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再造圣地(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4日 11:37 南都周刊
1再造圣地

  对中共党史中唯一确定的“革命圣地”延安而言,如何消费和升级红色遗产,让延安在12个重点红色旅游区、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上百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景点中脱颖而出,这是个大问题。

  记者_王宏宇 陕西、北京报道  摄影_刘浚

  一条红毯顺着山坡,从延安的地标性建筑、延安大礼堂门口蜿蜒而下,经过严阵以待的警察和警车,挑着担子卖延安特色煎饼的小贩,和众目睽睽之下撩开衣服喂奶的年轻妈妈,直通到马路边。

  礼堂内正在上演的一幕也同样有点令人尴尬。台上演员专业的舞蹈和演唱,与台下不甘寂寞的小孩哭闹声,爷爷奶奶的怒骂呵斥声,形成鲜明的反差。

  这里是大型情景音话剧《延安颂》在延安大礼堂的常态演出的首演现场,同时也是纪录片《我们在延安》在央视的开播仪式,诸多省市领导的出席,让这一晚的演出更增隆重。

  如果你愿意,挪步延安大礼堂8公里外,在延安另一地标性建筑枣园西侧的一片露天舞台上,还可以看到《延安保卫战》的场景:“胡宗南”在战壕里做接电话状,大喇叭里传出他和“蒋介石”的对白:

  “你剿匪不力,娘希匹。”

  “是,钧座,娘希匹。”

  “你骂谁娘希匹?”

  一番你来我往后,大战终于上演。一架轰炸机沿着事先扯好的钢索从远处飞近,在炮声中坠落在看不见的位置,一团红烟燃起。冲锋号中,八路军和民兵手持各式各样枪支越过障碍,占领国军营垒,欢呼声中,八路押着匪军走回根据地。

  接下来顺理成章是庆功,有安塞腰鼓,有身材窈窕的女文工团唱《山丹丹》。演出在秧歌中达到高潮,观众纷纷走下观众席,参与到秧歌中,更多人去城门外和“主席”及“胡宗南”合影——“主席”20元,“胡宗南”10元,“女特务”10元,“胡宗南”+“女特务”+服装50元。

  ……

  延安大礼堂内的室内话剧《延安颂》与枣园空地上露天演出的《延安保卫战》,只是“革命圣地”延安现在正在用力打造“红色旅游”的诸多演出项目中的两个,而在这些演出剧目背后则是一个个、一片片的红色旅游项目—保育院、领袖故居、领袖山等庞然大物。

  作为中共党史中唯一确定的“中国革命圣地”,中国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红色旅游”令延安,这座典型的大西北三线城市呈现出与周边县市迥异的人口结构,仅2011年中共建党90周年一年中,来到延安旅游的总人数就超过了2000万。

  但在延安450亿以上的国民生产总值中,仅有极少的部分来自旅游,它绝大部分的财政收入来自油煤土气。目前延安已探明的石油储量有14 亿吨,煤炭115亿吨,天然气2000多亿立方米,紫砂陶土5000多万吨。

  随着中国自资源型增长向可持续增长的转型,发展旅游产业,成为延安极力希望发展的路径首选,而作为中国唯一的“革命圣地”,红色旅游自然又是旅游路径中的首选。但在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全国50个旅游城市满意度调查排名中,延安一度连续7个季度垫底。这让延安人感到羞辱。

  经过数月的思考,今年5月,延安总体规划终于确定,市区人口将从目前的30多万增长到80万,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将被搬离老城区,同市政府一起搬到“削山填沟”打造出的凤凰山新区上,腾出来的老城区的绝大部分面积,将用来建设酒店、美食街以及与一座“国内一流旅游目的地”相称的一系列配套产业。

  吃着牛排唱着歌

  作为中国旅游业一个特殊的分支,红色旅游的发展速度一直快于普通旅游。根据全国红色旅游工作协调小组去年的调查数据,7年来,国家共安排红色旅游专项建设资金约80亿元。截至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共接待游客13.5亿人次,其中,2010年红色旅游全年接待游客4.3亿人次,占国内旅游人数的20%。

  截至2010年,红色旅游直接就业人数达到91.2万人,间接就业人数达到371.1万人。按照全国红色旅游“十二五”发展规划,未来5年,全国红色旅游年出行人数将突破8亿人次,累计新增直接就业人口50万、间接就业200万。

  据《第一财经日报》数据,全国投资百万以上的旅游演艺项目,就有200多个,这其中就包括冯朝晖的《延安颂》。

  “吃着牛排唱着《东方红》,味道就不一样了。”站在陕西歌舞剧院空空如也的练功房里,《延安颂》的实际运营者、陕西歌舞剧院演出中心主任冯朝晖抱怨说,现在延安很多红色旅游演出的节目开发方,其实并不真正了解陕北文化。

  作为一个曾经的专业舞蹈演员,在西安这座全国旅游业最发达的城市,冯朝晖经历过1990年代初演出行业最甜蜜的那段蜜月期:欧美客人占70%以上,门票388一张,业内的竞争者也只有一两家。但现在比例整个调了个,国内客人占到70%以上,光在西安,他的对手就有七八家。

  竞争和游客结构的变化,也间接影响了节目的编排。“观众一看打炮就夸,哎呀这个好,结果现在好多演出什么都有,杂技、喷火、大马大骆驼都拉到台上遛遛,真说到节目本身的艺术质量,专家看了都摇头。”冯说。

  抛开艺术水准不谈,钱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两年前国家发布文化产业振兴政策,陕西歌舞剧院改制时,冯朝晖通过竞聘担任了现在的职务。他每天的工作状态只有一个:为钱发愁。剧院要养活800多人吃喝,算上离退休员工,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光防暑降温费就发了100多万。

  剧团也可能是最尴尬的事业单位,说是单位,除了拨款外其他资金需要自筹;说是企业,除了每年的政策性指令性演出,还有一个吊诡的演出场次数量指标。去年赶上建党90周年,整个夏天演员们都在忙着外出走穴,今天去这个局的唱红歌比赛,明天去那个局的献礼演出。冯朝晖没法挡人家的财路,好不容易才凑够了800场的演出指标——结果今年指标又涨到了900场,冯说“这违背了市场规律”。

  所以,他承接下《延安颂》的演出任务,一方面有探寻红色旅游演出盈利道路的考虑,另一方面也可以完成演出指标。但这台原本为迎接建党90周年编排的节目要每天演出,还需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演员从400人减到不足100人,4个扮演领袖的特型演员全部拿掉换成视频,道具、布景也需要进行相应的缩减。

  即便如此,这类改编自献礼节目的晚会型演出,仍然有一些天生的短板存在。“节目演到尾声,观众都想去跟演员合影,甚至上台去互动,但是舞台空间有限,室内演出一排座位几十个人,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延安颂》的运营是持平的,但冯朝晖还是担心市场会很快饱和。目前,西安全市每天的常态演出有七八场,去年接待游客6600多万人次,只有三分之一的演出方赚到了钱,有三分之一则身陷亏损之中。拥有220万常住人口的延安去年接待游客2000万人,目前有4台常态性演出。“暂时也没有迹象显示,红色旅游的演出,会比西安的唐系列更受欢迎。”冯朝晖说。

  红色经营者

  在邹林丰看来,文化项目的运营就应该交给专业团队来运营,即便是红色旅游。

  29岁的邹林丰也许是这座红色故都里,生活最具现代色彩的人。这位曾经在英国就读和工作过的延安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延文投)常务副总经理,每天下班后都会脱下西装,换上专业的运动服,戴上头盔,骑上自行车,运动个把小时。

  受他的影响,公司的很多同事也都纷纷爱上了骑自行车,这项在陕西乃至在中国看起来都有一点“洋范儿”的运动。每到夕阳西下,都能看到一群人从公司门口出发,迤逦向西,一路骑到枣园,再骑回来。

  之所以选择枣园作为目的地,是因为这里有公司最重要的项目之一—东方红广场,地点就在这个著名红色纪念地一路之隔的空地,预计两年后竣工。届时,《延安颂》将从延安大礼堂搬到这里演出,硬件条件和可接待的观众都会再上一个台阶。

  除了这种带有某种广告色彩的集体运动外,邹林丰还在公司的地下室修建了一个健身房。这些都让延文投这家标准的国企看起来有点另类。去年11月才成立的延文投是陕文投的子公司,由后者与延安市政府出资5亿元共同组建而成。除了东方红广场和《延安颂》,延文投正在运作的项目还包括位于安塞县的一个窑洞式酒店,位于延安市区凤凰山上的一个红色文化开发园区,以及数个高端纪念品和纪念品专营店。

  延文投是一家严格按照上市公司标准创立的投资公司。例如,公司有明晰的财务制度和法人结构,公司的中高层,均来自国内声名显赫的投资机构。为方便投资者理解,邹还为旗下的所有产品设计了一个统一的logo和slogan,名字叫“红动中国”,英文原文是“Red star over China”,与斯诺那本著名著作的名字相同。

  不过,国企的痕迹在这里还是随处可见。例如,邹林丰还是习惯使用一个有中国特色的词汇来形容与政府和兄弟企业的高级会晤—“汇报”;再比如,公司的很多人都有公务员背景。邹也承认,作为政府企业,延文投有时需要做一些不赚钱的项目,不能只站在纯商业的角度考虑问题。比如东方红广场,设施高度不能高过枣园,但项目的体量需要有足够的商业配套,这就需要高超的规划方案和运营技巧。

  但邹林丰仍对这个项目信心十足。“首先,与项目临近的枣园是游客来延安必到的地方,需要有配套商业来补足功能的缺失;其次,这个区域有4万名学生,课余时间没地方去,为项目带来了当地固定的年轻消费群体;最后,高端酒店和能源公司本部的加入,是项目商务、旅行客流的重要保证。”邹说。

  圣地与河谷

  与延文投同处延安的另一家大型文化投资企业,陕西旅游集团(以下简称陕旅)的想法,则远非“功能补足”这样简单。

  7月1日,另一场前后脚恢复“常态演出”的歌舞剧《延安保育院》在圣地大剧院首演。在首演仪式上,陕旅宣布,该公司在延安的子公司自即日起正式成立,主要负责该公司一项宏大工程“圣地河谷”的运作。在此后召开的“圣地河谷”项目招标及研讨会上,陕旅请来了几乎延安所有的市领导和所有要害部门的负责人来为项目把脉。参与竞标的公司包括一家美国设计公司MG2,德国公司ISA,以及陕旅的设计团队。

  必须强调延安在红色旅游产业中的唯一性的重要性,是所有人的共识。《2004-2010年全国红色旅游发展规划纲要》中曾提出12个重点红色旅游区、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上百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景点,如果不强调延安作为“圣地”的独特性,会淹没在这样巨大的名单中成为被遗忘者。

  陕旅审计法务部部长李彦和说,陕旅希望在延安复制曲江模式—打造“城市综合体”或者“文化综合体”。这是西安一家著名文化投资公司—曲江公司所独创的模式,该公司以大手笔的“造城”闻名整个陕西,其中尤以大雁塔的“空手套白狼”式开发最为著名,即以政府为抵押,拿地、招商并“造城”,项目及其附近的一系列仿古项目的出现,会令周围地价飙升,被认为是发展文化产业的典范,同时也毁誉参半。

  “圣地河谷”是一处面积达14平方公里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最大的卖点,以及与红色旅游最大的联系是位于南端靠近城市处的一处著名历史遗迹—延安保育院。开发方称,这一项目本来打算是命名为“摇篮河谷”的,但由于与井冈山“革命摇篮”的定位过于接近,才不得不作罢。

  三家竞标公司的规划,无一例外都包括在河谷中复建已不存在的延安保育院,延安古城,以及规划了大片的商业设施及住宅项目。他们都在用地规划上锱铢必较,不仅将地产延伸到两侧的山上,有些还要在山上建滑雪场、高尔夫场,甚至还有滑翔、速降场地。

  对于红色旅游未来的走向,在各个规划中也可以窥见一二。例如,陕旅规划院强调黄土文化的现代变调,在罗列国外类似项目时,特意提到美国的威廉斯堡—该地发展出成规模的南北战争主题旅游,有大型演出,也有实景的战争模拟,形成独特的旅游价值。其他两家外国公司的规划,则更强调延安的“圣地”、在内战中的价值和复建一个更土、更古老的延安重要性。

  保育院的设计,则由曾参与规划上海迪斯尼项目的美国柏地环境规划设计公司完成。在该公司的规划中,包括一个长达1公里的人行天桥入口,大批铜质塑像,和根据照片复原的保育院旧址。在旧址旁边,则规划了巨大的露天剧场,用以承载未来《延安保育院》的露天演出。尽管剧场的具体规划尚未出炉,但美国设计师觉得有必要在剧场周围用排水沟构造出“黄河”、用人行道模拟出“龙”的形状,以及在山顶设置一个活动或者虚拟的“宝塔”,以增强震撼力。

  但这些仍不足以吸引高速公路上的来往车辆停驻。为此,保育院项目还特别在项目深处打造了一系列领袖故居,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泽东的故居,掩映在山水中。在朝向高速公路一面的山体上,设计师还用大半个山体营造了一座类似美国国会山的“领袖山”,用于吸引游客。

  即便这样,在国内首先提出“红色旅游”的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神州土洋旅游景观设计院院长郭来喜看来,延安保育院的规划格局“还不够大”。他觉得,作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旅游线路,作为培育出5000多名共和国脊梁的著名院校,保育院应该名副其实,建成一个从幼儿园到初高中、直至中国的哈佛、牛津的教育体系,来培养未来中国的精英,将红色精神传承下去。

  郭的设想,显然与现实差距较大。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延安本地一流的延大附中,在最近一次的高考中,上一本线的考生只有8人。与会的专家评审组也对此提出了一些谨慎的意见,例如应否复建古城,延安脆弱的环境状况是否适合建设高尔夫,延安本地的消费规模能否承载如此庞大的商业设施等。

  但争议并未影响到项目的运作。竞标结果出来后,陕旅竞标成功。在吸取专家、领导的意见后,项目的运作将加快进行。

  喧嚣背后

  一片喧嚣中,各地的红色旅游区都淹没在一片焦虑中。仅在延安一地,就有延川正在打造的“梁家河知青文化体验区”,照金在建的“红色旅游名镇”等,计划总投资均在数十亿。在照金镇,一条横贯东西的百米大道旁,一座宏伟的五星级酒店正拔地而起。

  但也有毫不在意者。凤凰山脚下的毛泽东故居,几乎空无一人。你可以大摇大摆在里面转来转去,甚至可以躺在故居的房间里,坐下喝点茶,盖上被睡个午觉。几年前曾有媒体报道说,延安市准备在这里修一座半山高的毛泽东像,但至今仍无踪影。这里的管理员说,他从未听说过要造那么大的主席像,以前这里曾有一座,但后来文长县搬走了。

  另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子,是位于枣园西侧的 《延安保卫战》。这是一场露天实景演出,由一家南方民企在2006年打造,生意很是红火。据景区办公室主任施通海说,“每天固定演出一场,每场的观众在700-800人之间,最多时有3000人,要加凳子”。

  离景区几百米,就能听到隆隆的炮声,让人禁不住加快脚步。从人造的“陕甘宁边区”城门洞穿过,还没看到现场,一股爆炸产生的气流就扑面而来,远处的山炮向后一坐,炮口闪出红光,几十米外顿时应声而动,爆炸出一大片火光。观众席掌声雷动。

  大队穿着八路军服装的队伍从黑压压的观众席面前走过,大喇叭里标准的广播腔响起,“1947年,我陕甘宁边区政府用空城计,挫败了胡宗南的又一次进攻……”不远处,130卡车改装成的国军装甲车隆隆驶上战场,几门炮轮番上阵,打得各有千秋,让场下的孩子们不亦乐乎。

  就像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一样,一场典型的游击战场景在场地中央的民居上演。国军在房顶放哨,几个八路军矫健地成散兵线靠近,一个八路用石头引开哨兵的目光,身手矫健地从地上三两下翻到房顶,干掉哨兵,引来观众一片赞赏。

  剧情在骑高头大马的女特务出现后达到高潮。喇叭中介绍,这是我军卧底熊秘书,在她帮助下,我军才一次次挫败胡宗南匪军。女特务下来唱念做打一番翻身上马,打马四蹄腾空而去,又引来一阵欢呼。接下来,就是文章开头出现的场景:胡宗南与蒋介石一番对话后,大战上演,我军取得胜利,然后观众冲向舞台合影。

  这场上百人参与的演出,演员几乎都是来自当地,今天的这场演出里还有十几个观众,都是扮演共军。不是意识形态问题,而是因为共军出场机会多,可以多拍些照片。

  施通海说,《延安颂》和《保育院》开始常态演出这几天,的确对《保卫战》有一些影响,但是不大。“他们那都是室内演出,而且太艺术也太高端了。”来自温州的他透露,老板正在筹划在保卫战现址的外面,搞个风情街,此外,同样也要造一座延安古城。

  国内其他圣地的红色旅游思路

  井冈山

  1.立足“红色吸引人、绿色留住人、情景感染人”,将城市行政中心整体外迁至29公里外的新城厦坪。

  2.2011年10月28日,井冈山宣传片在美国纽约时报广场播放。

  遵义

  1.请策划机构把脉城市定位“旅游遵义,从此顺利”。

  2.建设红色旅游四大精品区,七大红色旅游经典景区,编制重点红色旅游项目库,投资4亿建五星酒店,并贷款1.7亿元开发旅游附属产品—红军休闲购物街。

  瑞金

  1. 使红色旅游由过去的公务接待型旅游转变为市场消费型旅游,进而带动整个第三产业的发展。

  2.运用现代手段重现苏区时期的生产、生活、工作、战争场面。

  3.结合各类旧址开发射击、户外作战等体验项目,实现红色文化资源与游客之间的良性互动。

  西柏坡

  1.建设集教育、休闲、旅游、度假、健身于一体的“大西柏坡”。

  2. 投资4.2亿建生态观光、水上娱乐、商住一体的7公里冶河生态文化公园。

  3.与华润集团合作建设红色旅游小镇,将全镇16个村建成集新民居、旅游和现代农业于一体的新农村。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