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南京的风俗人情需要人来体现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0日 11:00 现代快报

  前天下午,汪永平和快报记者再次来到这里调查,挨家询问,感慨多多。“10多年过去,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几乎还是老样子,很有老南京味。”汪永平说,10多年前,他和学生到这里调查,惊呆了,原来南京还有这么一大片老民居,这里的居民说的都是老南京话,有着浓郁的传统生活气息。

  “其实,在2000年老门西人就有几十户人家提出申请,对自己的老房子进行修缮和改造。有好几户获得了批准。改造以后,这些老房子都有了独立的卫生间,生活起来很方便。”汪永平和学生们还曾为这个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内老宅的具体改造做了设计。

  “世世代代都住这里,习惯了”

  大大的老门东牌坊,三条营、边营都在这个大牌坊内。三条营的巷子北边是江苏省级文保单位蒋百万故居,南边则住着地道的老南京。相比前些年的热闹,这个巷子显得冷清了不少。

  “三条营、边营大部分老南京都搬走了,我们不愿意走。”在三条营15号,居民杨祥丰说自家的房子是晚清时建的,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也许年轻人喜欢住高楼,但是对他而言,住楼爬楼是非常不习惯的。杨祥丰的大嗓门,惹得旁边的4户老邻居纷纷围过来。“现在三条营可能有10多家没搬走,边营也有10多家。前一段时间有人来登记调查,看哪些人不想搬走,说是可以留下来,我们这些人都是不愿意搬的。”

  “要是我们都搬走了,马上就要听不到真正南京人口音了。”杨祥丰说,这一片没改造前,街坊邻居每家每户都认识,大家老串门,几乎不用关门,很热闹。老邻居徐安杰接了话茬,“我们这条街在古代是云锦私人作坊,后来,这里好多人卖小吃,夫子庙小吃样样有,以前我们吃个早饭捧个饭碗捧多远呢。”“以前,每到夏天好多人在巷口纳凉,打牌的打牌,弹琴的弹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

  徐安杰走到家门口时说,“我们一家住在里面很舒服。这种老房子冬暖夏凉,不瞒你们说,今年夏天,家里都没有垫过凉席,更不用说开空调了。”

  【进步】

  条例和规划鼓励

  居民自我修缮老建筑

  2010年12月,南京颁布和实施了《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今年4月,南京又颁布了新的《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0—2020)》。条例和规划,因为亮点多多,受到了南京以及省内外专家的肯定和赞赏。他们几乎一直认为两个法规性文件,为南京历史文化的保护提供政策和法律上的保障。

  条例:居民修房可申请补贴

  对于留住原住民的问题,这几年南京也在做着各方面的努力。南京大学学者、2010年度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杰出人物姚远认为,2010年12月,南京颁布实施了《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其中明确了政府应当帮助居民修缮历史建筑,这是巨大的进步。快报记者看到,《条例》第三十条规定,历史建筑的所有人应当按照保护要求使用、维护、修缮建筑。同时第三十一条规定:承担历史建筑维护、修缮费用确有困难的,所有人、使用人、管理人可以向所在的区、县房产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补贴,由区、县房产行政主管部门报市房产行政主管部门批准。补贴费用从保护资金中列支。

  他表示,过去只有一般文保单位如果遇到修缮困难问题可以申请补贴,但此条例首次扩展到了历史建筑可申请补贴,范围更大了。

  规划反对大拆大建

  从1984年以来,南京共编制了三版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新一版规划在编制过程中收集了3000多条市民意见、召开了4次专家咨询论证会、40多次例会,于2011年12月正式通过省政府批复,于今年4月公布。

  与以往不同的是,《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0—2020)》扩大了保护范围,除了文保单位以外,1000多处具有价值、保存完好的非文保单位也纳入了保护范围,近现代优秀建筑、工业遗产都成为了保护对象。不仅如此,关注目光从地上移到了地下;从物质文化拓展到了非物质文化保护,包括老字号都在其中。

  姚远说,更值得一提的是规划中专列了名城保护机制保障,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风貌区应确立“整体保护、有机更新、政府主导、慎用市场”的方针,采用小规模、渐进式、院落单元修缮的有机更新方式,不得大拆大建。积极探索鼓励居民按保护规划实施自我保护更新的方式,建立历史建筑的长期修缮机制。也鼓励组织和个人购买或租用非文保单位的老建筑,积极利用社会资金按照政府规划和管理要求投入老建筑的保护和维护。历史建筑的所有人、使用人和管理人应当按照保护要求和修缮规定使用、维修建筑。择机开放重要的民国公共建筑,鼓励发展文化、图书、展览等功能。

  同时也规定,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与更新应由政府给予资金补偿或政策倾斜,避免片面追求资金就地平衡或当期平衡。

  这些内容实际上就是鼓励产权人(原住民)自我修缮房屋,这在南京的保护规划中还是首次提出。实施得好就能看到真正的活的历史街区,既保护传统风貌,又能享受现代生活,留下活的南京城的根。

  【效果】

  荷花塘历史街区将保留近4成老居民

  条例和规划对于保留原住民,都有了一定的政策,实际效果如何呢?今年8月,《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在南京市规划局网上进行公示,保护范围为东至水斋庵、磨盘街、中山南路一线,南至城墙,西至鸣羊街,北至殷高巷、荷花塘、南华汽车销售公司南边界一线,总面积为12.56公顷。

  为了达到整体保护,除了建于清朝光绪年间刘芝田故居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需要保护,此外还有三处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殷高巷古建筑群,高岗里古建筑群,以及魏家骅故居建于清晚期。值得一提的是,还有更多的31处是此次推荐的历史建筑。此外包括鸣羊街、高岗里、饮马巷在内的13条历史街巷也是保护对象,名称不得改变,原则上不得拓宽。8处古井、73处古树,包括传统音乐、传统曲艺、民间工艺、民间文学、重要人物等也在保护之列。

  此次规划更大的惊喜是,一些历史街区规划保护后,原住民被迁走,虽说建筑保留了下来,但没有了人的老城南街区,缺少了老味道。而在这次规划中,真正把“人”的问题提到了规划里。荷花塘历史文化街区未来将保留原住民,居民自愿选择是否留下,规划人口约占现有人口的38%,未来该地区居住人口容量约为1370户,4800人。这也就意味着,以后来此,可以感受到最原生态的老城南生活。

  【专家】

  老南京的风俗人情

  需要人来体现

  何谓原住民?目前并没有统一的定义。南京大学教授蒋赞初认为,原住民起码是从小到大生活在老城南,或者后来嫁过去一直生活在当地的居民,而且最好是房子的产权人。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赵中枢则认为,没有原住民的历史街区是不完整的,是缺乏文化传承的。

  原住民搬走了

  老房子会成为一具躯壳

  “民俗是人体现出来的。”关注原住民问题的南京大学教授蒋赞初说:“他们会讲南京话,知道老南京的典故,而且他们互相照顾有和睦的邻里关系。”蒋赞初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历史街区的特点体现。一旦这些原住民搬走了,老南京的味道也会随之而消失,“只剩下一具躯壳”。

  “老南京的味道,不仅仅在一座座老房子里,更需要人来体现,而这些人就是原住民。”蒋赞初认为,未来的历史街区应该是开放式的,而最终的目标就是能够保存好老房子留下原住民。“让不愿迁走的居民留下来,如果他们有能力可以出钱修,如果存在困难,政府应该给予一定的帮助。”

  原住民要保留 但要疏散

  对于保留原住民问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赵中枢认为,原住民是一种生活的延续,只要长期居住在历史街区,与历史街区融合的居民就应该算作原住民。没有原住民的历史街区是不完整的,是缺乏文化传承的。他认为一味将原住民赶出去是不可取的,当然全部留下也会造成历史街区的拥挤,要疏散一部分。如何疏散,由于原住民的想法不一,有愿意留下的,有愿意离开的,要先调查清楚,先研究不同的历史街区多少人合适。

  【思考】

  操作办法还不够健全

  如何落实最重要

  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门东门西有的百年老宅破败不堪,加上没有卫生间,老宅内的环境也不是太乐观。新条例说,可以提出修缮并申请补足。那么在实际操作中,是否有原住民来请政府帮忙修缮房屋呢?

  “这个政策挺好的,但具体操作办法没有,政策上有一定的缺失,所以南京市目前还没有市民提出报告,政府帮修老宅的案例。”南京市文广新局的一位负责人说,按照《文物法》而言,“文保单位谁使用,谁管理,谁维护”。如果居民提出申请,想对历史建筑进行修缮,但没有经济能力,那么产权怎么划分?历史建筑修缮往往都是大投入,没有几十万修不下来,如果个人投入90%以上,文物部门小帮一下,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但如果修缮费用需要100万,个人只能掏几万,政府部门掏了大头,产权怎么算?

  事实上,南京市用于文物维护的专项资金每年为500万,南京市的文保单位有500多处。如果500万元平均花钱,每处可分到1万元。但事实上,每年会有很多公共设施需要修缮,这又不得不让资金有所偏向。“一般来说,500万元的专项维修资金大部分都投在了古桥、古塔、学校建筑等公共设施上,在个人产权的古建上很少涉及,几乎没有。”这位人士说,由于资金有限,加上具体操作办法不健全,这让好条例很难很好实施。

  姚远也表示,南京对于历史街区的保护条例、规划很不错,但落实有难度,其实南京可以参照一些做得好的城市,比如扬州的双东历史街区、苏州平江路。北京对烟袋斜街的改造也有借鉴之处,政府出资先对街区内的公共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从而带动原住民自修房屋,修缮方案经政府审批通过。这样,通过一系列的改造,在古老的历史街区中也能享受现代生活。

  相关链接

  《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

  第三十一条:承担历史建筑维护、修缮费用确有困难的,所有人、使用人、管理人可以向所在的区、县房产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补贴,由区、县房产行政主管部门报市房产行政主管部门批准。补贴费用从保护资金中列支。

  《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0—2020)》

  第八章 名城保护机制

  第二条 保障优化更新方式

  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风貌区应确立“整体保护、有机更新、政府主导、慎用市场”的方针,采用小规模、渐进式、院落单元修缮的有机更新方式,不得大拆大建。积极探索鼓励居民按保护规划实施自我保护更新的方式,建立历史建筑的长期修缮机制。

  鼓励组织和个人购买或租用非文保单位的老建筑,积极利用社会资金按照政府规划和管理要求投入老建筑的保护。历史建筑的所有人、使用人和管理人应当按照保护要求和修缮规定使用、维修建筑。择机开放重要的民国公共建筑,鼓励发展文化、图书、展览等功能。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