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珰奈湿地的焦虑:谁的景区?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30日 09:44 21世纪经济报道

  定军

  第四段 第一站 大庆杜尔伯特县

  今年31岁的孙景刚一脸黝黑,他的手臂在烈日下显得粗大有力。

  有一身撑船好功夫的孙景刚,是大庆杜尔伯特县烟筒屯镇珰奈村八屯人。从前,他在一望无际的珰奈湿地里打渔割草喂牛,而近几年,则是在这个已成为著名旅游景区的水草间用竹排载送一批一批的游客。

  大庆以湿地著称。记者在空中的飞机上就看到,整个大庆到处是一汪汪水地,当地人称为水泡,其实就是湖泊。湖泊与河水、与湿地联成一片,看起来非常壮观。

  据统计,大庆面积在100亩以上的湖泊有284个,总面积接近3000平方公里,不少湖泊环环相连,其中杜尔伯特县的连环湖,就由18个形态各异的湖泊组成,58万亩水域水天相接,烟波浩淼。

  目前大庆已经将湿地作为石油之外的城市的新名片。全市举行了4届湿地旅游文化节,该旅游节已成为发展旅游,招商引资,刺激消费的综合性项目。今年大庆举办的湿地旅游文化节和大庆雪地温泉体验之旅,亦取得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整个节庆期间,实现旅游收入7.6亿元,带动相关产业实现收入近40亿元。

  作为大庆最著名的湿地之一,珰奈湿地景区正式投建于2012年,不过,在景区建立后,孙景刚却觉得离这块湿地越来越远。

  尴尬的转产

  珰奈湿地旅游景区,位于大庆市杜尔伯特县烟筒屯镇珰奈村八屯,占地2800多亩,与齐齐哈尔管辖的扎龙湿地联成一片,由于水面大,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景致颇为壮观。记者从大庆萨尔图机场下飞机后,航站楼里就见到了珰奈湿地的巨大广告。

  8月6日,记者一大早从大庆坐车到杜尔伯特县城,然后在县城坐公交车前往烟筒屯镇珰奈村。

  车到珰奈村一个路口,其实也是茫茫无际的草原。公交司机建议记者只要有车就拦——原来到景区还有20多里地。记者碰巧遇到当地一个骑摩托车的村民,于是随他前往。

  在一路的进村途中,不时见到旅游团。景区停车场可见各种高级的越野车、小轿车和大型旅游车。

  这里真正成为旅游景区是从2002年开始。这年珰奈村副村长周树文利用大庆市旅游局的投资办起了旅游。

  周在湿地中建亭子,招募当地村民划船,带游客旅游。他自己还办了类似农家乐的餐饮店。产业越办越大,当地村民说,多的时候一天有3000个游客。

  2012年,黑龙江广电总局龙广传媒公司从烟筒屯镇政府手里获得珰奈湿地经营和管理权,开始景区的系统经营。

  目前8屯有210户农户,总人口有约700人,但是在景区就业的人并不多。其中加上外边屯的,给游客撑船的农民有50多人,景区从事商品销售的摊位计有20多个,再加上保安等,全村靠景区就业的不到100人。

  由于东北的特殊气候,景区只在每年5月1日到10月1日营业,其余时间则歇业。孙景刚以及其他上百村民,尽管从事行业从农业转为旅游,但是户籍、社保和劳动关系,和过去依附于农村一样,没任何变化。景区与其也没签订任何劳务合同。

  村民周永阳告诉记者,所有在景区的农民无保险,无底薪,养老和医疗关系都是按农村来办。“干的是旅游景区的活,但人还是农民身份。但农民的活是干不了了。”

  别人的景区

  珰奈村8屯的村民大多感到,湿地景区自从建立起来,给当地农民带来转产从事旅游业的机会非常有限,而且收入也很低。

  景区建立后,村民过去从事的行业难以持续。比如湿地的打渔被禁止,而芦苇的收割只能在年末进行,景区的草也不允许农民收割用于养殖。

  孙景刚目前偶尔空闲时在湿地周边下网,但是捞不到鱼,因为真正的野鱼在景区,但是景区已经禁渔。

  孙的困惑是,自己每月的撑船收入只有980元,还不如在县城打工的收入,那里建筑工月收入没有低于2000的,好点的1个月5000-6000元没问题。

  孙景刚所撑的竹排可以坐6个游客,将竹排从景区门口的湿地边,撑到景区1000多米的景点远处。孙可以在12分钟内完成撑船,一趟可以拿30元。

  “景区50多个撑船的,游客少时,有的人一天一次都轮不上。”孙景刚说。

  根据景区撑船人的说法,去年人多的周末时候,1天撑船有1十三四趟,每趟是20元。今年每趟价格升至30元,但是人少了,比如目前周末人多时也就八九趟。这样算下来,实际收入比去年下降。

  景区保安的月收入也仅1500元,而卖商品也赚不到多少钱。八屯村民在景区有20个摊位卖商品,经营成本不低。他们在营业期每月要缴纳600元的摊位费,外加上玻璃柜等押金,共需1000元左右。他们多销售衣服、帽子还有蒙古刀,鹅蛋和大雁蛋之类。当地鹅蛋价格是3元,大雁蛋4元。

  至于景区采摘和餐饮,除了有四五家是本地村民办的外,大部分均为外地人所办。

  在位于杜尔伯特县珰奈村柯家窑屯的农业观光区,土地系由当地政府从农民手中以每亩每年300元的价格流转过来,而建于其中的采摘园和餐饮区,无一业主是当地农民。

  记者在现场看到,农业观光区中所谓采摘园大多荒芜。当地村民称,他们也想申办,但均被当地政府以资金不够而拒绝。

  一位村民对记者说,景区的地是自己的,现在居然变成别人开饭店和采摘园的摇钱树,整个景区似乎与自己无关。

  八屯村民最大的抱怨是,目前景区门票每张80元,团体票60元,一年四个月经营期一般有上千万收入,去掉成本后结余八九百万元,但是村集体和农民不能从中分到一分钱。

  如何共赢?

  珰奈村的现状说明,如何实现湿地农民和村集体与整个旅游业共赢发展,是大庆整个湿地破壳转身需要面对的核心问题。而最为关键的,是厘清产权关系。

  根据了解,最初珰奈湿地共有包括苇塘、水面、草原共2800亩面积,一直是生产队集体所有。1983年,土地承包后变为村民所有。

  2002年,当时的副村长周树文承包了这些土地,但10年间,村民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和红利。

  2012年情况又生变化。这年3月,黑龙江广电总局龙广传媒拟与烟筒屯镇政府合作开发当地湿地旅游,草案规定村民可以获得股份和分红。这个方案在征求村民意见时获得同意,很多村民签了字。

  2012年5月7日起,登场的却是另外一家公司——黑龙江龙油传媒公司。该公司与烟筒屯镇政府签订50年《珰奈湿地旅游景区及资产经营承包协议书》,按照协议约定,龙油传媒公司获得了珰奈湿地经营和管理权,“2012年到2016年年上缴180万元,2017年到2021年按照2016年承包费级数增长10%”。

  而这个协议所附的村民签字,居然是3月龙广传媒与烟筒屯镇政府合作草案村民同意的签字。

  珰奈村村长周保庆证实,村委会自始至终没有转让承包权,是“镇政府跟龙油公司签订合同,未跟村里签订合同。”

  “自从景区经营以来,整个村的居民1分钱没得到,哪怕得10块钱也是个意思,我们自己的土地怎么变成了别人的摇钱树,自己反而还挣不到钱了。”一位村民评价说。

  还有村民说,自己的湿地有鱼不能打,卖东西还要缴纳管理费,真是怪事。

  黑龙江启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晓红告诉记者,珰奈湿地属于村集体所有,镇政府无权将该湿地转包给龙油公司,主体只能是村集体,收益也应归村集体所有。

  专门对湿地做过深入研究的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王继富认为,湿地如何发展旅游业,并增加农民收入是大多数景区需要直面的一个共同问题。

  和全国大多数景区一样,景区无论如何发达,似乎与原住民直接关系不大。“大庆其实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农民打渔与保护湿地,还有发展旅游并不矛盾。”王继富说。

  目前大庆正在加快储备连环湖温泉景区、北国温泉养生休闲广场,以及鹤鸣湖旅游区等重点项目的建设、投产和验收,以便改变过去旅游景点单一的局面。

  显然,无论哪一个湿地景区,均需找到如何提高当地居民收入的路径才具可持续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