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著名景区为何“吃”黄牌?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1月18日 11:57 大洋网-广州日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要求在“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等方面整改

  景区身上背的“牌子”越来越多 专家建议走出重创收轻保护怪圈

  1月9日,我国的三大著名景区收到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特殊“惩罚”:给予湖南张家界、江西庐山和黑龙江五大连池黄牌警告,要求其在“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等方面整改。

  事实上,张家界并不是第一次被黄牌警告。早在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警告: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却旅游设施泛滥,“城市化”破坏了“自然界”。评价言辞苛刻地指出,其大部分景区更像是郊区公园。

  “在中国所有的地质公园中,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有程度之别”,在广东省社科院旅游研究所总规划师陈南江看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此举也是有“敲山震虎”之意。

  而长期以来,中国一些旅游景区走不出重创收轻保护的怪圈,背后存在着让人纠结的复杂原因。

  文/本报记者杜安娜(署名除外)

  没有尽到“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之义,成为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于1月9日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黄牌警告的主要原因。

  警告:再评估不合格将被除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次检查并非“突然袭击”,虽然这三家自然景区的主管部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向记者表示对此事详情并不清楚。事实上,每隔四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对各国获得世界地质公园网络成员资格的景区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将作为保留、警告或取消世界地质公园网络成员资格的基本依据。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的世界地质公园,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自然是常规评估对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代表处工作人员向记者谈到,在2014年以前,世界地质公园网络评估局还会对这三家世界地质公园进行再评估。这次会更正式、更全面,如果仍未通过,这三家地质公园将会从世界地质公园网络中除名。

  在受到黄牌警告后,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无一例外承认错误,接受整改。着手地质公园的Logo更新、科普教材的通俗化编印、加大导游培训等。

  早在1998年,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张家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亮出了黄牌警告。为保住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招牌,张家界将景区内近34万平方米建筑物全部拆除,花费了10亿元人民币。

  发展:有20个世界地质公园

  广东省社科院旅游研究所总规划师陈南江分析:“张家界旅游开发的历史并不长,它和武夷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才开始,但它能很快超越一些五岳名山,主要得益于宣传。比如它在进军韩国市场时,被包装成:‘韩国的年轻人不送父母过来,就是不孝顺’。还有大肆宣扬《阿凡达》是在张家界取景拍摄。它从这些炒作得益了,把市场做开了,就想一直坚持走这条路。”

  景区建设的浮躁,被再次发了一张警告牌。

  纵观发展历程,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始提出“世界级地质公园”,当时中国积极响应,第一批就报了8个,在全世界是最多的。不过,中国旅游营销专家委员会一位受访委员坦言:“景区申报的积极性在于,拥有一个‘世界’的名头。”

  因为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是比较难的,“原则一个国家一年只能批一个,而中国的自然、文化遗产太多了,排队排得太长了。所以大家纷纷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目前中国已经有20个。”

  而有些地方一旦拿到世界遗产的牌子后,重视程度就厚此薄彼了。这位专家表示:“或者说,拿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想再投入。”

  “在中国的旅游景区,这种现象比较普遍。”陈南江说,不止一个景区如此,“有些4A级景区在检查验收时,有游客中心,但拿到‘牌’之后,游客中心就没有。因为游客中心增加开支。”

  不过,“因为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按照惯例,出了状况,就内部消化。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不一样了。”陈南江说道。

  尴尬:企业不可能承担教育工作

  “世界地质公园”在2004年刚推出时,也没有太硬性的要求,有的景区做了,有的就没做。2008年检查过一次,“因当时考虑的是先扩大队伍,后来就提高了要求,规范制度也是不断在完善。”

  从景区管理的现状来看,旅游景区都属于国有事业单位,虽然有财政拨款,但景区建设的经费不够,要靠门票收入来维持运营。但景区需要宣传、建设,就只能靠引进企业来经营。企业不可能去承担教育的工作,积极性自然不足。

  还有一个难以忽略的现实问题:这些地质现象知识怎么向老百姓普及?有很多专业词汇, 如果游客没有这样的知识基础,做标志牌的公司水平也不高,就会出现游客看了也不知说了什么,起不到预想的效果。久而久之,景区的教育热情就消失了。

  中国旅游地理专业委员会委员章锦河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解说的团队也是各个景区的薄弱环节。专业讲解员比较稀缺,大多数都是导游的讲解。而导游常常以媚化、俗化、神化的角度来解说,例如导游会说一个山头像猴子的形状,却不太会说这是由什么岩石,经过多长时间演变而构成的。”

  即使有专业的导游词,解说员能背出来,“但如果游客补充问几个问题,可能也答不出来了。”

  此外,地质公园本来应该是学地理地质的实践地,但这些景区没有能与教学机构形成很好的合作关系。学生进去没有特别的优惠,没有提供一个科研帮助。江西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学院副教授李晓峰向媒体谈到,他每年都要带学生到庐山开展地质地貌专业实习,但庐山方面对此工作缺乏足够支持。

  授牌:牌子多了成负担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极端案例”,陈南江谈到,而是一个难以走出的重“拿牌”轻“保护”的怪圈,“需要反思更不只是景区”。

  现在景区身上“背”着的“牌子”越来越多。对于一个景区来讲,“拿一块牌子,最主要的目的是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一座名山往往有五、六块牌子,比如世界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景区,国家地质地貌自然保护区,“这些牌子基本上都拿全了”。

  而发牌机构也越来越多。陈南江介绍,我国的旅游景区种类众多,有地质公园、森林公园、风景名胜区、文物保护单位等。并且针对景区特点,不同的部门来授牌管理。

  “住房与建设部门最早做‘风景名胜区’,相对较强势,其他部门也不示弱。比如林业部门推出‘森林公园’,环保部和林业部评选‘自然保护区’,水利部也有个‘水利风景区’”,陈南江说,各个部门都在拓展自己的势力范围。“我授牌给你,你就得接受管理。如果不掺和,就会觉得自己没影响,没有势力范围。”

  对此次被黄牌警告的张家界来说,“牌子”拿得多了,似乎也成了“负担”。

  每一个牌子和部门侧重点都不一样,各自有各自的游戏规则。陈南江解释道:“比如5A级景区,侧重整体硬件的完善性,残疾人厕所、网站、游客中心、急救设施;风景名胜区,就看风景的景观价值,看天生的东西;森林公园,看重树林植被;自然保护区主要看生态系统;地质公园,主要是看地质景观。”

  两难:拿牌不易摘牌也难

  陈南江说,“有些时候是抢着盲目地拿”,也不看看这顶“帽子”带来的约束。

  比如,省级名胜风景区要在省住建部门审批,如果有变动要再申报一次。如果是国家级的,就要去北京办。“就国家风景名胜区来说,不能整体给企业,项目分散给不同企业做。企业进场后,发现很多建设之前的规划里没有,需要层层申报,钱一花就是十几、二十万元。”

  “自然保护区更麻烦,分实验区、核心区、缓冲区。根据自然保护区有关规定,只能在实验区搞建设,核心区和缓冲区不让游客进入。”陈南江说:“不少之前做规划的人不懂旅游,把最有观赏价值的划到核心区,回头想发展旅游时,就没法做了。”

  这几年甚至出现了有景区因难以忍受约束,想主动摘“牌”。“河北的一个自然保护区,投资商进去后,苦不堪言,什么事都要和环保部门打交道,而且是一级级往上报,不能越级。”

  还有一种情况,恰恰相反。“四川的九寨沟,最应该保护的是水。比如钙化,一些矿物元素在里面形成得比较漂亮的景观,一旦破坏所有的景观都没了。山是很普通的,但为了发展旅游,就把核心区划在山上,实验区反而是水上,可以打栈道。而至今,关于九寨沟自然保护区规划的调整无人问津。”

  他山之石:规划建设政府拨款

  章锦河说到,国外的地质公园在科普方面做得很好。例如美国黄石国家公园,英国的“新森林”公园等。在那些地质公园中,自然性的保持状况良好;专业讲解也比较到位;宣传手册中也很注重科普性的知识。这些都值得我国的地质公园学习和借鉴。

  陈南江则认为,国家还应该对景区加以资金支持。“美国所有的国家公园,管理比较到位,不在经营上挣钱。全部由财政拨款,比如现在进黄山要406元。包括门票、缆车、接驳中巴。美国的国家公园,虽然各个州是比较独立的,但国家公园全部都是中央政府的,土地、人员都是中央政府的。规划建设都是政府拨款,公园主要是教育和休闲。”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