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著名市井艺术墙遭破坏 公共艺术品该谁管?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1月21日 14:46 钱江晚报
水壶缺了把手原本嵌在墙里的自行车座位被拉了出来,皮质座垫也被扒掉了。水壶缺了把手
原本嵌在墙里的自行车座位被拉了出来,皮质座垫也被扒掉了。原本嵌在墙里的自行车座位被拉了出来,皮质座垫也被扒掉了。

    从鼓楼走入御街,58岁的老杭州陈师傅在游客熙攘的“杭城九墙”面前停下了脚步——这里曾经的地址是“中山中路36号”,是一个容纳了六户人家的小墙门,他在这里出生、成长。二三十年前,他和其他老邻居们陆续搬离了这里。以前的建筑现在虽然已经消失,但关于旧日生活的记忆还在大伙心里,凝聚在“杭城九墙”的横断面里。

  每次路过这里,陈师傅都喜欢在这九面墙前面慢慢踱步:无名闸口、河坊阁楼、杂院轶事、曾经故园、高宗壁书、陌巷无觅、几代土墙、石库门……

  可前几天,陈师傅再次来到这处凝结着少年情怀的艺术墙前,发现了不对劲,艺术墙怎么被人破坏了?

  九面艺术墙,到处是残缺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南宋御街,找到了这九面艺术墙。

  天气晴好,游人来往,“杭城九墙”在周遭景点中聚集了最高的人气,游客、市民争相在这里拍照留念。最惹人注目是几对新人,穿上中式服装在此拍摄婚纱照。最受欢迎的是“杂院轶事”里那辆老式自行车,拉着自行车把手拍张照,找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感觉。

  “杭城九墙”是九面精心打造的艺术土墙,两年前,随着南宋御街一起亮相。那里的每一件展示的物什都是从拆迁之前附近的老杭州人家里觅得,每一件都静默无声地讲述着普通老杭州的故事,它们仿若当年生活的横断面标本,切面准确,纹理清晰,家常气息铺面而来。置身此处,不管是游人还是市民,都可以身临其境地想象出那一幅鲜活的生活场景。

  正像陈师傅所说的那样,九面艺术墙上,少了不少东西:“无名闸口”这幅作品里,本来墙上挂着一条粗粗的铁链,还缠绕了好几圈,不见了,挂在墙上的一只铁舵也同样不见了踪影;“曾经故园”,一只煤炉上的老式铝壶的把手,没了;“杂院轶事”的损失更加明显,原本镶嵌在水泥墙面里的自行车,车座被人从墙体里扳了出来,最惨的是皮质座椅被弄掉了,露出了金属框架;还有“河坊阁楼”的木制楼梯,底部也缺失了一块……

  “这些都是当年搜集来的老物件,弄坏了再修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补个新的就行的。”正因为曾是这里的老住户,并亲历过当年美院创作者寻找素材的经过,陈师傅对这九面墙有着不寻常的感情。

  遭遇破坏的艺术墙,不好修

  “杭城九墙”不仅唤起了老杭州的记忆,也给外地游客留下了深刻印象。

  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院长杨奇瑞教授是“杭城九墙”的主要创作者,知道自己的作品遭到破坏,杨教授感到很痛心,“之前‘无名闸口’的铜草帽也曾经丢失过一次,我们好不容易做了一个补上去……这次丢了好几样东西,修复起来会很困难。”

  “杭城九墙”从构思到实现,杨院长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至今,说起这件艺术创作,杨院长还是非常感慨。“时代发展,有些值得珍惜的东西,还来不及端详就被拆除了。这些作品里的每一个元素,都是从正在拆除的老物件、老建筑中寻找来的,老自行车、老旧电表,这些都是我们曾经的时光,我们抓住、搜集这些被生活抛弃的元素,也是抢救了属于百姓的生活本身。我们希望通过艺术的视角和观点来展示或是唤醒人们对过去的回味。”

  据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办公室主任岳主任介绍,“杭城九墙”是南宋御街上的公共艺术精品长廊中的15件作品中的一件;这些公共艺术品如果被破坏,应该由管理方出钱,并通知美院公共艺术系,前来维修。

  城市公共艺术品,到底该谁管

  “杭城九墙”和其他类似的城市公共艺术品的日常管理和维护,究竟应该由谁来负责?

  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让记者颇为头痛,记者先后联系了多家单位,依然一头雾水。

  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公共艺术品已经移交给了清河坊历史街区管委会。

  清河坊历史街区管委会副总指挥徐一东明确表示:“艺术品建成后建委开会,将这些公共艺术品移交给了上城区城管办。我们平时能做的只有让保安加强巡逻。”

  上城区城管办工作人员则表示:“我们只是代为管理,只负责日常清洁工作,不可能安排专门的人手来负责管理和维护。”

  上城区城管办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以找找城建部门。

  但记者先后联系了杭州市城市建设前期办公室和杭州市城市建设发展中心,他们都表示,自己只负责前期的规划和建设工作。

  本报记者 黄敏/文

  本报见习记者 朱卫国/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