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麻组织秘书长回应麻将申遗:为麻将正名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0月30日 10:30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重庆10月29日电(记者 刘贤)除了参加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的高校学生,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江选旗是近期另一个舆论浪尖上的人。从斥麻将为赌具,到用各种方式说麻将的好,江选旗的麻将推广之路不但遭遇意料之中的外界压力只能“潜行”,也经过了自己内心的质疑犹豫过程。

  正在重庆黔江举行的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因为高校学生的参与吸引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作为主办方负责人的江选旗在27日现身之初就被媒体围堵。面对记者的采访邀请,江选旗抛出一句“你们记者知不知道麻将的旨意和精神,回答得出这个问题我才接受采访”,然后大步离开。

  在记者蹲守围堵并回答出江选旗的问题后,他终于坐下来接受采访,还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摞“道具”。江选旗拿着世界麻将锦标赛指定使用的麻将大谈“中”、“发”、“白”的含义;指着日本产地的麻将牌外包装上“适于6岁以上儿童”的日文字样,为不设年龄限制的麻将锦标赛辩护。

  实际上,江选旗对如潮的批评之声早有预料,称“我一开始也认为麻将是赌具”,后来才慢慢知道麻将博大精深的文化。这种认知变化的缘由得倒回10多年前说起。

  江选旗称自己是体育业内人士,专门搞竞赛。著名济经学家于光远的《漫谈竞赛论》让江选旗大为折服。2001年底,江选旗捧着书请求于光远签名。他回忆,当时于光远先生问自己“你为什么不把麻将作为智力运动抓一下呢”,自己脱口就说“麻将是赌博的”,于先生拍案斥责“赌是人的问题,不是麻将的问题”。

  即便是自己崇拜的人这样说,江选旗内心也不以为然,不料后来自己竟走上推广麻将的道路。江选旗说:“领导和一些前辈希望我来推广麻将。我一开始是想推也推不掉。”

  为什么江选旗如此“众望所归”?据世界麻将组织和申请麻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介绍,江选旗1989年受命国家体委在中国推广铁人三项比赛,获得巨大成功。江选旗自称,1980年他从八一游泳队调到体育大学后就开始尝试向社会推广体育项目,现代五项的推广也有其参与。

  拥有丰富的体育项目推广经验的江选旗,在2002年开始着手麻将推广工作的时候就决定“默默地做”。“以前推广其他项目一般是先宣传,但推广麻将怕反对声太大,所以要"先下雨后打雷",默默地去做”,江选旗如是说。

  从2003年在海南举行第一届中华麻将公开赛,到2005年在北京成立世界麻将组织,再到举行麻将界最高规格的比赛世界麻将锦标赛,江选旗说自己一直“顶了很大压力”,不过心态上已经从当初的“想推推不掉”,变成现在的“自己愿意去做”。

  江选旗一遍一遍地向媒体强调、解释麻将的旨意和精神“入局斗牌,必先炼品,品宜镇静,不宜躁率,得牌勿骄,失牌勿吝,顺时勿喜,逆时勿愁,不形于色,不动乎声,浑涵宽大,品格为贵,尔雅温文,斯为上乘。”他声称举行麻将比赛是为了推广中国麻将文化,促进这项智力运动的发展。

  然而在麻将是“国粹”还是赌具的争论尚未有结果之时,江选旗声称的麻将界最高规格比赛世界麻将锦标赛又被质疑“有水分”,选拔过程并不规范。有媒体称,参加第三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的外国选手中,有人仅仅是因为“付得起机票和旅游费用”就获得了参赛资格,有的国内选手仅仅报名也入围比赛圈。不仅如此,有舆论认为为麻将申遗也炒作意味十足。

  看起来,继续麻将推广之路,江选旗必须面对重重疑声。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为麻将申遗并不是造势,而是“为麻将正名、正声、正气”。不过,他本人也承认麻将申遗成功遥遥无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太多了,轮到麻将很难”。尽管如此,江选旗表示自己并未放弃,现在仍筹谋着联合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为麻将申遗。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