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打造中国最大文博艺术部落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11日 09:41 21世纪经济报道
规划内自然景观

  “这就是海南——和我美丽的大陆连在一起/和千年的波涛,和城市的季风连在一起……/我来到海南。这辽阔而明亮的省区/这隐藏的入海口/我还听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寂静。”

  这是1997年杨晓民第一次来海南时写下的诗句。那时,他大概没有料到,有一天他会为了在这片土地打造“文博艺术部落”而奔波。

  杨晓民的身份有点“复杂”:他是诗人,曾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他也是学者,专著《中国单位制度》出版后,引起很大的反响;他又是一个关心文化重建和文化认同的纪录片工作者,《江南》、《河之南》、《望长安》等一系列纪录片,是其代表作;他曾任职央视多年,主持过央视大规模的人事改革……如今,他是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

  先行试验区是海南为了加快国际旅游岛建设而设立的“特区”。试验区“野心勃勃”:他们计划用十年时间,建成“中国最大的文化产业集聚区”、“滨海城市示范区”、“世界一流的度假胜地”。

  在杨晓民看来,试验区要真的成为一流的世界旅游目的地,那一定需要去充分挖掘和利用历史文化资源。只有赋予本地旅游产品以更多的文化价值,才能体现旅游的特色和内涵,形成旅游的内驱力,旅游才更具有持续性。“而海南现在真正有文化含量的旅游品种并不多,文化一直是海南旅游的短板,那么用文化支撑旅游是海南必然的选择。”

  因此,他们要想方设法提升海南的“文化含金量”。“国际私人博物馆群落”就是他们找到的承载着这一使命的支撑点之一。“从它的文化旅游产业定位来看,打造中国最大的私人博物馆群落无疑是其文化品质的象征,对整个区域文化产业价值链的生成、对整个区域品质和价值的提升具有极大的带动作用。”杨晓民说,“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实验区打造的面积超过2000亩的国际私人博物馆群落,无疑是海南乃至中国的一张‘文化名片’。”

  私人博物馆困局

  1905年,近代著名实业家张謇在南通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公共博物馆——南通博物苑。与此同时,国内一些收藏家也在个人收藏的基础上创办了博物馆,如严修在天津城隍庙开办教育品陈列室,端方在北京琉璃厂海王村开办陶斋博物馆。辛亥之后,一批国立、省市立博物馆陆续建立,而私立博物馆则鲜有出现。

  国内私人博物馆的大量兴起,其实是近20年的事情。改革开放以后,部分国民的财富日丰,同时文物、艺术品拍卖价格屡创新高,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文物、艺术品的投资作用,于是收藏热日渐升温。收藏市场的高速发展,也吸引了一批有资金实力的民营企业家投身于收藏市场,进而兴建私人博物馆事业。于是,私人博物馆的数量急剧增加。

  但事实上,很多私人博物馆的日子并不好过,一些博物馆甚至“举步维艰”,原因就一个:资金匮乏。“建馆难,维系更难”,即使是面积两三百平方米的小型私人博物馆,一年要拿出动辄几十万元来贴补博物馆藏品的维护、管理,如果再加上不定期的场馆翻修,这个成本是很难依靠个人的力量来维持的,很多颇有名气的私人博物馆就这样被拖垮。

  从世界范围来看,博物馆的所有经营收入能达到博物馆投入的30%就已经难上加难,换句话说,全世界是没有一家博物馆是完全靠自己的经营收入维持生计的。而门票收入一般最多只能相当于投入的5%-10%,可以说纯粹地“以馆养馆”几乎不可能。

  国际上著名的一些大博物馆,都是靠巨大的资金投入和政策保障来支撑,比如美国的私立博物馆资金来源渠道相当广泛,既有政府和各种基金的扶持,也有相当数量的社会捐赠。而在国内,目前对私人博物馆的资金支持少,保障也有待完善,私人博物馆想完全依靠自己发展困难重重。

  先行试验区手里的“牌”

  海南有什么秘诀能帮私人博物馆突破这一瓶颈?

  “既然我们是先行试验区,那就大胆地先行先试,也许最后就成功地探索出一条公益项目的发展路子来。”说这话时,杨晓民显得胸有成竹。

  “在这一点上,建川博物馆聚落给了我们很多启示,‘以商养馆’,‘以企养馆’,在博物馆得到资金的同时,却并未影响到博物馆的公益性。所以,在国际私人博物馆群落项目中加入商业元素,并不违背私人博物馆的公益性,而是在目前保障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对私人博物馆生存模式的一种尝试。”

  “不过首先要强调一点,我们的私人博物馆是公益性的,是一种‘非营利’、‘永久性’的公益文化事业,但并不代表它的周边环境不可以是商业性的,这二者之间不可混淆。而且之所以如此规划,也是出于让国际私人博物馆能够更好地可持续发展而考虑。”

  其实,如果仔细研究海南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的规划设计,就会发现,他们的项目虽名为“私人博物馆群落”,但他们真正要建的是一个集藏品展示、艺术博览、艺术品交易、收藏交流、教育研究、旅游休闲等多项功能为一体高端“文博艺术部落”。

  从规划设计中,我们看到,国际私人博物馆群落共分为五个区:

  私人博物馆核心区分为固定博物馆和流动博物馆。以固定博物馆为主体,引入国际国内著名的连锁博物馆或著名收藏家,汇聚顶级藏品。流动博物馆的目的是保证常有新鲜展品呈现给游客。

  而展会区作为文件艺术品展示区与交流区,专门供收藏家、艺术品公司不定期地举办藏品交流展、著名博物馆巡回展、设计师发布会,举办大型文物或艺术品拍卖会。

  艺术品交易区主要包括画廊、艺术银行、文物商店和文物艺术品拍卖中心。可以提供代理、评估、鉴定、托管、委托交易、拍卖等一系列服务。

  艺术品创作区中设有艺术家工作室、百工坊、文化遗产传承人之家等等,以供国内外的艺术大师与工艺大师在此进行艺术现场创作与文化遗产传承演示,并进行现场预订或交易。

  休闲商业区与其它四区穿插设置,包括艺术家私人会所、高端艺术品超市、创意餐饮、主题酒店及室外艺术休闲广场等等。

  杨晓民之所以那么自信,关键在于他们手中有两张“王牌”——第一是稀缺的环境资源。先行试验区位于海南省陵水黎安片区,毗邻三亚,地处北纬18度,冬季的平均气温也在20度以上,不仅有外海,还有两个澙湖、三个热带雨林保护区,这样的自然禀赋在全世界都稀缺。这里可以为收藏家、艺术家提供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宽松的创作生活环境。

  “这么好的环境,对国际、国内艺术大师、收藏家,还是有吸引力的。如果他们每年能拿出三到四个月的时间,在海南最好的季节呆在这里,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们也并没有期待他们一年到头都呆在试验区。”杨晓民希望,未来的先行试验区的文博区就是艺术家休闲度假的集聚地,将是中国最大的收藏家、艺术家度假区,在度假的同时展示他们的作品、藏品,与同行、批评家、商人等直接接触、沟通交流和交易。

  第二张牌是“制度资源”。国家赋予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特殊支持政策。先行试验区的计划是,从政策优势中寻求差异化发展。内地艺术品市场起步较晚、限制较多,较之香港等成熟艺术品市场,限制内地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各种因素中,高关税首当其冲。“先行试验区目前正在与国家有关部门协调,在艺术品保税方面做一些尝试,把国际私人博物馆群落内建成国内最大的艺术品保税区。如果这个政策得以落实,试验区对收藏家、艺术家、艺术品经营公司、拍卖公司将形成超乎想象的吸引力。”

  如果这些真能落地,那将对艺术品市场和拍卖市场形成怎样的冲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