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的新疆(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9月26日 11:35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曾焱 苏孟迪

  夏的新疆

  摘要:6月中旬,新疆大半地域开始入夏,直至8月下旬见出秋意。蓬蓬勃勃的牛羊、牧场、野花,严酷顿减而可亲近的雪山和冰川,这些都是夏的馈赠。

盛开的天山雪莲盛开的天山雪莲。天山喀尔里克峰的雪莲四五年才开放一次,是难得一见的奇花

  木扎尔特冰川

  说到夏天的新疆,老安第一个推荐的就是伊犁地区昭苏县夏塔古道上的木扎尔特冰川:只有在夏天,从夏塔牧场到木扎尔特冰川一路,才能等来蓝天之下雪山、冰川、牧场交融的美景,远处是银白色的雪山,脚下是蜿蜒的冰川,草场满绿。等到秋天,草黄了,山上全都覆了雪,看到的就只是白茫茫一片了。

  “老安”是山友和驴友对安少华的尊称。2007年,老安成了新疆历史上第一批成功登顶珠峰的人,也是登珠峰的蒙古族第一人。这条“夏塔古道”,也是由他探出并命名的。途中的木扎尔特冰川,海拔接近5000米,是天山西脉汗腾格里冰川区重要的组成部分。若要全程穿越这条古道过于艰险,只适合较为专业的户外徒步团队,但老安告诉本刊,还有一条比较安全的旅行线路可近观夏季冰川,一般人上去都没有问题,骑马一天可至。“从伊宁去往昭苏县夏塔乡的夏塔牧场,每个路段都有班车可以搭乘。到牧场后就没有车了,租马往上走,沿牧场大概骑行10公里后到达一个叫做哈达木孜达坂的地方,站在达坂顶上,就可以看见无比壮观的木扎尔特冰川了。”对所见景致,有人形容恍如在一片乳蓝的冰雾之中长出无数巨大的雪蘑菇,静穆之美,令观者屏息。

  途经昭苏,如果正是6月底到7月底,还可以看到兵团种植的万亩油菜花田和薰衣草田。20世纪60年代,法国薰衣草曾被同时引进到伊犁河谷、河南豫县、云南昆明和陕西西安,但最终只在伊犁种成,如今伊犁已成为中国唯一的薰衣草种植产区,与法国普罗旺斯、日本北海道、俄罗斯高加索地区并列为世界四大薰衣草产地。每到夏日,金黄色的油菜花、紫色的薰衣草,衬着起伏的绿色草原和白色雪山,成为色彩醉人的伊犁夏景。

  喀拉峻大草原

  “我第一次去喀拉峻是2006年左右,正是夏天,真没想到会有那么美。后来我开始带朋友去,到现在已经记不清自己去过多少次了。”

  锡伯族的佟雪良创办了一家户外探险俱乐部。在新疆户外圈里,听过“流浪的歌者”这个名号的,比知道佟雪良的多,大家差不多都忘了他的这个本名。

  喀拉峻,在哈萨克语中意为“山脊上的莽原”,位于伊犁地区特克斯县的南部天山,包括了阔克苏河以东、喀甫萨郎河以南近2900平方公里的域地。这里属典型的山地草甸,起伏和缓,苍莽开阔。从5月20日到6月20日,是喀拉峻草原的花期,因此也成为这里最美的时节。佟雪良描述,花最盛的时候,每个山坡的颜色都不一样。“左边一片紫,右边一片黄。”他说,喀拉峻的牧草虽不特别高,却像地毯一样密实而肥美,见过便难忘记。

  佟雪良和朋友们喜欢喀拉峻,是因为它还保留有原始自然的景观,和人们熟悉的北疆景区喀纳斯、那拉提不太一样。“喀拉峻的美,是未被过度开发的美。我们在2010年去的时候,哈萨克牧民还特别淳朴,会热情邀请客人去家里喝茶、吃饭,还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放牧。”佟雪良说他每次带人去,都会住到一户熟悉的老奶奶的毡房里,每天可以吃到她新鲜烤制的馕。

  从县城去喀拉峻现在有了简易公路,区间车也开通了,成为“新疆天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五大景区之一。佟雪良有点怀念两年前的喀拉峻:“一个真正美的地方,是不能过度开发的,包括风景和人文。像喀拉峻这样的天堂是越来越少了。”

  “七八月份,我还喜欢去白哈巴,那是中国最适合发呆的地方。”佟雪良说。白哈巴村属喀纳斯景区,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线上,被称为“西北第一村”,近旁就是“西北第一哨”。那里和禾木、喀纳斯一样,是典型的图瓦村寨,有清一色的尖顶木楞屋,以整根原木垒砌。清晨,阳光照在阿尔泰山的雪顶上,谷溪流过桦树林,各家打开栅栏放牧牛羊,那份自在安逸难得。

  论景色,白哈巴不见得美过喀纳斯湖周边,但白哈巴的好处是可以待在这里清净消夏。佟雪良说,村里目前还没有正式通电,游客较喀纳斯其他地方少,因此还能保持一些未经污染的风貌。每次他带人去白哈巴,行前大家会抱怨那里没什么景点好看,但住过一两天以后就感叹,这一路还是白哈巴最舒服。

  喀尔里克雪莲花

  这个周末,李敬阳和梁哲喜要约几个朋友一起去哈密的喀尔里克冰川做一次短途徒步游。李敬阳说,喀尔里克位于东南疆的东天山段,和北疆的伊犁景色不一样,更多一些凝重、苍茫的气度。

  李敬阳是新疆户外圈里小有名气的“半路一把刀”,出版过新疆第一本关于深度徒步探险的《秘境》一书。他们这次短途行程的目的,是去拍摄雪莲花。在新疆,雪莲的花期仅在7月到8月,不过,“并不是年年开,通常四五年才开一次,所以是难得一见的奇花,吸引无数徒步者和摄影爱好者去找寻”。

  李敬阳第一次看到雪莲是2004年在博格达。“乍一看,没反应过来,以为是个包包菜,也就是‘莲花白’,因为雪莲外面的叶子和莲花白很像。后来有人喊:‘雪莲!’仔细一看才发现里面包着好大的花。”真正震撼李敬阳的雪莲花景,却还是在喀尔里克冰川。他说,那天早晨6点从帐篷里钻出来,一个人背上相机往冰川爬,有只红色的小鸟一直在前面跳行,好像在给他引路。爬到冰川下面,都是冰层和碎石,雪莲就长在其间。“在那些驴马也不容易到达的地方,才有成片的雪莲盛开,真正是异香扑鼻,都想不出有什么香气和它近似。我现在想起来,好像都闻到那种浓郁的味道。”

  梁哲喜也记得2007年在喀尔里克冰川第一次看到雪莲花的情景。“当眼前突然出现一整片一整片的雪莲花时,那种惊喜啊!当时我已经很疲惫了,眼前先出现了冰川,走近冰川,就看到高地上长满的雪莲,我的感觉是不忍心去惊扰这些花,又舍不得让它们离开自己的视线片刻,所以就只是不停地拍照。”他说,夏季的喀尔里克,除了大片雪莲花,雪山和冰川也是观赏雪莲花最好的背景。喀尔里克冰川在夏季会有消融流动,形成一条季节性的河流,顺河而上,两边都是古老的冰川,在强烈的阳光下显现出各种造型,非常美。

  去喀尔里克冰川的人并不太多,这里路途远,附近上百公里都少有人烟,所以基本上只有徒步爱好者才会选择这条线路。梁哲喜说,往往是经历了一番艰苦行路,才能看到最美的夏花、最纯净的雪山。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