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莫言获诺奖搞成“旅游商品”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15日 10:32 东方网

  作者:毕晓哲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隆德当天中午(北京时间11日晚7时)在瑞典文学院会议厅先后用瑞典语和英语宣布了获奖者姓名。他说,中国作家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莫言生在红高粱之乡,靠红高粱成名,红高粱之乡也靠他出名。莫言和红高粱已经成为了高密的文学地标。而且,在高密还有莫言文学馆和莫言研究会。据高密市文联主席张家骥透露,“当地的旅游单位也在整理莫言旧居,想作为红高粱文化品牌的一个景点挖掘出来。”(10月12日钱江晚报)

  莫言甫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所在家乡地政府旅游部门就要心急火燎地打造红高粱文化品牌,从善于利于名人名气提升地方知名度的角度,甚至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角度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个“千年等一回”的诺贝尔文学奖落到了家乡人身上,不好好利用利用确实对不起这个“奖”。但这一打造红高粱文化品牌的行动,显然急迫的有些急功近利了。

  莫言出名前,对其旧居保护整理如何新闻没有过多披露,但人家“一出名”一获奖,当地旅游部门就要“整理整理”,拿出来当红高粱文化品牌的一个景点,这种前后截然不同的“变脸”,更多的让人看到的是利益寻租而不是文化的发扬和保护。另一方面,整理旧居也罢,还是综合挖掘当地有关的红高粱文化,总是需要恢复一些当地的种植红高粱的传统的,否则,在已经城镇化的地方、在高楼林立的闹市弘扬红高粱文化只能是一个笑话。问题是,当地农民早已弃种红高粱,据莫言接受采访时坦诚,“家乡已看不到红高粱”就是明证。接下来,当地旅游部门种不种红高粱?在市场的优胜劣汰之下,“复古式”种植红高粱大不了就是一个形式主义的劳民伤财的货色。

  莫言在知悉获奖后极为平静和低调,在获奖时他仍然“淡定”的在老家老屋里看电视。在获奖后接受央视采访时声称,他每年都会集中一段时间回老家生活,家乡是个小城市,可以关起来门搞创作……莫言表示,要感谢自己成长的这片土地给了他创作的源泉。对于今后自己的创作方向,莫言称将继续脚踏实地,站在人的角度写作。接下来我还是会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新作品的创作上。我会继续努力。这份对功利的淡薄和从容,才是真正的红高粱文化的内涵和品质。有句俗话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还有一句在农村流传极广的口语:越是丰满的稻穗,腰弯得越低。平淡、质朴、纯真而不浮躁,远离功利和喧嚣,不仅是莫言之所以写出经典文学作品的关键,也是一个地方历久弥新的红高粱文化的真正品质吧。

  回过头来看当地旅游部门“急吼吼”的打造红高粱文化品牌,有多少是与当地的红高粱文化是格格不入的呢?真正的文化内涵和精髓,只会在人们内心,只会在骨子里,而不可能浸泡在铜臭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