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遗专家:鼓浪屿申遗应平衡居住与旅游的关系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23日 15:32 厦门网

  昨日下午,鼓浪屿海上花园酒店,一场针对鼓浪屿文化遗产价值的专题研讨会正在如火如荼进行。

  5位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共享遗产委员会专家,与国内申遗专家,省、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及鼓浪屿申遗顾问,面对面交流意见,为鼓浪屿申遗支招。

  5位世遗专家在共享遗产委员会专家报告会上,探讨了遗产地的保护管理模式。为期三天的ICOMOS共享遗产专家委员会学术会议,昨日在唯美的“鹭江夜游”中画上句号。

  世遗专家:平衡旅游业发展与遗产地保护

  资料查阅、实地考察、走进鼓浪屿普通人家,欣赏鼓浪屿独有的家庭音乐会……紧张的日程安排,却让共享遗产委员会的专家爱上了这座特别的小岛。

  共享遗产委员会主席西格费瑞德·安德斯,一开场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鼓浪屿在申遗过程中,要特别关注人类价值观的交流,这主要体现在共享遗产方面。何为共享?就是既要共同管理使用,也要承担共同的责任。”

  旅游产业的发展,对遗产地的保护产生压力。尚未成为遗产地的鼓浪屿,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会上,多位世遗专家都提及这个问题,并表示要引起重视。共享遗产委员会副主席苏·杰克逊·丝泰珀斯基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中心对遗产地申报点的考察,涉及方方面面,如居民日常生活与保护遗产之间的协调性,甚至连污水、垃圾如何处理,生活必需品如何保障等等都要考察。“鼓浪屿是个有居住功能的岛屿,如何保持这一功能尽量不受旅游业发展的破坏,就需要日后多加考虑与权衡。”

  共享遗产委员会专家委员克劳斯·皮特·安驰特,则开出了更加具体的“药方”——要注意挑选具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参与申遗过程;要准备最新、最翔实的申遗资料;要确定申遗的利益相关者;要为保护工作设立目标,确定所能得到的资金支持以及实现保护的技术手段;要了解世界文化遗产的最新趋势,以及本地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具有的优势和劣势,对旅游业发展等方面进行综合性考虑。

  鼓浪屿申遗顾问:“推介”鼓浪屿文化交流价值

  由于时间短暂,5位世遗专家对鼓浪屿的了解十分有限。看到眼前坐着众多头发花白的申遗顾问,世遗专家临时当起“学生”,向他们“抛”出问题。

  “从19世纪发展至今,鼓浪屿经历过许多历史阶段,她是如何体现文化交流方面的价值的?”面对安德斯的提问,洪卜仁、龚洁、何丙仲、彭一万等老鼓浪屿人老厦门人打开了话匣子,非常热情地做起了“推介”。

  洪卜仁首先“开腔”:19世纪40年代开始,中西文化在鼓浪屿交汇碰撞,西方人来到鼓浪屿,将西方的知识传播给鼓浪屿人,开建学校、教堂等,从而培育了一批走向世界的科学家、文化家等等,更有意思的是,中西文化在鼓浪屿可以和谐相处。

  何丙仲说,1842年基督教传入鼓浪屿后,1847年鼓浪屿人已经可以只身赴美不带翻译。彭一万一口气罗列出鼓浪屿中西文化交流的典范——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曾有590多台钢琴,被誉为“钢琴之岛”;培养出世界级油画家周廷旭等;“语文现代化”先驱、鼓浪屿人卢戆章创造了中国语言文学界的七个“第一”;国际友人郁约翰,对厦门现代西医的建立与发展起到奠基作用,鼓浪屿还培养了林巧稚这样伟大的医学家。此外,1874年,中国第一个戒缠足会也在鼓浪屿成立。

  鼓浪屿管委会:

  精准提炼鼓浪屿的唯一性和特殊性

  听完专家的意见,鼓浪屿管委会主任曹放当场表态:“作为管理者,将在今后的申遗工作中,更加注重价值研究、规划引领、人才支持、科学管理、平衡旅游业发展和遗产地保护的关系,以及平衡遗产地保护和居民生活的关系。”

  曹放说,要将鼓浪屿文化遗产的价值表述得更准确、精到、简明,就要把鼓浪屿放在中国的共享遗产范围内,放在亚洲的共享遗产范围内,进一步加强比较研究,对鼓浪屿作为近现代中西文化交流的现代国际社区典范性进一步加强论证,更精准地提炼出鼓浪屿的惟一性和特殊性。鼓浪屿申遗工作,需要多向世界各地的专家请教,多向同类型的遗产地管理者请教,多向鼓浪屿和厦门专业人士请教。同时,还需要培养引进、发挥使用好各类人才作用,特别是管理和研究人才的作用。做到在管理中注重依法行政,注重精细化。

  曹放还表示,在平衡旅游发展和遗产地保护的关系方面,既要让中外游客能够领略到鼓浪屿文化遗产的独特价值,又要防止旅游业过度发展和商业化对遗产地的破坏。此外,遗产保护的目的,在于使人类创造的文明能够传承下去又让当下的人们生活得更美好,因此,鼓浪屿管委会要努力找到鼓浪屿居民在遗产地中生活得更加美好的道路,使两者相得益彰,把鼓浪屿保护、建设得更加美好。

  人物专访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委员会主席西格费瑞德·安德斯:

  大量游客破坏氛围

  是全球的普遍问题

  文/图 本报记者 陈冬

  鼓浪屿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给第一次来到这座小岛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委员会主席西格费瑞德·安德斯留下了深刻印象。

  昨日,安德斯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前,鼓浪屿申遗的重点工作,是要和别的世界文化遗产地,尤其是亚洲地区的遗产地做对比研究,学习先进经验,从而制定长远的保护规划并严格执行。

  恢复当时中西融合气氛

  记者:鼓浪屿给您留下了哪些深刻印象?

  安德斯:共享遗产委员会关注的并不是某个遗产地的个体,而是关注人类价值观的共享,通过不同遗产地的比较体现出来。遗憾的是,鼓浪屿现在已经无法实现19世纪的社会环境和氛围。我有个设想,能不能让一些外国人进驻鼓浪屿,试着恢复当时中西融合的气氛,当然,这个要实现并不是件易事。

  制定保护修复指导手册

  记者:您对鼓浪屿申遗的保护管理工作有什么好的意见或建议?

  安德斯:鼓浪屿中西合璧的建筑,是共享遗产的典型代表。目前,鼓浪屿在价值建构方面做了较好的诠释,但如何把这种价值理解传递给游客,是管理者下一步要着重解决的难题。鼓浪屿还有大量申遗研究工作要做,如建筑修复方面,可组织中西两方建筑师联合工作,做一些具有针对性的保护设计和文献研究;在利用方面,可做些再生研究,建议制定保护、修复的指导手册,形成统一的标准,使其在实施中运用。未来,鼓浪屿还要形成自己的管理计划。

  吸纳当地居民参与规划

  记者:考察中,您也走进了鼓浪屿老居民家中,您认为文化习惯的保持是不是申遗要素之一?

  安德斯:这是必然的。除了有形遗产外,人文等无形遗产也要保护。

  记者: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鼓浪屿人满为患,给岛上居民的生活造成困扰。面对这种情况,您觉得应该如何保持旅游业与遗产保护的平衡关系?

  安德斯:因为大量游客导致遗产地生活氛围受到破坏的情况,确实存在,且是一个全球普遍问题。旅游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占有很大比重,因此,控制旅游是个难题。我个人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做比较研究,把保护作为目标融入决策系统中,因地制宜,吸纳当地居民共同参与制定管理规划,尽量达到一种平衡关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