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逛了吃,吃了逛(图)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14日 13:46 南都周刊

  在泰国这几天,只有一天,吃和逛的度被我们拿捏到刚刚好。其余时间不是逛得太累就是吃得太乱以至于一不留神就撑了。

泰国:逛了吃,吃了逛泰国:逛了吃,吃了逛

  文_小宇宙  图_迦南园 小宇宙

  曼谷的杰伊·盖茨比

  当我站在Jim Thompson结账的柜台前,离集合的时间不到十分钟,服务员还在不紧不慢地一件一件地跟我仔细确认购买的货品,并为它们每一个找出相应的包装纸袋,我心急火燎却百计不施,视线四下乱转之际,看到那张黑白泛黄的照片:一个长得像演员布鲁斯·威利斯+作家海明威的老外,手拿泰丝布段,眼睛看着别处,一脸的心事。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Jim Thompson本尊,这张照片据说是品牌专卖店的招牌。

  吉姆·汤普森其实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名声在外。

  当然不仅是作为泰国高级丝绸的著名品牌,更是一名来自美国的“东南亚最有名的普通公民”。

  当年,肯尼迪家族、艾森豪威尔家族、杜鲁门·卡波特、萨默塞特·毛姆和“几乎每一位著名的欧洲王室成员及女性王位继承人”在大驾光临曼谷时,无一例外都前往吉姆的住所与他共进晚餐。

  他曾是美国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前身)的间谍,在二战末期被派往东南亚。公职期满后,因为被这个东方国度给迷得一塌糊涂,汤普森打算留在泰国长住。既然长住,就得考虑营生,于是他开始从事泰丝的生产。

  干过间谍的人,智商从来都不低。汤普森改进泰丝的染色和设计,使泰丝的设计更符合世界流行审美,同时大力鼓励手工泰丝的生产,使成本降低,成为普通人也可以享受的产品;他的销售手段也很了得:1950年代一出百老汇的舞台剧用了他的泰丝做布景和服装,让他的丝绸从此在欧美大卖。《经济学人》在日后一篇汤普森的传记的书评里称他为“曼谷的杰伊·盖茨比” 。

  1967年,汤普森在一次去往马来西亚的旅行中离奇失踪,据说泰国政府出动数人搜寻未果。在找不到继承人的情况下,政府成立了Jim Thompson基金。

  从现有的Jim Thompson出品看来,汤普森当年的染色技术、流行审美及低成本这么几条标准显然得到了不打折扣的发扬。

  说是高档泰丝,但这里的一条真丝丝巾,工艺图案都不输国内大商场的档次,要价却只是五六百元人民币左右,性价比算是相当高了,这还没算上品牌历史的附加值。

  如今泰国丝绸公司以他的名字命名,曼谷举凡有商家进驻的五星级饭店,都有Jim Thompson的分店。

  除以五

  我当然不是冲着吉姆·汤普森而去的泰国,但汤普森着实让我的泰国之行陡增了值回票价的感觉——毕竟我买回去了一个有传奇价值的品牌。

  我一直纳闷为什么这一趟泰国之行与上次的感受完全不一样?上次的项目其实更多:上山下海、潜水骑象看人妖,住在苏梅岛一家无敌海景的五星级酒店里,却无聊得紧:这就是泰国么?

  到现在为止,我只能将原因归纳为没买到“对”的东西。和大多数还停留在“按图索骥”“验证”阶段的旅行者一样,我对一段旅程的满意度跟是否去了对的地方尝了对的美食买了对的当地特产紧密相关,而这个对的标准,多是以网上知名度为衡量标准。而这一次,吉姆·汤普森为我开了一个好头。

  一到曼谷,我们就被“放风”到了购物中心,领队一句话至今没出息地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看到泰铢标价,你直接除以五就大概等于人民币的价格了(泰铢兑人民币汇率约0.2028)。

  此后,我觉得看标价数零是一件无比欢乐的事情:THB1000也就才RMB200!而那些护肤品、内衣、鞋子、包包也因为除以五之后,都在“这么便宜不买会后悔的”的借口下施施然纳入囊中。

  同行大多一个包来,数个包回,而我因保持了一来一回一拉杆而被她们满脸鄙视地“表扬”为“最理性”,天知道,我是有多后悔,没在Naraya那满是中国买客的店里再“冲锋”多一会儿,抢出几个来送人。

  一起去的一个姑娘已经是第六次到泰国了,这次行程即将结束时,嘴上居然还在嚷嚷:“我想‘烂’在这里!”

  嗯,她的意思是说,让每天的生活直接简化成吃饱了逛,逛累了吃么。呃……这样过一星期可以,一个月后我肯定会吐,但私下里还是觉得比什么文艺青年除了发呆还是发呆的旅程要有意义。

  在泰国这几天,只有一天,吃和逛的度被我们拿捏到刚刚好。其余时间不是逛得太累就是吃得太乱以至于一不留神就撑了。

  作为一个无辣不欢的湖南人,对泰辣却一直不感冒。泰辣通常与酸或甜混搭着上菜,每每让我很纠结。像父辈的湖南人一样,我对于辣的要求狭隘得有些偏执,辣就是辣,掺了麻或者酸的辣吃起来总不够地道,甚至变成“怪”味。尤其对混合了甜味的辣,简直有让人抓狂的效果:就像是看了惊悚片后用情色片来压惊——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不想,一道青木瓜沙拉却改变了我对泰辣的认识。

  这次入住的芭堤雅Amari Orchid酒店免费提供住客跟大厨学泰菜的项目,其中就有这道简单易做的青木瓜沙拉。青木瓜切成丝儿,辅以胡萝卜、豆角、小番茄、黑棕榈糖汁、柠檬汁、鱼露、咖喱、小青辣椒、干虾,用一个捣棒和一个大木勺一起边捣边搅拌。

  青木瓜特别的清爽口感让辣、酸、甜味奇迹般地和平共处起来。这之前,每到吃饭时别人大赞好吃时我基本三缄其口,这回总算轮到我一边辣得唆嘴一边点头了:“过瘾啊,回去也买个青木瓜来做!”

  “这道菜也是泰国人的零食,街边都有卖的。”酒店公关是个杭州姑娘,她说有次回国内休假时突然想吃这道菜了,就自己买了材料来做,结果做出来就是没有泰国吃的这个味道。“泰国产的木瓜,再加上各种泰式调料,差一点就差很多。”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在国内吃泰菜时从来就没有这样的“艳遇”了。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