利,否则人家也不会来。而把本应由政府来做的事情交给社会资本来做,由于社会资本的逐利性,肯定会让拆迁市民的利益受到损失。

  易鹏:资金是逐利的,你要想吸引到资金,吸引社会资本来投入,你得想办法让开封的项目能够有可持续性,能够赚钱。而旅游是开封的一个重要产业,尘封千年的开封旅游资源相对比较丰富,如果能把旅游产业链延伸,延伸出一些好的项目,社会资本感觉到有利可图,资金就会大规模地进入。如果无利可图,即使你投资1000亿元,可能资金也不会跟进。因此,开封投资的1000亿元,如果没有足够回报,风险是很大的,但是无论怎样的投资行为,都要量力而行,不能超出这个城市的承载能力。开封应该通过市场专业的评估预测来估算未来的投资与回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