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后奥运时代新运营模式 主营项目不再依赖门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4日 08:43 新京报
奥运会后 鸟巢举办首个驻场演出

  昨晚,北四环,四年前那个夏夜曾被焰火、声浪和热情笼罩的地方再度沸腾了。

  是的,就在奥林匹克公园,鸟巢里,一场气势恢宏的魔幻音乐剧——《鸟巢·吸引》在酝酿了三年时间后,破茧成蝶,与世人见面,而这场音乐剧,是鸟巢在奥运会后首次主办的驻场演出。主办方称,驻场演出将成为长期固定项目,在随后的演出中不断改变和完善,预计年演出200场次。

  这意味着,鸟巢在后奥运时代探索了一条新的运营模式。

  曾经,奥运热潮的退去,让到奥林匹克公园旅游观光的人日益减少,鸟巢等场馆也走到了“后奥运”的十字路口,只能依靠小型活动和演唱会来勉力维持,这让外界一度担心,你们还好吗?你们的前路到底在哪?

  四年时间,如今不仅是鸟巢,整个奥林匹克公园也探索出了新的运营模式,随着餐饮、购物、娱乐设施的健全,奥林匹克公园将和CBD、金融街一样,成为北京6大功能区之一。

  地点:奥林匹克公园 时间:9月22日-23日

  张琦智一夜未睡。还有4天,奥运会后鸟巢的首场驻场演出就要拉开帷幕了。

  不仅是他,几乎场馆所有业务部门的人都在为这场演出忙碌着。站在鸟巢里,椭圆形的上空,哪边的深蓝中翻出橘红,应该就是东方了。

  张琦智揉了揉红肿的眼睛,低头看了下表——五点一刻——这是健身爱好者晨跑的时间。奥林匹克公园南区的奥体中心里,2450米一圈的小径,是最佳慢跑地点,6年前,这里还只是亚运会遗留的场馆,晨跑的人们只能在外边的柏油路上跑几个来回。

  6年前,张琦智不在鸟巢,做建筑工程师的他,想去水立方只能选择班车——那里到处是工地大坑,没车能通过去。如今,鸟巢却在送别了奥运会的欢腾后,迎来了首场驻场演出——《鸟巢·吸引》,而奥林匹克公园也在向商贸、文化多元发展,探寻着后奥运功能。

  奥运会后,这里仍在改变。

  这一夜 驻场演出进鸟巢

  昨晚,寂静的奥林匹克公园被悠扬的女声唤醒,鸟巢里透出幽兰的光,将东侧龙形水系的湖面染成绀青色。

  “鸟巢里又演出了,不知道要来什么明星。”遛弯的高健走到湖边木栈道时,跟女友念叨。他已习惯了这种场景,去年5月鸟巢举行滚石30年演唱会,他还特意在这里驻足,侧耳寻找偶像的声音。

  他隐约感觉,这晚的演出更恢宏,“里边透出的光不一样”。

  这是鸟巢酝酿了3年的驻场演出。2009年底,鸟巢结束了一年的修整,计划用一场有代表性的演出,打造自己的品牌。

  “现在时机成熟了。”鸟巢运营方相关负责人说,国资公司作为投资方斥资1个亿,引入3D灯光秀等项目,邀请法、英、中等知名导演亲手打造这场名为《鸟巢·吸引》的音乐剧。这也是奥运会后,鸟巢最大规模的演出,“它将成为长期固定项目,在随后的演出中不断改变和完善,去适应大众的鉴赏水平,预计年演出200场次。”

  场内不再是运动场的模样,3000余平方米的LED屏将整个看台映亮,一棵“树”从地下缓缓升空。4年前的奥运会开幕式上,它托起刘欢和莎拉布莱曼,此后4年从未启用。

  音乐喷泉也被搬进场馆,根据演出的故事情节喷水、造雾。激光打出的水纹如瀑布从三四米高的舞台倾泻,水波光影流淌到舞美服务中心主任张宏伟的脸上。

  他觉得,这像极了2008年8月8日那一夜。

  主营项目不再依赖门票

  “那一夜”后,鸟巢曾陷入近一年的迷茫。

  “国家体育场奥运会后的运营方向是个世界性难题。”鸟巢运营方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李爱庆说,体育场的利用需要依托国家某项发达的体育产业,但在国内垒球、足球都不算发达,鸟巢9万余坐椅,想用足球赛事撑场很难实现。

  鸟巢曾尝试过很多运营模式,举办青少年足球赛等小型活动、请大明星来开演唱会,但这些都很难支撑鸟巢的日常运营。截至目前,只有滚石30年、五月天少有的几场演唱会,观众数量比较多,这种效果只能满足承办活动单位的经济效益,作为租场方的鸟巢很难实现收支平衡。

  “说实话,场租还不够水电气热、安保保洁的支出。”李爱庆说,奥运热潮退去后,旅游观光收入日益减少,急需打造属于鸟巢自己的品牌项目,让鸟巢的主营项目不再依赖门票。

  “我们一直在考虑,什么是足够大又可持续的项目。”李爱庆说,曾有人提议复制一场开幕式。但开幕式2万多演员如何复制?如果复制得不好,还有什么意义?手段上不能再靠人海战术,而是要用技术手段解决豁大空间的利用。

  磨合团队寻可持续项目

  每一次尝试,都是从未有过的挑战。2009年12月,鸟巢策划了第一场长期活动——鸟巢欢乐冰雪季。寒夜的鼓风机吹着人造雪,打在张琦智的棉袄上,结成一层霜,他从已铺上一层雪的钢结构斜坡滑下,“这里有可能滑倒游客,再加一个护栏。”他对身边的工人说。

  截至今年9月,类似的活动和演出已办了约70场。不断的尝试锻炼出了专业的团队,工程师有临时任务离开,别人知道如何顶替;一场大型活动的安保,一边有人组织游客退场,另一边已经安排观众进场;演出需要搬出移动草坪,搬入舞台设施,这时会有部门提出专业的地面保护要求、跑道的承重,有人告知区域供电量……

  团队磨合的同时,鸟巢运营方也在不断寻找有名的电影导演,来实现这个“可持续的项目”,但谈到最后总是不了了之,直到鸟巢运营方与导演陆川的想法不谋而合。

  “当时我们团队创作了《凤还巢》的本子。”李爱庆说,当时的定位是大型歌舞演出,为了不让导演受限制,让陆川以开放的心态去创作,最终陆川亲自操刀,改出了一部关于爱情的音乐剧——《鸟巢·吸引》。

  运营团队又用了近一年的时间修改剧本,到各地取经,“印象丽江、印象西湖我们都看了,但怎样去适应文化之都北京,我们仍然忐忑。”李爱庆说,每天彩排仍要改本子,当天的彩排和前一天都有差别。

  奥园购物吃饭不再难

  昨晚,这场酝酿近三年的驻场演出与观众见面时,华丽的光影与声话将这个庞大的钢结构建筑包装得美轮美奂、婀娜多姿,恍如彼时的处女秀。

  奥运后,我仍与鸟巢运营方保持着联系,见证过场内铺起雪地、跑道,见证过鸟巢顶部拉起钢缆、建起房子,今夜,当我到鸟巢内盘卧的喷泉池想着,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作为奥林匹克公园的核心区,整个奥体中心都在尝试新的运营模式。16日晚,当鸟巢再次响起彩排的音乐,中轴路的另一侧,一场国际性专业协会的全球年会正在水立方举行。根据公开数据,截至6月底,水立方共举办体育赛事47场,各项演出活动422场次,仅去年就接待参观、游泳、嬉水游客219万人次。

  把这里当作观光消费的目的地,已成了本地居民或外地游客的习惯。

  在北京一家商贸企业打工的李琳琳经常带老乡来这里拍照,有时业绩突出,老板会发鸟巢的演出票,她也会携朋友一起来。她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很新鲜,2010年初第二次来,就会苦恼观光后去哪里吃饭。

  19日,李琳琳带着老家的两个姐妹走进奥林匹克公园的下沉广场,这里的新奥购物中心满足了她们的需求。

  将打造博物馆中心区

  就在同一天,我也来到这里,购物中心内的百货区已经运营,服装、鞋帽摆满了柜台,就餐区也口味众多。

  在中心入口经营冷饮摊的王国华,一点儿也不担心生意被抢,“总有游客懒得走进去,来我这里买饮料。”他说,每天的营业额在四五百元,比两年前在牛街打工强。

  中午12点多,挂着胸牌的人三五成群,从天辰东路路侧的国家会议中心走出,沿楼梯走入购物中心,5分钟后这里的餐饮区便热闹起来;天辰东路路口的下面也很热闹,新建的地铁15号线正在施工。

  登上奥林匹克公园最高建筑玲珑塔,俯瞰园区东北侧,中国科学技术馆南侧有两片空地,将来这里会建起博物馆,打造博物馆中心区。根据“十二五”计划,奥林匹克公园附近至少将聚集6个博物馆。

  公园南区也在建设,新奥集团规划,这里将崛起的是地下三层、地上公园加写字楼的“奥体文化商务园项目”。

  在今年3月底的奠基仪式上,新奥集团副总经理段旺告诉我,这个项目意味着奥林匹克公园将再添一系列标志性建筑和景观,同时也为奥园的后奥运时代画上一个句号。

  也许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汇聚越来越多的、如李琳琳这样的白领。而像张琦智这样的工程师,也将迎来越来越新颖、甚至不可思议的挑战。

  李爱庆 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苦辣酸甜装着幸福与光荣

  北京奥运会从筹备开始到现在后奥运时代,在与奥运渊源最长的人里,我是其中之一。

  2002年,国资公司正式承担建设奥运中心场馆国家体育场鸟巢、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和网球场、曲棍球场、射箭场五大场馆,我有幸参与其中。再从赛时保障,到如今运营,已经10年了。我想,直到我职业生涯结束,我都离不开奥运了。

  如果回忆这10年,我想说真是“往事不堪回首”,苦辣酸甜全都有,我想,我是幸福的、光荣的。

  当初场馆建设期,对我就是新的挑战,我从来没有搞过建设项目,建设过程很漫长、很艰苦。而到赛时保障期间,精神上又是高度紧张,如履薄冰。我记得,奥运会开幕式到赛时的转场,大家7天7夜没睡过觉,我们好像都不知道困,几千几百人在场上忙碌,争分夺秒,现场程序简直是按分秒计算。

  如今,奥运会结束,我们又迎来新的挑战,在奥运的热度过后,这么多奥运遗产如何利用,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如何长期争取社会理解和支持,是新的责任。

  我想,我会凭着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支持自己不断努力,不断挑战。

  任海 北京体育大学奥林匹克研究中心主任

  场馆要为青少年体育做贡献

  赛后运营难题是每个奥运会的规律。悉尼奥运会刚结束时,奥运中心区成了鬼城,没人去。我2009年去了发现,经过8年多时间,那里才逐渐好转。所以,一定要给中国时间。

  根据2009年10月1日统计,奥林匹克公园被评价为新的地标性旅游目的地,这是很特殊的,因此需要利用这个优势,创造商业、体育、社会效益,要保持一种常态的东西,同时也要为交通便捷性考虑。

  现在,奥林匹克公园正在做博物馆中心,但也要把体育、商贸、文化、旅游结合起来,还要将奥林匹克教育结合起来。悉尼奥运会后,附近学校可以利用场馆,因为这是纳税人建造的场馆,也要为社会所用。

  现在,国内很需要培养赛事文化,职业比赛。美国密歇根有一个很大的、能容纳十万观众的体育馆(比鸟巢大),但场馆运营方说,他们并不担心赔钱,因为老百姓很爱看比赛,一年7场橄榄球比赛就够了。

  他们的体育文化太发达了,很多人爱比赛,而我们看电视很多,去现场很少,没有中国队比赛就不看了,这还需要培养。

  这些奥运场馆要愿意为青少年体育做贡献,要想怎么把青少年吸引进去,利用时间培养真正的赛事文化。(新京报记者 刘洋 奥林匹克公园报道)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