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荷花塘历史街区明确将保留近4成老居民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0日 11:00 现代快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老城南是南京的根,再多的高楼大厦都不能代替它 本版摄影 现代快报记者 顾炜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老城南是南京的根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原住民的老房子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保留了原住民的老房子,让老城南有了活力

  这周南京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2012南京名城会”的召开。如何保护名城,如何保护历史文化?会上不少专家提到了留住南京老城南原住民的问题。近几年,南京不论是在实施不久的《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还是在最新颁布的《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中,都非常重视原住民的问题,规划要求在老城改造中,采用小规模、渐进式、院落单元修缮的有机更新方式,不得大拆大建;条例和规划鼓励居民依保护规划实施自我修缮,从而建立起历史建筑的长期修缮机制;条例明确如果居民对历史建筑修缮有困难,可向政府申请补贴等。今年8月刚公示的荷花塘历史街区保护规划已验证了这一称得上历史性进步的举措,该规划首次明确了将保留近4成老居民。

  日前,现代快报记者又一次走进老城南,去了解那些生活在老历史街区的老居民的生存状况。记者采访发现,因为老房子留住了老居民,南京的一些历史街区确实“活”了起来。现代快报记者 胡玉梅 刘伟伟 赵丹丹

  【探访】

  老民居,老居民,共同构筑原汁原味的老城南

  相对于外面的喧嚣,走进门西的荷花塘片区,时间似乎一下子慢了许多——脚步变缓,荷花塘、孝顺里、磨盘街……

  树下一张小桌、两张小凳,两人下棋,三五人围观,有人观棋不语,有人揪心锁眉。而紧张的棋局丝毫不影响隔壁的老奶奶的生活,她在自家门前摆张藤椅,眯着双眼,打起瞌睡。

  转过一条巷子,退休的阿姨们闲来无事,打着毛衣,小狗儿慵懒地趴在主人脚边,酣睡过去。偶尔街角响起丁零零的自行车响声,都觉得是干扰了这久违的宁静。

  一座老房子见证了4代人的成长

  转过几条幽深的巷子,快报记者无意中寻到了水斋庵,比起其他的老城南民居,水斋庵9号还保留着原汁原味的青色砖墙。高高的房梁,条砖铺地、保存完好的格扇门,小巧别致的天井,一时间让你仿佛穿越了,回到了在老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场景。

  今年已近70的罗正燮是这幢老宅的主人。他指着隔壁一间屋子说:“我就出生在那间屋,大半辈子了都没离开过。”罗老说,水斋庵9号是他爷爷罗聚生和二爷爷罗炳生所建,算时间应是清末,那时他们哥俩在三山街、中华门、下关都有绸布庄,“我还记得三山街的绸布庄叫瑞丰布店。”他回忆说,可惜爷爷去世得早,没看见这房子建好,房子是二爷爷继续修好的,二爷爷去世时70多岁。

  “我父亲那辈7个兄弟,3个姐妹。”罗老说,到现在,祖屋已经见证了4代人的成长,很快他的小孙子也要在这个老宅里出生了。“过去的老房子冬暖夏凉,住得舒服。”罗老说这是因为墙壁是空斗墙,也就是说两个砖头之间放入了碎砖石、泥土,中心是空的。

  跟着老人穿过三进屋子,有意思的是越往后走,每一进都比前一进房子不论门檐还是台阶都要高。同行的文保专家、南京工业大学教授汪永平说,这是有讲究的,寓意着步步高升。而每一进入口的门楼边还刻有别致的图案,仔细一瞧是两只大象的鼻子。“有些大户人家的门楼旁是鳌鱼,为了讨个好彩头。”而眼尖的汪永平一眼发现了房子是七架梁的,“这也是过去老房子的特点。”

  水斋庵9号之所以保持得如此完好,罗老说因为罗家是个大家族,光现在就住了6户人家,对老宅每动一处都需要家族里所有人的同意,所以轻易不大修,只是偶尔漏雨时小修小补一番。罗老说,听说荷花塘已被定为南京历史街区了,他心里由衷高兴。他盼望着街区修善时,政府能多考虑帮着老居民把老房子改造改造,增添个厕所、厨房那就最好了。

  喜欢这里的人情味儿,不想离开

  62岁的李旭东正在小阁楼上的窗户附近晾衣服,衣服的水滴落在沿巷门口的石阶上。挂得再靠外一些,水滴会落在巷子里,没人会计较可能落在自己头顶的几滴水。荷花塘五福里,是李旭东生活了62年的地方,他说喜欢这里的人情味儿,不想离开。

  父亲留下来的老房子属于李旭东兄弟姐妹4人共同所有。由于年久失修加上家里人口越来越多,2008年的时候,李旭东和兄弟姐妹商量,将老房子进行重建。三座独立的房子,代替了原本的低矮漏水的老房子。

  “重建的时候也心疼,但是没办法。”李旭东在三层的阁楼上望着窗外,不远处是前几年新建的住宅小区,“不够住,只好重建。”李旭东如今所住的房子,加上阁楼一共有三层,单层面积为40平方米。即便是改建之后,要进入他的阁楼卧室,也需要绕过三四个弯、几十层狭窄的台阶。

  修缮房子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环境,但延续60多年的老城南生活习惯,李旭东却无法改变。

  从出生、上学、工作、结婚,到后来儿女长大自己退休,李旭东所有的人生故事都发生在五福里。“那时候各家各户的房子四通八达,就像八卦阵,光我们家就有4个门。那时候,都是张家生活困难找李家借。”李旭东记得,经常家里炒菜时发现没了油盐酱醋,被妈妈差去邻居家借。儿时的玩伴,有人搬走了,有人愿意留下来。李旭东就是其中之一。

  李旭东说,如今父母辈的老人大多离开人世,自己这一辈的尽管搬走了一些,但多数都生活在这里,“没事我就串串门遛个弯。”已退休在家的他说,亲近的邻里关系是他不想离开的主要原因,“如果拆迁大家就四分五裂了。”

  12年前,她第一个掏钱改造房子

  五福里、鸣羊街和胡家花园仅隔一条马路。相比胡家花园那一片轰轰烈烈的机器声,这一片显得静谧得多。午后的阳光照射进不宽的胡同,这一片房子最高也就两层楼,从墙面的清水砖、黑色的滴水瓦,可以依稀辨认出这一片有很多晚清建筑。

  五福里24号是一座单体建筑,外高里矮。外面刷着一层水泥,房子里别有“乾坤”,靠街巷的一面经过改造变成了两层楼,靠里面的一侧则是老风骨,墙体、木结构都依然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因为相对矮些,被隔成了放置闲杂物品的阁楼。这座房子和旁边建筑看上去挺搭调,从高矮到体量,似乎都相得益彰。房子的主人叫裴淑珍,今年已经79岁。在热闹的都市里,隐蔽在街巷里的这个小二楼看上去有些神奇,既有现代风格,也有古代骨架。裴淑珍说,这个房子相当于一座小别墅,现代人想要在热闹的城区找到这样一座房子,太难了。“我们家一共住了4户,我们老两口,我大儿子一家,我女儿一家,还有孙子……”在这样的小二楼里祖孙三代其乐融融,“儿子、女儿都在身边,大家都有个照应。”

  裴淑珍说,这个房子是1954年买下的,是一座清代老宅。2000年时,因为家里人口太多不够住了。当时在荷花塘居委会工作的裴淑珍向居委会提出了对老宅进行改造的书面申请。“要征得街坊四邻的同意、居委会同意,要向城建部门、规划部门一一打报告,没有获得批准自己是不能动手的。”报告被批准后,在和周边风貌相互协调的情况下,裴淑珍对自家的房子进行了改造,变成了小二楼。老人回想当年依然有些兴奋,小二楼改造好以后,街坊邻居都跑过来参观,大家都很羡慕。原来房间太少,改造好后子女们都有了自己的房间,有了独立的卫生间。“改造花了10万元左右。墙面弄得非常结实,后来想安装空调的,墙太硬了根本打不进去。”

  不久前,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的规划出炉,裴淑珍说她不要搬,也没有听说让他们家搬。“生活在这里都几十年了,都习惯了,而且这里生活很便利。”

  门西很多居民曾提出对老宅自我改造

  裴淑珍是老门西第一个吃“螃蟹”的,他们家改造后,旁边的老邻居们也都提出了改造申请。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内可以看到不少经过改造的房子,有的房子长“高”了些,但依旧可以看到老材料,看到当时的风骨。多数人都是对祖宅进行改造,改造时都充满了感情,能不动就尽量不动。改造后屋子住得更方便了:多了独立的卫生间。

  “当时申报自我改造需要非常严格的程序,要征得所有产权人的书面同意,街坊四邻同意,然后向居委会、区县相关部门逐层报批。”南京工业大学教授汪永平2000年左右带着学生到老门西调研,当时他认为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的老宅都很不错,而且很有老南京味道,同时他也建议对老宅进行适当改造,让老居民们生活得更舒适一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