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最大妓院:营销的是旅游文化?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13日 10:11 华声在线

  作者:周靖国

  据俄罗斯《都市日报》11月6日消息,奥地利商人彼得 拉斯卡里斯将投资两千万美金,在奥地利建大型四星级妓院,它建成后将成为欧洲最大妓院。妓院将配备147个房间,150名性工作者,预计客流量将达到每日上千名访客。(11月8日中国网等)

  欧洲妓女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性工作者”。女性迫于生活中无奈的困境,从当初偷偷摸摸的妓女,到今日欧洲社会的普遍认可,并书面一词,“尊重”的称其为“性工作者”。这种“文明”的外衣下,有多少欧洲女人的辛酸泪?又藏匿着几多“欧洲文明”的病垢?从时代的背景看,“性工作者”这个称呼似乎有着与时俱进的社会意义,欧洲“尊重”了女性的选择。但从人性的本质看,这几乎就是人类文明的彻底崩塌。欧洲高档妓院的攀比奢华,从另一个角度鲜明的反映出:所谓欧洲文明社会中,女性的窘境和女权的无奈。

  人类文明到底起于何时?有关学术界至今没有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人类是从遥远的蛮荒时代进步而来。并在这一进步的过程中,首先本能的知道了:应该用一片树叶把自己的羞处遮挡。然后,伴随着时代的进步,衣冠整齐。人类的羞处也在这一漫长的史诗般长河里,本能的“隐藏”,并成为人类进步的重要标志。“羞处”,是人类文明的底线;是人类知“羞”知“耻”的底线。但这一切在欧洲现代文明的巨轮下,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从早期的性自由、性开放,到时下的高档妓院林立,人类文明的遮羞布被近乎完整的撕下。欧洲文明的观念里,已经没有“羞耻”二字。

  曾几何时的欧洲文明风靡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甚至一座城市、一个乡村,都对这个世界产生着深远的影响。雾都伦敦的神奇、巴黎圣母院的冷暖、多瑙河畔的烂漫,似乎一夜之间都过去了,被尘封在城市的深处。门庭若市的妓院和车水马龙的嫖客,让欧洲极尽奢华和淫欲。然而,面对此等的喧嚣,无论是政治家,还是文学家;无论是嫖客,还是妓女,他们都不会承认这是“欧洲文明”,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把文明和嫖妓联系在一起。

  欧洲是“空洞”的,唯有“性”真实的触手可及。这个交易很简单,不需要爱。欧元、脱衣、上床,欧洲扭动着文明的屁股,有时呻吟、有时尖叫。腰缠万贯的嫖客和妓女肉体的撞击声,让“欧洲文明”摇摇欲坠。高档妓院、性工作者,是欧洲文明的符号吗?还是欧洲文明坠落的印记?往昔迷人的蓝色多瑙河小夜曲,如今听起来已不再有往日的风情。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