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的投资热潮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11日 10:12 新民周刊

  撰稿|江 迅

  丹东,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海岸线最北端的边陲港口城市。鸭绿江,中国与朝鲜的界河,虽说是界河,但没有明显分界,没有中界线,只要不上对岸,就不算踩界越界。丹东江岸,银杏成阴,江风习习。

  笔者沿着鸭绿江大街行走,在国安街口,水色青绿的鸭绿江横贯眼前。平静的江面上,一条正在修建的栈桥似长虹卧波,由江岸一天天前伸入江。桥墩、桥台、钢梁,两架大吊车在运作。这里就是新建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工地。8月上旬,中国交通运输部总工程师周海涛,视察了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工程进展,检查朝方封闭区的施工现场,了解封闭区的施工和管理情况,前往大桥21号主墩现场考察。

  建设新的中朝鸭绿江公路大桥,被丹东视为连接朝鲜、实现对朝路港区一体化的枢纽工程,是国家战略性重大工程。2009年10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朝,与朝方就新建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磋商,决定启动大桥建设相关工作。2010年2月,中朝双方签署《中国和朝鲜关于共同建设管理和维护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的协议》,确定建立一座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

  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及接线,是中国连接朝鲜的重要通道,是构建东京—首尔—平壤—北京—莫斯科—伦敦欧亚国际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项目全长近13公里,其中中朝鸭绿江界河公路大桥长约3000米。大桥采用斜拉索形式,颇具现代主义设计精髓,大桥采用四车道一级公路标准。由辽宁省丹东市交通局建设的这一项目,总投资约22亿元人民币,全由中方承担,朝鲜一侧施工材料全部由丹东运去,大桥工期3年。

  8月中旬,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行政部部长张成泽率特大阵营的代表团访华。朝鲜官方并未透露张成泽此次访华的人员,据悉,其中有一度被称为“金正日金库管理者”的劳动党中央委员会行政部副部长李洙墉,还有曾担任贸易相的合营投资委员会委员长李光根等40多人。这出访阵营史无前例,除了金日成、金正日访问中国和俄罗斯,其他人带领如此规模的大型代表团外访尚无先例。

  张成泽是朝鲜原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女婿、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姑父,金正日妹妹、劳动党轻工业部部长金敬姬就是他夫人。他担任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行政部长等要职,被认为是扶持金正恩体制顺利过渡的实权人物,也被称为朝鲜的“二号人物”。张成泽是金正日逝世后、金正恩体制启动以来,访问中国的朝鲜最高层人士,他也是朝鲜发展经济的核心人物。

  张成泽访华期间,中朝联合指导委员会第三次会议,讨论了共同开发罗先经济贸易区、黄金坪岛和威化岛经济区事宜。罗先经贸区和两岛经济区开发合作,步入实质性开发阶段。双方已共同编制完成有关规划纲要,推动机制建设、人才培训、详细规划编制、法律法规制定、通关便利化、通信、农业合作以及具体项目建设都取得新进展。朝方还修订了《罗先经贸区法》,制定了《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法》,会议期间,双方宣布成立罗先经济贸易区管理委员会和黄金坪、威化岛经济区管理委员会,签署成立和运营管理委员会的协议、经济技术合作协议等相关协议。

  投资热潮

  罗先市是由罗津和先锋两个地方合并各取前面一个字得名。罗先市地理位置优越,罗津港有3个码头,10个泊位,年吞吐能力为300万吨。早在两年前,吉林为加快长吉图(长春、吉林、图们江)开发开放先导区建设,取得罗津港10年租用权,借此打通对外物流通道。吉林珲春市的两家企业透过与朝鲜罗先市经济合作会社合作,获取了朝鲜罗津港部分码头50年经营使用权,并将投资建设朝鲜境内口岸到港口的公路。

  据悉,罗先经济贸易区已拟定地区开发总规划,港湾与铁路改建工程在全面加快,罗津至元汀公路改修工程已进入尾声,旅游、农业等领域合作正在推进,旨在保障从中国输电的测量工作也全部结束。8月,从珲春市交通运输局获悉,珲春圈河口岸至朝鲜罗津高速公路建设项目,路面垫层完成95%,防护工程完成97%,公路于9月完工通车。

  在丹东临江的高楼,可以眺望属于朝鲜的威化岛。威化岛与丹东隔鸭绿江相望,与丹东市曙光路隔江面对,面积30多平方公里,是鸭绿江中最大的岛屿。从丹东沿鸭绿江大街驱车南下半个多小时,临近鸭绿江入海口,便看到黄金坪岛,植被茂密,土地肥沃。黄金坪岛16平方公里,是朝鲜新义州区域代表性粮仓地带。严格意义上说,黄金坪岛只是半岛,与丹东安民镇陆地相连,中间仅隔着两道铁丝网,用丹东当地人的俗话描述,“站着撒尿也能射到对岸”。2011年6月8日,中朝双方高层在黄金坪岛举行仪式,朝方将黄金坪岛出租给中国50年,可延长50年,供中国用于建立中朝经济贸易区。

  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最新数据显示,中朝贸易额2012年上半年同比增长25%,创历史新高。韩国开发研究院8月20日发布《上半年朝鲜对外贸易动向》,称朝鲜对中国的贸易依赖度,已从2004年的49%增加到2010年的83%,呈现逐年递增态势。不过,与朝鲜合作的事,从来不会一帆风顺。罗先经济贸易区,黄金坪岛、威化岛经济区,一路走去,仍少不了疲惫,少不了坎坷。

  一个长久封闭的市场,自然充满商机。一批又一批中国国企民企向朝鲜挺进,虽不时传出“血本无归”的消息,但中国企业仍抱着希望,前赴后继。

  处处风险

  辽宁省丹东润祥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传年,这是第五次前往朝鲜作投资考察,前4次考察后,他都未有投资举动。从平壤驱车南下160公里,近4个小时后抵达海州翁津南海里。路上穿越首阳山,由于接近三八线,这一带列为禁区,经过三道军人岗哨严格检查,才抵达翁津南海里。

  这是朝鲜西海,碧波荡漾。邀请方是朝鲜银星贸易会社。孙传年带着海产专家,仔细考察了现有的40万平方米简陋的海产养殖场。水中的水母(海蜇)、刚投放两个月的海水石头下的海参苗,他都一一细看。他登山眺望那一大片海域,考察了拦海大坝的闸口;又下山走到大海边,取了两瓶海水,带回中国检验。海产生存,讲究水温、水质、水流。

  朝方希望他投资数百万元人民币养殖海产,每年收获1200吨海蜇、120吨海参。此外,朝鲜政府已在此邻近的海域,批出60万平方米,供渔船捕捞海产,朝方也希望他投资。睿智的孙传年,显得冷静而谨慎,他只答应2013年4月大批量养殖水母(海蜇),海参可以试养,海蜇一年就可以有收获,而海参却需要两年才有收成。现在可做的是,大批量养殖紫菜,从采苗放养到收获,仅需百天。他更向朝方提出合作安全担保,朝方拥有的一艘15000吨船,作抵押担保。如何合作,如何分配利润,双方一再开会商讨。

  朝鲜胜利贸易会社社长俞成哲获悉孙传年来平壤,主动约见他,推介安州港600万吨码头工程项目。安州港位于平安南道文得郡龙林里。胜利会社总社拥有15个分社,10多个矿区,新建这一专用码头,总投资需3000万美元。笔者在《技术课题书》上看到:工程的经济效果和技术经济指标;建设位置;生产技术工程方案;电力解决方案;给水排水解决方案;建设能力和投资规模;主要建材需要量等。翌日,孙传年冒雨去安州港所在地作了考察。

  此际,在朝鲜已有投资、或正商谈投资的中国企业家们,都在传说东北最大民营企业、辽宁西洋集团投资朝鲜遭遇“陷阱”的事。巧合的是,此事正发生在西海岸的海州。据了解,辽宁省西洋集团2007年与朝鲜岭峰联合贸易总会社缔约,合资成立“洋峰合营会社”,港台开发黄海道的翁津铁矿。西洋集团先后投入2.4亿元人民币,兴建铁矿石选矿厂,因来自朝方的变卦,令这一跨境项目突遭变动,合同被撕毁,中国工人被遣返,已逐渐掌握选矿技术的朝鲜工人,则成了选矿厂的新主人。西洋集团称,朝方“用强盗手段,全部霸占了西洋在洋峰合营会社的资产”。

  不过,9月5日,朝鲜官方媒体对此高调反驳,如此举动在以往极为少见。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官员称,“如果说西洋集团没有破坏合约责任,那不是事实,它没有履行契约义务,从法律来看,它应负上更大责任”,西洋集团“在合约生效后的4年里,仅承担了五成出资义务”。双方各执一词,看来一时难解。

  在平壤至新义州的火车上,笔者见卧铺邻座的那位中年人,随身带着一大包煤矿样本回丹东,不免好奇,于是相聊。他姓沈,辽宁一家矿业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入朝经商已近20年,他能以朝语与朝鲜人对话,对朝鲜社会知之颇深。他说,当今投资朝鲜,血本无归的风险是存在的。与朝鲜只能做贸易,要投资,也要补偿贸易回报。与朝鲜合作,一定要有中国政府部门的背景,在丹东,就必须依靠丹东外经委。

  他说,他朋友投资400万元人民币,在朝鲜养殖海参,3年过去,前两天才收获两斤海参。山东日照一家企业,2年前投资6000万元人民币,与朝方合作采煤,先修路,再运开采设备,朝方却不按合约办事,不按计划推进,一会儿说没粮食了,要你运粮食过去;一会儿说没电了,又要你想办法发电;一会儿说这几天政治学习,不能开工。他们还挪用了1000万元投资款。2年过去了,一再折腾,上个月才好不容易运回中国3000吨煤。他感叹道:朝鲜确实商机处处,也是风险处处。

  此际,笔者从朝鲜投资事务所获悉,朝方与北京宝源恒昌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合作,签订了《合作开发朝鲜矿山项目》协议,经中方实地考察,确定了一个金矿和两个铁矿的投资开发合作项目,目前项目已进入设备落实阶段。据悉,这一项目的合约上表明“不限制开采量”,因此合作条件相当诱人。朝鲜投资事务所是2012年初才开始活动的,它是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在海外的唯一窗口,即在北京设立的办事机构,是朝鲜对外招商引资的一个平台。朝鲜合营投资委员会,是2010年7月根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政令成立的。据知,中国对朝鲜最大铜矿惠山青年铜矿投资了8.6亿美元,拥有51%股份,另外还取得朝鲜咸镜北道茂山矿山50年开采权。

  9月22日,中国海外投资联合会与朝鲜投资事务所在北京签署协议,共同发起“投资朝鲜专项基金”。这支以矿业为主要投资方向的基金,规模高达30亿元。朝鲜投资事务所理事长孙浩烈在当天举行的中朝投资合作高层峰会中称,朝鲜优质投资项目包括城市基础建设项目、矿产资源开发项目等,其中甚至有一条新义州——平壤——开城的长达376公里的高速铁路。

  2012年中朝经贸文化旅游博览会,将于10月12日至16日在丹东举行。朝鲜将组成500人代表团参与。投资朝鲜,成功不易,但人们依然抱有愿景。制作历时3年的中国与朝鲜首部合拍片《平壤之约》,8月3日、10日分别上映于中朝影院。这是朝鲜60多年来首部对外合拍影片。双方政治和文化差异,令中方合作者时遭困惑。用中方创作人员的话说,“遇到的问题,绝非拍摄一般题材影片能那么容易解决”,但中方创作人员也切实感受到朝鲜国家虽“小”,却有着“快乐”、“感恩”和“精益求精”的大精神。但愿这样的精神,能在中朝经贸互动中发扬光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