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双城建筑之旅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07日 13:36 21世纪经济报道
葡萄牙双城建筑之旅
葡萄牙双城建筑之旅

  特约记者 肖磊

  在波尔图上班,在里斯本休假。早就听说过这句葡萄牙俚语,这不仅说明了这两座城市对于葡萄牙人的意义所在,也让未能身临其境的人们对两座城市的差异充满了好奇。既然是休假,我们便按照这句选择了里斯本作为主要据点,而波尔图则被安排成了早去晚归的“上班族”式一日游。

  可能是因为逗留时间太短,短短的四天时间里很难一览葡萄牙这两座最重要城市建筑的全貌,而点缀在栓皮栎林中的红瓦白墙是行程中最常见的片段,并非成行之前建筑网站上的照片中所见的那一味的简洁纯净,但却又与地貌环境无比和谐。

  “告诉我他们能做到”

  从到达里斯本的那晚开始,便体会到欧债危机对于葡萄牙的影响,商店街站立在店门外招揽生意的店员脸上,总是有种莫名的严峻。这种印象在第二天的世博旧址之旅中得到了加强。

  提起葡萄牙和葡萄牙建筑,当然不能不说Alvaro Siza,早在1992年,Siza便获得了建筑界最高奖——普利兹克奖,而时隔近二十年后的2011年,Siza的爱徒同时也是他的女婿——Souto de Moura——又一位葡萄牙建筑师获得此奖。作为极简和低技的代表建筑师,今年即将80岁的Siza,他的作品早已遍布葡萄牙及世界各地。

  而Siza在里斯本最引人注目的建筑是坐落在1998年世博会场地中央的葡萄牙馆,凭借某种看似不可能的力量,Siza在建筑物之间拉起了一条曲线优美的混凝土“帐幕”。Siza曾经这样描述这条曲线:“我必须设计一个3500平方米的有顶的空间供开幕式及类似典礼使用,我觉得这个地方不能有柱子,所以我尝试其他的解决方法。开始我设想屋顶可以向上拱,不过我发现那样会使建筑物过高。我原本要求在建筑前面的大片地为开阔地,可是我发现那样会使邻近的建筑显得太大了,所以我想我的建筑应该是水平的,这时我想到了或许应该在开放空间上盖一个下弯的顶。结构师们很喜欢这个想法,告诉我他们能做到。我们研究了怎样用金属线将它拉起来。”

  葡萄牙馆建在塔格斯的河滩上,占据了一个对称的基地,离世博会的主入口很近。室外部分的两端都用了代表葡萄牙国旗的红色和绿色的陶瓷砖贴面外墙,这是Siza第一次在室外使用葡萄牙的传统建材,据说这还是源于女婿Souto de Moura的建议。

  地域主义大本营

  第三天我们便乘上了去波尔图的早班火车,因为那里才是Alvaro Siza的大本营,他将他的办公室设立在这里,但波尔图最著名的城市地标建筑却并非出自这位建筑师“教父”之手。

  被《纽约时报》建筑评论家Nicolai Ouroussoff誉为百年来最重要的三个音乐厅之一的波尔图音乐厅(另两个为柏林音乐厅和洛杉矶迪士尼音乐厅),是由荷兰建筑师Rem Koolhaas设计。音乐厅是2001年欧洲文化首都计划的一部分,由于造型独特,面临不少工程结构上的挑战,于1999年开始动工,耗时四年,至2005年才完工,总工程费达一百万欧元。

  波尔图音乐厅坐落在老城区和新开发区之间,周遭车水马龙,基地原是电车停靠站,对面是一座19世纪晚期建造的环状公园。音乐厅由于外形特异,早在兴建之初就引来一些争议,遭受到不少破坏环境和谐之类的批评;但当建筑落成,波尔图爱乐团在此进行了几场轰动演出之后,民众也就慢慢开始接受了它。

  音乐厅的设计看似挑战形体,其实更大的挑战在于玻璃材料的使用,过去从没有一个建筑师敢在音乐厅内采用大量玻璃。为了将户外街景及自然光线引入室内,库哈斯巧妙地运用双层曲面玻璃做成帘子般的隔墙,给音乐厅的使用者带来一种独特的视觉体验,最重要的,它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音乐厅有两个主要观众席,大观众席可容纳1300人,小观众席则容纳350人。餐厅位于顶楼,可容纳250人左右。此外,音乐厅内还有不少公共区域也可挪做小型表演场地,适合进行专题学术研讨会或其他音乐教育活动。音乐厅的主要入口有充满韵律感,像流瀑般的铝制阶梯,民众拾级而下到达接待大厅、售票处、衣帽寄存处。这是一处开放式的空间,墙上贴满了巨幅的波尔图古城街景照片,里头有几间排演室,观众能通过墙上细小的洞孔看见音乐家练习过程。

  看完音乐厅,我们立马飞奔至波尔图建筑学院,不仅因为这里是Siza的母校,更因为这座校舍是Siza的代表作品之一。

  系馆位于横穿波尔图的杜罗河岸上,被分成了地上地下相连的很多块。其中最大的一个体量围合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内院,楼中包括了办公室、演讲厅、一个尚未使用的半圆形的展厅,还有一个天棚上有一道令人惊讶的“刀形”天光的图书馆。直冲着河边的几幢小楼是教室,每幢立面都不太一样,临街的立面明显的表现出了拟人的特征,这也是一个常常出现在西扎作品中的元素之一。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