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古城:堕落的“万里长江第一城”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0日 09:35 《环球人文地理》

    四川宜宾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城”。地理优势赋予了这座千年古城无数的奇秀美景与风物:比如中国最大的竹林景区蜀南竹海、曾云集中国学术精英的古镇李庄、中国白酒的代表之一五粮液……可如今,由于种种原因,这些上天的恩赐正在遭到破坏与毁灭……

    一条新闻将四川宜宾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宜宾副市长谢杰表示,宜宾机场将迁址重修,并命名为“宜宾五粮液机场”。此则新闻一出,网友各种戏说层出不穷:“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自宜宾机场改为五粮液机场后,首都机场需改为二锅头机场,天津应改名狗不理机场,陕西和武汉则可分别改为羊肉泡馍机场和热干面机场……”

美丽的竹海

    更多的人也在发问:宜宾到底怎么了?

    实际上,从去年年初开始,本刊编辑部就多次接到读者热线,谴责这座古城的堕落,甚至有网友在网上愤怒留言称“破坏蜀南竹海旅游环线的采石场就是一堆屎”——激烈语言让编辑部所有人震惊。

    2012年7月,本刊特派记者飞赴宜宾,对当地旅游业进行了实地调查。

    李庄之死

    “万里长江第一镇”怎成傀儡?

    记者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李庄。李庄曾经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镇,也是中国最为出名的古镇,百年前就已经有了“东周西李”一说(东周指周庄,西李就是李庄)。

    它在三千年前就已经是僰人的聚居地,而真正成名是在抗战时期。1939年,一张“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应”的十六字电文,让这座小镇瞬间云集了全中国的文化精英:国立同济大学、金陵大学、中央研究院等十多所高等学府和科研院所迁驻李庄,李庄的名字也与李济、傅斯年、梁思成、林徽因、童弟周、劳干等名字联系在了一起。在当时,甚至国际邮件的地址只用注明“中国李庄”即可送达。

名噪一时的李庄

    不过,当本刊记者来到李庄时,才发现当年那座辉煌的小镇只剩下记忆。或者说,李庄早已死于历史长河之中,现不过是一具傀儡而已。

    李庄的死是在建筑上的。梁思成在李庄时写成了他为之骄傲一生的《中国建筑史》,他认为是李庄的“建筑四绝”给了他无上的灵感——“四绝”分别是:号称“上海到宜宾二千多公里长江江边建造得最好的亭阁”奎星阁;堪比故宫太和殿前九龙石的禹王宫九龙石碑;张家祠百鹤祥云窗;建于明万历年代,“傲于当世”的旋螺殿。

    而今,“四绝”的现状足以让所有建筑人捶胸顿足:李庄人用无知的大火和铁锤毁掉了奎星阁,现仅存1998年才重建的复制品;九龙石碑与张家祠冷落于古镇中,少有人问津;而旋螺殿则隐于李庄镇镇北2.5公里外的石牛山上,记者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它,因为当地人只知道“山上有座庙”,早已遗忘了它的本名与高贵的出生……

逝去的古镇

    不仅如此,李庄的精神也慢慢消亡了。李庄最让人心痛的败笔,是板栗坳的破落:这里的梁林故居已被猪粪味包围,栗峰山庄则已是有山无庄,没落在荒草之中,当地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偶尔有一头牛穿梭在屋旁吃草,视垮掉的围墙为无物——如果不是历史书记载了它的曾经,谁又知道当年故宫博物院的数千箱珍贵文物(其中就包括“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运抵李庄,正是在此举办了那次震惊中国乃至世界的文物展览?

    祖师殿是当年同济医学院所在地,当年同济师生曾在乒乓台上解剖尸体,被一位老乡撞见,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然后便传开同济师生吃人的谣言,闹了大笑话。看到记者在拍照,一位在祖师殿闲逛的老者抱怨道:“你们这些游客呀,这些破屋有什么拍头。”在得知记者的身份后,这位老者的话火药味更浓了:“那希望你多曝光一下,古镇现在物价越来越高,本来来的人就少,还敲游客“棒棒”(指‘敲竹杠’),早晚要做垮掉……”

蜀南竹海

    不负责任的“宜宾名片”

    蜀南竹海应该是现今宜宾所有景点之中名气最大的:2005年10月23日,它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十大森林”。2009年,蜀南竹海当选世界纪录协会中国最大的竹林景区。

    但毫无疑问,这样的评选成功与否并不能作为衡量一座景区成败的唯一标准。因为不可争议的事实是,号称翠甲天下的蜀南竹海,正在不断的商业化中丢失了自己的历史,并正在丧失特色和个性,走向平庸与浮躁。

雾气弥漫的竹海

    四川的7月骄阳似火。进入江安大井镇后,人们渐感空气清新,凉爽清风扑面而来。不过正当人们陶醉之际,国家AAAA级蜀南竹海却给了记者一个下马威——只见这里的大门引道靠边停了不少车辆,在烈日下站了不少游客,大群“摩的”师傅正在与游客交谈,“前面公路塌陷不通,你们只能把车停下,乘我们的车进去;要不就经虹桥到竹海镇从西大门进入景区,比走东大门进去要多跑60多公里,考虑好哦。”

天然氧吧

    记者从游客口中了解到,7月1日由于受连续大雨的影响,位于蜀南竹海东大门的江安县大井镇漏风丫的县道公路涵洞垮塌,导致蜀南竹海景区东大门公路交通中断——泸州、贵州方向游客多数从这里进入景区。由于交通不畅,游客只能在蜀南竹海东大门外望“海”兴叹。许多游客们表示,以后再不会来这里,作为国家级景区,居然不及时把地质灾害状况和景区交通状况向社会公告,导致游客白跑一趟,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表现。

    蜀南竹海占地面积大约120平方公里,号称是亚洲最大的竹海。可这个面积对于来到这里的游客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意义,风景的优美程度和设施的完备才是最关键的。有游客对记者说:“现在看来整个景区很歧视我们这些乘坐公共交通来的游客,里面没有便捷的交通服务,广大的面积实际是负面因素。”

碧绿的竹林

    而关于竹海最严重的威胁,则来自于采石场破坏——不仅是竹海,竹海乃至宜宾石林旅游环线的美丽风景都因采石造成很大的破坏。

    据《四川科技报》报道,宜宾长宁县龙头镇龙头村五组采石场,已放炮将蜀南竹海旅游环线上的大小山峦炸得千疮百孔。原本绿色葱郁的青山,如今都白秃秃,像癞痢头一样难看。附近村民怨声载道,因为居住房屋距离采石场不足400米,最近的甚至只有80至100米,采石场每天的作业让村民遭到飞石威胁,目前采石场已造成一人死亡,多人不同程度受伤,房屋不同程度受损。

    旅游环线可视范围禁止开采石场,此地为何公然违反法规?龙头镇政府官员认为,采石是乡村道路建设的需要,不然就不能解决内需,就会向外地高成本购买。而长宁县安监局分管副局长则表示,按规定在300米内就符合规定采石——针对这样的官方说法,相关专家表示坚决反对,因为建设用材都能找到替代品或者通过不危及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方式取得,如果危及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开采,这是漠视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行为,况且蜀南竹海旅游环线的重要性不容破坏,这是严重不负责任的表现……

    天池遭殃、五粮液窖池破坏……

    宜宾“古城浩劫”何时止?

    不可否认,今天的宜宾马路宽阔,高楼林立,繁华已远超当年。然而,置身宜宾城的任意一个角落,你都感觉不到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因为今日宜宾,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城市格局,都不能给人以丝毫的诗意。对历史的背叛,已让宜宾成了一座缺乏人文情怀的冷漠城市。

古城

    宜宾天池破坏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宜宾天池位于宜宾城南约9公里处,又名凌波池,是宜宾市最古老的风景名胜之一,距今已有1200多年历史。据《蜀中名胜记》、《叙州府志》、《宜宾县志》等记载,天池唐代已成为闻名蜀中的风景名胜。唐、宋、元、明、清诸代均有诗人在此留下赞美的诗句。天池最大时,水域面积达5平方公里,是一片广阔浩淼的天然湖泊。湖中荷花飘香,渔舟往来,湖光山色令人陶醉。

    环保者认为天池死于“大跃进”式的胡乱规划:天池水主要来源于其西面山上的溪流和夏季山水,在上世纪90年代,天池西面山脚下修建了一个发电厂,加上宜宾县铁北新区向山下延伸,天池来水全部中断,仅靠雨水蓄积。再后来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天池面积开始不断缩小,现已失去了自我净化能力,池水富营养化严重,池水发臭,危及鱼虾生存……

    复建的古建筑

    在本世纪初,天池也一度陷入“填湖建房”的舆论旋涡上。宜宾学院资源与环境科研所所长黄飞博士曾对此明确表示,拥有千年历史的天池已是一个具有地质历史的自然遗迹,是一种历史自然景观,毫无疑问应该予以保留,对于将天池水域填平拍卖,用于商业和住宅开发的规划,黄博士质问道:填平一个千年湖泊,得到百亩土地,到底能卖多少钱?

曾经的繁华,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说天池的死亡是为了金钱,那接下来的五粮液600年老窖遭到破坏,就有些莫名其妙了。这一切来源于一场有关酒窖所有权的官司——2010年,五粮液突然被宜宾尹氏后人告上法庭,宜宾尹氏后人称,五粮液引以为豪的“现存并一直在使用的最早地穴式曲酒发酵窖池”的16口明代古窖池,一直是从他们手中租来的。这场围绕酒窖的纷争,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随后,《检查日报》所属的正义网曝出猛料,称五粮液600年酒窖遭到破坏,作为省级文物的“五粮液古窖池长发升老窖”已经不完整了。消息一出,全国哗然,不少网友愤怒声讨:“这样的国宝窖池都不能保护,还算什么千年古城”……

    记者手记:山坳上的宜宾

    前往宜宾李庄采访之前,我与北京“发现中国”项目策划人曲向东先生多次聊过这里,他向我介绍了一位朋友:杨西林女士。

    杨女士的父亲杨志玖1941年由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4年3月应傅斯年之邀,到板栗坳的史语所协助傅斯年编写中国边疆史清代部分。而她的外公,就是当年的板栗坳庄主张府武,他当年敞开家的大门,接纳傅斯年、李济、董作宾等洋洋数百知识分子。

小小的古镇,在战乱时期名噪世界

    但李庄采访之后,我着实不敢告诉他们李庄现状。古镇千年皆能存,为何现今却如此蹉跎将死?

    李庄当年为什么会闪耀世界?国民政府首批81位院士,在李庄呆过的就有9位。只看李庄板栗坳的一处,1946年竖立的《留别李庄栗峰碑铭》一块石碑上落款的53人名单,便可领略当时当地人文荟萃的盛况。

  雾气弥漫的竹海

    那李庄为什么快要被历史遗忘?正如那块《留别李庄栗峰碑铭》,它只存在了不过短短二十年就被毁了,只留下一句“我东日归,我情依迟”的感叹在李庄破烂的房屋间流传。

    做完这次采访后,我们发现,已成为行尸走肉的李庄,仅仅是代表,与它一起走向堕落的,还有许许多多。在现在看来,古城宜宾的确正在经历一场黑色的梦——这样一座千年古城,就这样被折磨成“堕落天使”,这是不是中国古城文化的缩影?究竟谁应该对它的堕落负起责任?

    的确,城市在发展,有些事物也必须跟它一起发展。前人有问:天堂和地狱的间隔有多远?我想,对站在山坳上的宜宾来说,这就是一条划分了楚河汉界的鸿沟,一旦走错,就只能等待历史的淘汰与审判。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