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世锦赛开打:成麻笑了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29日 11:53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犀利眼神——“看我怒目圆睁,你敢和我,我就吃了你。”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迷魂大法——“不好意思,瞌睡来了……你是不是打的幺鸡哦?清一色!和了!哈哈哈哈!”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拖延战术——哪个是七万?哪个是九万呢?搞忘了……“不好意思各位,我看下有几个叫。”(设计台词)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昨日第三届麻将世锦赛首日比赛竞争激烈,比赛选手为番数问题起争执。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瑞典职业牌手丹·格雷姆在比赛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国标麻将”打法要比成都麻将复杂许多。

  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昨天在重庆黔江开赛,首日总共4局比赛战罢。不过提到比赛的规则就有点“打脑壳”了,144张牌有花有风,可吃牌、不血战,令许多通过网络围观的“成麻”爱好者们黯然神伤……当然在这样的规则下,也诞生了许多一下午只和两把的郁闷之人。

  华西都市报记者贾知若周葱重庆黔江现场报道

  第三届麻将世锦赛首日激战引网友热情围观

  入局斗牌 必先炼品

  谁是“ 世界 雀王”?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昨日在重庆黔江开赛,比赛吸引了188名选手参赛,其中有80多名外国选手,比赛为期四天,最终将决出新科世界冠军

  成都人看麻将

  世界麻将锦标赛采用“国标麻将”规则,即144张牌,有东南西北风中发白,以及春夏秋冬梅兰竹菊8张听用。

  “国标麻将”打法要比成都人熟悉的“成麻”复杂很多,不用“打缺”、不血战、可吃牌,牌型的大小也花样繁多,而“成麻”中傲视群雄的清一色、暗七对、大对子之类的牌型,在“国标”里只属于中下难度的“低番牌”,让许多网络围观的“成麻”爱好者大呼复杂。

  没有奖金奖台机麻

  世麻赛首日,外国选手表现不俗

  每一局共打四圈,大约耗时两小时左右。本次比赛共188名选手参加,其中海外选手84位,有趣的是,根据规则,吃、碰、杠牌和摸到听用时都要用中文叫出声音,这对某些外国选手来说,似乎还有点不太适应。上午两局战罢,暂时雄踞团体榜首的是一支日本俱乐部队,而暂居个人成绩榜首的,依然是上届“雀王”、来自山西的57岁女将焦灵花。由高校联队组成的“雀康一队”成绩也不错,前两局之后,他们的个人排名大都在20位左右。其中,一支名叫四川省竞技俱乐部的队伍也参加了比赛,不过首日过后战绩一般。

  说起部分海外选手“只要支付机票和旅游费用即可来参赛”的话题,世麻组织秘书长江选旗接受采访时表示反对,他说:“我不否认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是我们对各成员国(包括地区)的要求是要打选拔赛的,当然,国外也有的地方由于爱好者实在不多,确实不用打选拔赛就来了。但是如果要以这个事例来质疑参赛选手水平的话,不行,要不我随便找一位选手或裁判出来跟你们较量较量?打完你们就知道他们的水平了。”

  本届赛会为期3天,将打满10局。比赛虽不设奖金,却也为参赛者们准备了特别的奖品,除按规定完赛后每人可获得一枚编号金牌外,各参赛国家或地区还将各获得一台雀康专门为世锦赛定制的麻将机。

  “国标”主防“成麻”主攻

  打144张,“成麻”爱好者看得神伤

  谈起麻将世锦赛的规则,可能很多“成麻”爱好者并不熟悉。国标麻将一共144张,除筒条万(108张)外,还有东南西北风、中发白(28张),以及春夏秋冬梅兰竹菊8张听用。

  国标麻将的得分计算,番数是基础。胜方得分,负方得负分,自摸分数会较高。与成都“血战到底”相比,主要有三大不同:一、不“血战”,有人和牌,本轮终止,开始计分;二、可以吃牌,当然只能吃上家打出的牌,客观来说,这增加了防守的难度;三、没有任何和牌限制,即使下家打出你刚刚打过的牌,一样可以和——甚至不用不好意思地解释:“哎呀,我改变主意了嘛。”

  番数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和一把大的,比别人和N多把小的值价。最大番数为88番,分别是大四喜、大三元、绿一色、十八学士等……而“成麻血战到底”中激动人心的“清一色”和“七对”,在国标麻将中仅价值24番,几乎是“中等偏下的难度”。“碰碰和”只有6番,见此情状,成麻爱好者或许只能悲叹。

  在现场,本报记者感到比赛场面要比“暴风骤雨”般的成麻温和许多,国标麻将精髓在于——防守。所以,在这样的规则下,首日比赛也诞生了不少一下午只和一两把的郁闷之人。

  有图有真相

  老外搓麻 必杀技!

  中文喊“吃、碰、杠、和”,昨日麻将世锦赛赛场,外国选手成为昨天赛场的焦点,当然他们也展现出了不俗的实力。

  外国人看麻将瑞典职业牌手痴迷中国麻将

  丹·格雷姆“这个游戏,永远不累!”

  65岁的瑞典人丹·格雷姆爱上了中国麻将,据他自己解释,终极原因是“这个游戏永远不累”,而且信誓旦旦要“玩一辈子”。但是作为一名职业扑克牌手,他的这次“中国之行”不但不轻松,还堪称颠沛流离……

  打飞的参赛瑞典牌手干劲大

  从瑞典飞到北京,再从北京转机重庆——即使这条路线,一路经过也不算轻松了,但是格雷姆的不幸在于,在转机飞重庆的过程中,航班延误了,当他延迟了两个小时,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重庆机场出口,外面举牌等待的工作人员已经消失,赶回黔江去了。格雷姆不懂任何一句中文,更不知道黔江路在何方,那一刻,他茫然失措,幸好,机场还有个英文问询处,他硬是凭着一张黔江世界麻将锦标赛的参赛证,连比带划地说清了目的地,OK,当时没有再飞黔江的航班了,去找出租车吧。

  这个过程也充满苦涩,第一辆车的师傅表示,太远了(334公里),不去;第二辆,师傅说天色已晚,我……我还是自己打麻将去吧;第三辆犹豫了一下,终于报出了1600元的价格,格雷姆连价都不还,就立即搬行李上车了,事后他表示,这是他这辈子花得最“迫切”的1600元。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出租车成功找到了举办麻将世锦赛的黔江隆鑫玫瑰酒店,格雷姆长吁一口气,而组委会的成员们,心中除了歉意还有感动。

  自称“武功”高爱上麻将很多年

  “我不觉得累,反而感到新鲜刺激。”昨天在比赛间隙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格雷姆如是说,旋即打开他的手机视频,让笔者欣赏了一下他自己今年庆祝65岁生日的盛大活动——在世界第二高的蹦极处,头下脚上地一蹦而下,手机的声音不大,但我依然能听到那一声不可避免的尖叫。

  作为一位武功不俗的职业牌手(据格雷姆称,他的巅峰之作是在某次欧洲职业德州扑克大赛中荣获过第三),对没有一分钱奖金的麻将世锦赛为何如此重视?他当初是怎样迷上麻将的呢?据其自己介绍,是1974年,当时格雷姆还在大学里念土木工程专业时,一位日本同学教他的,自打学会,爱如潮水,至今不收。

  格雷姆的个人名片很酷,是一张扑克牌梅花A的样式,戴着墨镜……曾经是一名工程师,退休后成为职业牌手的他对麻将究竟怀有怎样的一种感情呢?昨天,格雷姆郑重地表示:“我个人认为,麻将是高智商人群的游戏,而且永远不累。本来除了扑克,我还会下国际象棋,甚至中国象棋,但是我所接触的所有游戏中,麻将无疑是最特别的一种,首先,麻将讲究手感,摸起超爽。而且麻将牌所有的图案中都似乎透露着东方神秘信息,令人爱不释手。虽然在别人眼中,我可能打得并不好,但我坚持认为,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我就可以在任何比赛中获得好成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