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洞穴:改写木斯塘史前史(图)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12月06日 10:25 时代周报

  文化深藏喜马拉雅隐秘之地,2000年前骸骨沉寂的古代王国

    尼泊尔洞穴,改写木斯塘史前史

  本文图片 CFP本报记者 马欢 特约记者 刘舒羽

岩洞下面布满佛塔。 岩洞下面布满佛塔。

  如果不是几代探险家们的努力,也许没有人对木斯塘—这个尼泊尔最偏远的角落感兴趣,这里南面被世界上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环绕着,北面则面对着西藏。

  在古代,木斯塘曾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和西藏在语言和文化上都一脉相承。自15世纪以来,这里大概是世界上藏族文化保存得最传统的地方。

  然而正是木斯塘,这个位于尼泊尔中北部的古代王国,孕育出当今世界上考古学界最为诡秘的未解之谜之一。在那尘土飞扬、狂风肆虐、深藏于喜马拉雅山脉的隐秘之地,卡利甘达基河如利剑般劈开这片土地,其壮观程度就连美国亚利桑那大峡谷都相形见绌。就在陡峭的岩壁上,遍布着数百个人工开凿的洞穴。

  这些洞穴,让考古学家们既惊奇,又着迷,是怎样的民族造出了这样不可思议的洞穴呢?

(图:历经千年沧桑的木斯塘岩洞。)(图:历经千年沧桑的木斯塘岩洞。)

  上万洞穴证据湮没

  木斯塘悬崖之高无可计量,一眼望不到头的岩壁好似一片被毒辣烈日熔化了的石蜡,饱受侵蚀的山脊形貌瑰丽,如同形销骨立的手指紧紧抓着巨型篮球般的岩石,一条条高耸的山峰脊梁四下铺开,仿佛一台巨大无垠的管风琴。整个地貌上的岩石随着一天的流逝色彩万变,从令人心跳的鲜红,到朴实无华的褐色,再到大地一般的棕灰交织。

  有些岩洞形单影只,就像连绵起伏而风蚀严重的峭壁上张开的巨口。其他一些则聚拢成群,仿佛一个开口高歌的合唱团,有时又排成一队叠起七八层楼高,好似一栋公寓楼的窗口。有一些岩洞是在峭壁水平面上开凿,另一些是从悬崖顶部向下挖洞。这些木斯塘岩洞总数保守估计有1万之巨,大多数已历经千年沧桑。

  没人知晓谁是挖掘者,以及开凿的原因,甚至还有人好奇,在当时地理条件下,人类究竟如何才能攀上峭壁。他们是靠绳索?脚手架?还是石阶?几乎所有的证据都已荡然无存。

  700年前的木斯塘是个繁荣昌盛的地方:既是佛教文化艺术重镇,又是连接西藏的盐矿和印度次大陆地区城市的最便捷的通道。当时的食盐可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日用品之一,而在木斯塘的鼎盛时期,载着成包食盐的大篷车就在这里的小径上崎岖前行。

  其后的17世纪中,木斯塘开始被邻国统辖,经济逐渐衰退。印度大量出产更加便宜的食盐,木斯塘寺庙中宏伟的雕像和精美的坛城壁画逐渐倾颓剥落,很快,这个文化十分伟大的国度便被历史遗忘,埋没于深深的群山之中。

(图:木斯塘当地居民用驮马运送物品。)(图:木斯塘当地居民用驮马运送物品。)

  追寻理想中的考古标本

  到了20世纪中叶,这里开始引起了西方探险家们的注意。德国科隆大学和尼泊尔的考古学家们开始探索一些容易进入的岩洞,在那里他们发掘出几十具至少已有2000年历史的骸骨,整齐排列在木床之上,用玻璃珠、黄铜和珠宝加以装饰,这些装饰品均非当地出产,表明了木斯塘当时作为贸易重镇的地位。

  1981年,探险家皮特•阿森斯在一次徒步旅行中经过这些岩洞,便被这里深深吸引了。很多岩洞看起来无法涉足—除非变身飞鸟才能接近入口。但作为一名曾七次攀顶珠穆朗玛峰的卓越登山家,阿森斯面对这险阻跃跃欲试。

  当然,由于此地是尼泊尔的禁区之地,直到2007年阿森斯才取得相关进入许可。“木斯塘已然变为我冒险生涯中的最大挑战。”他这样回忆道。此后,他和他的团队不断造访这些洞穴。到了2011年春季,他们已经来了这里整整八次了。

  在这些勘察中,阿森斯及其团队取得过令人瞩目的成绩。在其中一个岩洞中他们发掘出一幅8米长的壁画,上面绘有42位佛教圣贤的肖像。另外还发现8000余份手抄古卷,大多已有600年历史,里面记载着从哲学思辨到对争端调解的论述,各种内容应有尽有。

  阿森斯探索过的岩洞大多空无一物,尽管人类居住的痕迹证据确凿:壁炉、储粮仓和床具随处可见。

  和其他考古学家一样,阿森斯最想找到的是那些藏有史前遗迹的岩洞,以便揭开最为深邃的历史谜题:最早居住在这些岩洞中的是什么人?他们来自何处?其信仰又是什么?

  他理想中的考古标本是这样一个岩洞:不是日常居所而是墓葬之地,洞中散落着佛教时代前文明的陶器碎片,开凿于盗墓者无法涉足的悬崖顶端,而且当地木斯塘居民不介意外来者打扰其先民的遗迹。

(图:手持转经筒的妇女。)(图:手持转经筒的妇女。)

  27具骸骨有刀刻痕迹

  直到2010年,这支探险队才在南部一个名为Samdzong的小村庄附近,发现了目前最具价值的遗址—一系列的群体墓葬岩洞。

  其中一个后来被标记为5号墓穴的木斯塘岩洞只有壁柜大小,但阿森斯在这里发掘出一些木制品:用上好黑硬木制成的板条和木钉,形状各异。团队一起将板条拼凑起来,最后拼出一个大约一米高的木箱子—这是一口棺材。棺材被巧妙地分散开来,每一片板材都完美地合乎岩洞入口大小,运进墓穴后就可以很快进行组装。

  棺材外观漆着橙白相间的图样,笔法粗糙但简明易懂,是一个骑马的场景。“也许是墓穴主人生前最喜欢的马。”考古学家们这样推测。随后的岩洞发掘中,一块马的头骨印证了死者是骑马爱好者的身份。

  考古学家们推断5号墓穴的主人很可能是一位当地领袖。最后的发掘表明这个墓穴中有两具遗体,一位成年人和一名大约十岁的儿童。从儿童年龄上考古学家可以推测出一些东西。“因为缺乏证据,我不能妄下结论认为这名儿童是被献祭的奴隶,”一名专家说,“但儿童的存在的确表明了这是一场复杂的下葬仪式。”

  随后,他们在附近的两个岩洞中发掘出27具骸骨,包括男性、女性以及一名儿童。他们身下有简易的床具,或者躺在简单的棺材中,但材质却是普通的木材,工艺也很简单,上面没有图画。

  骨学家英格仔细研究遗体后,得出一个令人吃惊的结论:成年人遗体中76%的骨骼上都带有明显刀刻的痕迹,并且她认为这些刀痕是死后刻上的。“它们不是来自砍杀和摔打,”她说,“所有遗体相对完整,没有故意破坏和焚烧的迹象。因此证据表明,当时住民没有食人习俗。”

  这些遗骨可追溯到3-8世纪,远在佛教传入木斯塘之前,但戮尸的举措也可能是佛教徒对天葬仪式的练习。直至今天,天葬依然用于木斯塘居民的死亡仪式,死者遗体被切为带骨小块,很快被秃鹫尽数分食。

  按照推测,对遗体的处理是将肉从骨架上剥离,就像对待万圣节骷髅那样,剩下的完整骨架被运到岩洞中,折叠起来以便放入棺材。“一切停当后,运尸人再慢慢爬出来。”

  在穴葬仪式开始前,古代殡葬人员会确保遗体被妥当装点,得到帝王般的崇敬。陪伴着他们的,还有一些令人赞叹的精美的殉葬品。

  阿森斯将缝着成串玻璃珠、已经烂成碎片的织物小心翼翼地放进塑料样品袋中,辛格喇嘛则费尽心机将其整理分类。遗物中大约有上千颗玻璃珠,有些就像罂粟籽那样小,被染成至少六种颜色。接下来在实验室进行的研究表明,这些玻璃珠产地各异,有些来自现在的巴基斯坦,有些来自印度,还有伊朗。

(图:木斯塘曾是佛教文化艺术重镇。图为居民在过Tiji节。)(图:木斯塘曾是佛教文化艺术重镇。图为居民在过Tiji节。)

  他们还发现了三把带有精美刀柄和重刃的铁匕首,一个带有精致圆形把柄的竹制茶杯,一个铜手镯,一面小青铜手镜,一口铜锅、配套长柄勺和三脚锅架。还有少许织物,一对牛角,一口巨大的铜坩埚,足以煮一头水牛。“我打赌这是用来酿造青稞酒的。”考古学家奥登德菲尔指的是当地那种熟麦酿造的饮品。

  最后阿森斯发掘出的是一个墓葬面具。它以黄金和白银混合浇铸而成,以高凸浮雕法刻出面部特征,眼眶描绘为红色,嘴巴有些偏下,鼻梁则是一条线。面具上还带有一些针孔,表明这是胡须。这个面具很可能同衣物缝在一起,用于盖在遗体脸上,之前发现的玻璃珠就是面具上掉下来的。

  他啧啧称奇道,“这种手工艺,这样对财富地位的炫耀,这鲜艳的色彩,还有无比的精致绝伦—这面具就是我们在木斯塘最棒的发现,没有之一。”

  墓穴中几乎所有的陪葬品都来自外地,就连棺材板都是来自热带的木材。一个人究竟该如何在现今这个资源匮乏、连烧火木柴都很难找到的地方聚集如此炫目的财富?答案很可能就是食盐。当时能够控制一条食盐贸易渠道,就好比今天拥有一条输油管道。

  木斯塘岩洞的用途按照时期可以分为三种,一是3000年前的墓葬冢,到了1000多年前,这里的岩洞主要用途变为居所。而近几个世纪内,连接亚洲高原地带和平原地区的纽带卡利甘达基峡谷内战争频发,居民们因为战乱而四处躲避,他们拖家带口,不顾舒适度和便利性,逃进这些岩洞以避战火。

  然后,大约在公元前15世纪,大部分岩洞的平民们移居到传统村庄中,同时这些岩洞仍被使用—作为冥想室、瞭望哨,或者储藏间。一些岩洞依然是居室,甚至直到今天仍有人住。当地居民们说,这里冬暖夏凉,只是水源很难从山下提上来。

  从这个毫不起眼的岩洞中运出的财物足以令这支团队费上好一阵工夫,以将物品和史料对上号。“此次的发现举世唯一,”阿森斯说,“而且极其壮观,它们的出土将彻底改写整个地区的史前史。”

  所有的出土发现基本都将归还给岩洞现在的主人, Samdzong村庄的居民们。在完成木斯塘其他地区的考察后,阿森斯也将一些个人收藏捐献出来,在当地成立了一个博物馆。“木斯塘人民应该为祖先的历史感到荣耀。”他这样认为。

  这些探险家最后带走的只有几小片样本和一些碎骨,他们将在实验室中继续进行研究—这些探险成果将分别由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负责牙齿鉴定,英国伦敦大学负责铁制品鉴定。绘画颜料将被进行化学鉴定,找出制造它们的是哪种植物染料;其余的木头碎片、一小条织品和一撮牙釉质粉末都将被严密分析,整个流程可能耗费数十年时间。

  也许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对这些岩洞的建造者有更深入的了解。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