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游客疯涌的困境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07日 10:12 21世纪经济报道
承德

  本报记者 定军

  实习记者 袁荃荃 承德、北京报道

  马尼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

  8月20日上午这一天,游客不是很多。“现在旅游旺季已经结束。”在承德避暑山庄的门口,没事歇着的她对记者说。

  60岁的马尼是土生土长的承德双桥区人。她和女儿、儿子,以及儿媳,都在依靠承德最著名的旅游胜地——避暑山庄做生意。她卖扇子和伞帽,儿女们则在做导游。

  全家能靠山吃山,是因为承德避暑山庄以及整个承德游客近年来经历了爆炸性的增长。

  数据显示,2011年,承德共接待境外游客1698万,同比增长29%,2011年,全市旅游总收入达到126亿元,占GDP1100亿的10%以上,是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受此影响,承德避暑山庄也将2012年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的目标,从2011年的10%、15%,分别提高到2012年的15%、20%,并预备在2015年实现游客人数达到200万人,比2010年增加1倍。

  不过,在游客高速增长之下,承德如何留住游客,实现消费快速增长,实现旅游业整体大发展,仍是个大问题。

  中国社科院旅游专家魏小安认为,承德已经开始实现从单一到复合,从观光到休闲,从浅文化到深体验,从观赏经济到快乐经济的旅游业4大转型。

  “现在不要看接待密度有多大,而是消费的情况如何,能否带来旅游消费的增长,提高消费密度。”魏小安说。

  接待密度过高

  承德游客近年的增长,得益于2099年京承(北京到承德)、承秦(承德到秦皇岛)、承唐(承德到唐山)、承朝高速(承德到朝阳)等高速通车。

  而尽管承德避暑山庄的票价在上升,也并未影响到承德的旅游吸引力。

  承德避暑山庄始建于一七零三年,历经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耗时八十九年建成。与北京的颐和园等齐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被国家旅游局于2007年5月批准为5A级旅游景区。

  目前承德避暑山庄及周边景区年接待游客接近200万人次,位于全国旅游景区前100名。按照每张门票100元计,景区每年门票收入接近2亿。2012年,该地旅游收入以3亿作为冲刺目标。

  据了解,改革开放之初,承德避暑山庄的门票才5分钱,当时游客很少,好的时候一天三五千人,大都要求持有单位介绍信。

  随着经济发展,到了1983年、1984年,全国平均物价以2位数上升时,避暑山庄的门票价格涨为两毛,到1987、1988年再次发生2位数通胀时,门票价格变为5元。之后是90年代变为10元。本世纪初头三四年,门票价格逐步变为30元、50元,到了最近的2010年,则达到百元左右,目前旺季的门票价格为120元。

  承德旅游职业学院旅游管理系赵建宇对此做过研究。她认为,承德游客近年来的快速增长,主要与高速公路发达后,很多自驾游客增多有关,比如目前散客与团体客,可能已经是1:1的比例,而过去是以团体客为主。

  更重要的是,承德发展木兰围场等旅游项目后,来此旅游的人数并不比避暑山庄要少。

  但是这也加剧了本地的基础设施负担。承德目前4星级宾馆仅4个,5星级宾馆还没有。所以一到周末,游客快速增加,连小旅馆也人满为患。这导致很多旅行团被退回。

  “目前承德也在建5星级宾馆,但是短期仍难以满足需要。” 赵建宇说。

  魏小安认为,承德游客人数还在增加,但是大建宾馆可能也不行,因为淡季时可能是亏本的。更好的办法是搞农家乐,“反正房子都是自己住的,不存在其他费用,游客多的时候接待一下,赚点钱,不多的时候闲置着也无所谓。”魏小安说。

  另外,承德的交通基础设施也待完善。

  比如,承德到北京尽管有多趟火车,但均为慢车,最慢的达10个小时。而承德和北京高速也有3个多小时里程。

  此外,承德没有机场,这与张家界、九寨沟等机场发达的旅游地区也有较大差距。

  消费密度待提升

  赵建宇则认为,近年来承德旅游多元化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下一步需要寻求更大区域的最佳利益结合点,从而形成更多的联合启动点,“联合开发旅游资源线路,联合完善旅游设施,联合开拓旅游市场,使承德的旅游业走上大旅游、大产业、大发展的联合经营之路。”

  当前承德周边地区的旅游资源非常少,这表明整个大承德地区的旅游还没得到很好开发。

  比如兴隆县的五指山本有很好的旅游资源,但全县仅有雾灵山风景区。

  兴隆县在351年前、清顺治时期被划为清东陵“后龙风水”禁地,封禁254年,尽管森林覆盖率达到70%,现是全国的板栗之乡,但是游客1年也就40万人次,和隔壁的北京平谷800万人次,不在一个档次上。

  而景区如何形成可持续性的消费增长是整个承德旅游面临的最大问题。

  即便是像承德避暑山庄这样著名的景点,旅游也主要以休闲观光为主,即所谓的“白天看庙,晚上睡觉”,带来的购物效果并不明显。

  如何将游客留下来,让游客消费,承德显然尚未真正起步。几年前,承德旅游购物收入占旅游业总收入的比重不足6%,目前这一比例仍未见多大改观。

  一般而言,发达旅游地区消费密度(本地人和外地人)的比例基本可达到1:3,甚至1:4,承德目前才1:0.42。这表明承德游客的消费增长提升空间巨大。

  魏小安认为,承德转型还没完成,特别是从观赏经济到快乐经济。“做大旅游业,没有娱乐精神是不行的。现在不应该过于看重接待密度,而应该去看人均消费水平,去看消费密度,怎样让人们把钱花在旅游过程中。”

  景区的管理,也是关键环节之一。

  记者在避暑山庄发现,因为导游数量太多,服务水平参次不齐。马尼的女儿刘克明4年前做景区导游时,全部导游只有三四十人,此后每年增加一倍,2012年当记者到来时,已经有800多个导游。

  旅游产品销售也有同样问题。马尼2008年开始做扇子和伞生意时,才四五个人在卖东西,而目前景区卖扇子的人已经有四五十人。

  刘克明和马尼说,4年前,一年的导游费和卖扇子收入可以存下3万元,现在1年也就1万多元。

  (刘克明和马尼应要求采取化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