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漳州上演“林语堂故里”之争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5日 09:17 东南早报
寻迹

  往事:“林语堂故里”之争(据东南早报2012年4月23日文章)

  林语堂是哪里人?漳州平和坂仔还是漳州芗城天宝?这种认识上的模糊情有可原,很多漳州人都搞不清楚。就连林语堂自己的说法有时也不那么一致,他有时笼统地说自己是漳州人,有时又直接说是平和坂仔人。

  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林语堂之争”就在漳州平和坂仔和芗城天宝这两个地方“暗中较量”。从修缮故居到成立研究会,从建设纪念馆再到规划建设文化(博)园,“名人之争”似乎有一种“不断升级”的趋势。恐怕连林语堂这位在世都找不到回家之路的大师,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他过世后不到30年,在他的故乡漳州,相隔不到40公里的两个地方,却分别建起了他的纪念馆。

  其实,无论是出生地坂仔还是祖居地天宝,都留有大师不同的遗迹。踏着大师当年的足迹,到坂仔去体验大师当年的生活环境,追寻他那段凄美无果的初恋故事,也可以到天宝品品大师家的荔枝,赏万亩蕉园看《京华烟云》,都会有不同的体验和回忆。(林泽贵)

  早报讯 (记者 林泽贵 文/图)“你要去平和坂仔,还是要去芗城天宝?”听到朋友这么问,来漳州旅游的兰州林语堂迷张先生顿时愣住了:难道漳州有两个“林语堂故居”?

  的确,漳州有两个“林语堂故居”。围绕着“林语堂”,这几年来漳州的这两个地方几乎都在“较劲”中:芗城区天宝镇五里沙村投建了大陆第一家林语堂纪念馆,如今又在动工修缮林语堂故居;平和县坂仔镇宝南村复建林语堂故居并兴建文学馆。

  不仅如此,平和正以林语堂故居为中心,开建占地1500亩的海峡两岸林语堂文化博览园;而芗城天宝也拟在林语堂纪念馆周边蕉林区域,规划建设占地1000亩的林语堂文化园。

  一场“林语堂之争”正在漳州无声上演。

  故居之争

  出生地平和复建故居

  祖籍地芗城修缮故居

  百度一下“林语堂是哪里人”,答案主要有两种,即“漳州市芗城区天宝人”和“漳州市平和县坂仔人”。

  那么林语堂到底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就连很多漳州本地人也未必清楚。

  天宝镇五里沙村是林语堂的祖籍地,他的家族关系和父母墓葬都在这里。他的父亲林至诚在五里沙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后来成为牧师,被派去平和县坂仔镇传教。多年后,林至诚夫妇回到天宝五里沙,安葬在香蕉林中。

  平和坂仔则是林语堂的出生地。1895年10月10日,林语堂在平和坂仔教堂的“牧师楼”上出生,并在那边生活、学习、成长,10岁才离开坂仔到厦门鼓浪屿求学,此后10多年的寒暑假也多次回乡度假。在他后来许多文章中,他就称自己是坂仔人。

  如今,两地都称有“林语堂故居”。位于天宝五里沙村的林语堂故居,确切地说是林语堂先祖及父亲从小居住的故宅,目前正在动工修缮,预计6月底可完工。

  而位于平和坂仔中心小学旁的林语堂故居,则是2006年参照各种资料和老人回忆叙述,按照原有的风格在当年牧师楼原址上进行复建的。因为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原坂仔教堂被铲平,牧师楼也跟着消失。

  漳州市(芗城区)林语堂纪念馆副馆长林小连说,一个是祖籍地,一个是出生地,说两地都是林语堂的故乡都没有错,但两地都统一称为“林语堂故居”,的确会给外人造成误解。她认为,最好由相关部门统一协调,最好能各有一个比较恰当的称呼,以示区别。

  学术之争

  芗城设林语堂研究会

  平和创办“林语堂班”

  在有关林语堂的学术研究方面,两地也有得一拼。

  早在1999年10月,芗城林语堂学术研究会就已成立,目前已先后出版研究会刊20多期,建立网站,发表研究论文20多篇。此外,芗城区还曾在全区各中学举行以“世界语堂·语堂世界”为主题的征文大赛活动。

  作为出生地的平和县直到2005年5月才成立平和林语堂研究会,但“林语堂热”据说一度超过芗城。

  自平和林语堂研究会成立后,平和县便掀起一股林语堂研究热。多家书店开设了林语堂图书专柜,还创办全国首个“林语堂班”,设立林语堂文学艺术奖。目前,平和还在筹备成立平和林语堂文化发展基金,并已筹集到第一笔资金50万元。不仅如此,平和还发起了“共同的林语堂”全国征稿活动,在平和热线网站开通了“平和林语堂研究会”专栏;平和有线电视台还开设了“林语堂与平和”专栏,组织拍摄和发行了《林语堂——从这里走向世界》专题片等。

  场馆之争

  芗城建林语堂纪念馆

  平和建林语堂文学馆

  建设纪念场馆是对名人效应的最好利用。林语堂的祖籍地和出生地都有他的纪念场馆。所不同的是,天宝的叫林语堂纪念馆,而坂仔的则称林语堂文学馆。

  2001年10月8日,大陆第一家林语堂纪念馆在天宝正式开馆,名为“漳州林语堂纪念馆”,占地30亩。2006年5月,芗城区又在纪念馆边扩建了AB两幢圆楼,充当图书室和活动室。

  天宝镇率先建起林语堂纪念馆,平和的一些有识之士呼吁平和政府要高度重视,及早挖掘、整理有关林语堂先生的史实资料,“建一座永久性的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林语堂先生纪念馆’”。有识之士的声音得到积极回应。2007年,平和县在林语堂故居旁边建起了建筑面积达360平方米的林语堂文学馆,作为林语堂故居的管理机构。去年,平和对林语堂故居进行修复,主要是对林语堂文学馆的屋顶、门窗、外墙进行重新加工,让其建筑风格与林语堂故居协调一致,添置复原当年林语堂生活情景的艺术雕像。

  对此,一名漳州网友开玩笑说,林语堂这位在世都找不到回家之路的大师,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他死后不到30年,在他的故乡漳州,相隔不到40公里的出生地和祖居地,却分别都建起他的纪念馆。

  旅游之争

  平和8亿元建文博园

  芗城拟建千亩文化园

  如今,林语堂在两地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每年慕名到访的游客也逐年增多。而两地的较量远未停止。平和坂仔开建林语堂文博园不久,芗城天宝也传出拟规划建设林语堂文化园。

  2010年12月,平和坂仔的海峡两岸(平和)林语堂文化博览园开工。根据此前的方案,文博园用地1500亩,投资概算8亿元,建设年限为5年,将以现有的林语堂故居和林语堂文学馆为中心,建林语堂学术文化园、台湾山地部落文化园等主题文化博览园,还将还原林语堂童年时期所存在的“小船、西溪”等情景。据平和林语堂文学馆馆长黄荣才介绍,项目开工后,漳州市领导非常重视,要求要进一步提升文博园的文化内涵,“有关规划方案还要进一步提升完善”。

  而从去年开始,芗城区就拟在林语堂纪念馆周边蕉林区域,总斥资约1.9亿元打造一个主题为“世界语堂 语堂故里”的林语堂文化园。文化园占地1000亩,拟规划分期建设“一带六区”,即景观栈道桥游览观光带以及语堂纪念区、文化享受区、生命享受区、生活享受区、故里游览区、玉尊朝圣区。目前,观光木栈道方案已经敲定,很快将启动建设,年底竣工,将蜿蜒绕在万亩蕉园中。未来,游人可以在这里,一边看林语堂的巨作《京华烟云》,一边品读林语堂在文中所记载的“万亩蕉园”的印记。

  两个项目有所不同,其中,林语堂文博园是平和近年来引进的最大旅游地产项目,而林语堂文化园则是漳州今年将建设的28个郊野公园项目之一。用业内有关人士的话说,平和林语堂文博园可能商业味浓点,而芗城林语堂文化园则可能公益性多点。

  声音

  两地要打造“共同的林语堂”

  平和林语堂文学馆馆长黄荣才认为,两地之争只是坊间说法,其实两地在林语堂文化上各有各的内涵,“我们只是各自去挖掘这些文化内涵,因此两地的林语堂资源应该是互为补充、互为延伸的关系”。

  他认为,两地人民都热爱林语堂,应该一起打造“共同的林语堂”,让游客有更多的选择,一起进一步扩大林语堂学术思想的影响力。

  与黄荣才馆长一样,漳州市(芗城)林语堂纪念馆副馆长林小连也认为,两地在林语堂文化、资源的发掘和利用一点都不矛盾,天宝五里沙村是大师的祖居地,因此要突出的是大师一生成就的展现;而平和坂仔是林语堂的出生地,那里是他10岁前生活的主要地方,因此平和应更多地再现大师记忆中的生活环境。

  林副馆长说,现在两地再去争论林语堂是哪里人没有太大意义,林语堂是大家“共同的林语堂”,两地应该是互补的关系,在旅游上互相宣传,互相支持,或者由市里统一协调,让两地的“林语堂故居”串成一线,又各自突出特色,一起把漳州的这个文化品牌打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