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收费深层原因:政府的资金缺口

http://www.sina.com.cn 2013年04月10日 09:58 潇湘晨报

  收费深层原因:政府的资金缺口

  魏洛不明白的是,既然凤凰古城经营权已转让,赚不赚钱就应该是私人企业的事,为何政府要替企业背书?

  任真君强调,他们并非替企业赚钱,而是从游客利益出发,整顿规范旅游市场。恰恰相反,叶文智的古城公司,一开始是拒绝这次收费范围调整的。双方经过长达8个月的谈判,最终才在今年2月达成一致。

  “他9个景点收他的门票,小日子过得蛮好。”任说。但政府却“过得不好”,因为一直为一笔钱发愁——古城保护和旅游配套设施建设费。

  叶介绍,此前他收的148元门票中,约30%作为税金和经营权转让费交给政府。但专门用于古城保护和旅游配套的钱,是“0”。

  任解释,凤凰古城开发旅游没经验,当初没意识到这问题,直到需要用这些钱时,才发现经费缺口。“比如夜景亮化,古城公司只负责他的景点,政府去年投了1000多万搞其他的亮化。还有古城内所有挂牌保护的明、清老宅,有300多栋,这是很大一笔维修费。”

  早在2010年5月,前任旅游局长就曾做过汇报材料,要求征收古城维修保护费,“但方案在省人大没获通过。”任私下认同那个汇报材料提出的一个概念,“以城养城”。同时,凤凰全县上下,仍然为寻找到这笔钱而努力。

  他们最开始想到的不是从门票上做文章。2011年5月5日,省物价局答复《关于开征凤凰古城维护费的请示》中提及:“向酒店、餐饮、照相、商店、交通等服务业开征古城维护费不符合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的政策要求。”

  县政府对涉旅行业征收古维费的路走不通。不过,在此次答复中,当地政府找到了另外一条路:“通过加强古城景区门票管理,减少跑漏,增加门票收入。从凤凰古城公司相应增加的门票收入中,适当扩大资源有偿使用费等政府份额作为古城维护资金。”

  获得了政策支持的凤凰县政府行动起来。他们分两步进行。

  首先,整顿凤凰周边19个乡村旅游点,整合成2个公司,仅保留4个点,其他15个点暂不对外开放,缩小“黑导”、“野导”的生存空间。第二步,把乡村游公司、南华山公司、古城公司联合起来,深度整合经营。政府以土地入股占49%股权的形式,组建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对景区的景点实行游客组织、门票销售、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等大一统。

  新组建的景区管理服务公司统一对外销售的148元门票中,政府提出40%的钱,其中资源有偿使用费15元。

  叶文智最初的反感在于,“多年来政府对市场管理不严,把我变成收破烂的公司,此前把各种经营不好的景点推进来,现在又让它们跟我捆绑。成立了这个管理服务公司后,虽然我是大股东,但我承担了最大的风险,其他人是摘桃子的。”而政府则跟他说,“单打独斗不是办法,必须统一思想。”

  4月4日-9日,记者在凤凰古城内调查发现,到处都是要求带你去苗寨乡村游的“导游”,收费不等,陷阱未知。标价108元的南华山景点,若通过这种“导游”,则能以50元拿票进入。而古城9景,则是铁板一块,必须在规定点买票。

  尽管叶文智认为,政府只是“把我搞定,就算是把混乱市场搞定了”,但双方一定都在这份协议中,各自找到了的最大利益点。

  草根的凤凰?高端的凤凰?

  政府和企业完美设想最重要的一环是,游客是否会来收门票的凤凰古城。

  这次清明节首日,来古城的人有3.16万人次,但买票的仅2000多人次,只占6%。显然很多人都是冲着“最后的免费古城”来的。记者注意到,古城内虹桥上人拥堵得挪不动脚,一层木板之隔的虹桥二楼,因收费却清静得如另一个世界。

  “大部分的游客还是会来。”任真君说,“作为游客,把一个地方作为旅游点,出发之前考虑的是如何玩得开心、暖心、放心,绝对不会想去景区不买门票。148元的门票,绝大部分游客是能够接受的。”而且景区还实行“一票管一年”、“三票管一生”制度,让游客常来。

  叶文智也认为60%的人来凤凰是做了买票准备的。因为散客买票人数在60%以上。以后的趋势是,自由行比旅行社组团多,而且自由行自主度更大,消费水平更高。另外,148元的价格实在不贵,“张家界一个水洞就168元。”

  旅行社这一块,任很自信。“一级市场组团社,对我们的政策拍手称快,因为景区越规范越好,他们最担心管理漏洞。”任称,他们在以上海为主的华东市场、北京为主的东北市场、广州为主的华东市场、重庆为主的西南市场,长株潭为主的省内市场,通过渠道做了调查,游客们大部分都接受。

  任认为,对于凤凰古城收费这个事实,游客应该学会“换位思考”。“凤凰古城,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作为一个旅游目的,他建设,他管理,他服务,他容易吗?”

  对于那些因为收费而放弃来古城的人,任表示,“尊重市场,尊重游客选择。”实际上,在他们的预测中,接下来的4-6月,游客数量会有短暂波动,但到7月以后,会良性上升,全年的游客数还会增长10%以上,达到760万人次。

  任还对古城内担心生意冷落的商户说,“生意暂时少一点,但要看长远。客人买了148元的票,就会在古城多逗留一两晚,多消费。我们必须共同渡过这个难关。”

  而在叶文智看来,此举正好是客源结构调整的契机。“每年黄金周凤凰古城就来那么多人,交通拥堵不堪,古城脏乱严重,像样吗?现在来凤凰的游客够多了,但凤凰的旅游还处在起步阶段,还只是一个雏形。你看看丽江,人家度假酒店、国际会议中心、高尔夫球场有多少个。凤凰有什么?连个像样的五星级酒店都没有。很多游客追求高档消费,但凤凰设施滞后,人家想住个三五天都住不了。有些客人需要宁静的空间,而年轻人喜欢酒吧的吵闹,看顺哪一头。凤凰不只是年轻人的凤凰。”

  4月7日晚,走在凤凰古城狭窄的小巷,任真君边走边介绍,政府正在搞全县的地下管网建设,为了让沱江不被污染,已经让一些江边餐馆迁出古城。古城内随处可见的居民搞的收费1元厕所,以后要么关停,要么达到星级标准。因为古城正在申报国家5A景区,景区内不允许厕所收费。

  同时,政府还要在城北方向修建大型生态旅游停车场。有大巴车位2000个和小车位20000个。如果游客想去哪个乡村游产品,则可搭乘景区的免费巴士。凤凰古城要成为5A景区的另一短板,是没有游客服务中心,这也是政府正在规划的。“现在是市场推着凤凰往前走。”

  生存模式:门票?税收?

  魏洛认可政府对凤凰古城的长远规划。但他很不解的是,现在旅游市场的流行趋势是旅游产品大降价,吸引游客去消费。凤凰古城反而收门票来抬高进入门槛,“这是不是急功近利的做法?”

  在他看来,旅游景点门票涨了,成本增加了,游客的选择也会改变,景点的市场竞争力就会减小。而且凤凰这十年,财政收入增长已经翻了多少番了,现在还想要游客来出这个门票钱。即便是要收古维费,也应该像丽江古城,把古维费和景点的门票分开,让各种层次的游客有各种选择。

  凤凰古城应该是想办法增加服务内涵,让游客多在凤凰住几晚,而不是通过门票把游客绑在古城。

  “他们还说学丽江,现在丽江六天六晚双飞的最低报价降到了980元/人。这其中还包括旅行社的利润,成本也就700多元。完全是靠消费。吸引人去了再说,因为一个人出来总要消费。”

  在这个问题上,作为湖南省旅游协会副会长的叶文智,似乎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强调游客进景区买门票是天经地义的,另一方面,他也认可门票模式并非景区经营的久宜之计。

  实际上,目前凤凰古城的门票收入在整个旅游经济中所占比重非常小。去年景区门票收入仅1.78亿,而整个旅游经济总量有53.01亿,占到了整个凤凰县GDP的67.5%。不过魏洛看到,“游客的消费,这个钱不是政府拿的,是富了当地老百姓。政府搞门票,有直接的收入。”

  曾来凤凰古城游玩过的长沙市民陈智谋,作为一名税务稽查人员,他好奇的是,政府是否测算过,收门票后古城内商铺或将减少导致营业税下降,与收门票的所得收入的比例。任真君说,他们没有做过这个测算,看起来也不好统计。而且两种收入的统计口径不一样。

  是否有更好的商业模式来替代收门票?叶文智说,显然凤凰政府没找到更好的生存模式。但他估计,凤凰古城的门票经济,将在十年左右取消。

  他知道很多游客都会拿免费的杭州西湖作比。“杭州不收票的原因,是门票本身阻碍了杭州市民进入景区。游客真正去西湖豪吃海喝的少,去西湖边消费的主要是杭州市民。因为政府营业税收入的增加,远比门票征收多,所以干脆免掉门票。而且西湖边的很多物业都是政府的,政府有足够的房租收入。杭州有条件,从政府算账的角度,凤凰古城做不到。”

  据了解,凤凰县地税局每年的税收也在增长,2011年过亿,2012年达到1.69亿。叶文智认为,目前在凤凰古城经营的商户,每年光跑漏掉的税收至少在8000万以上。他认为加大税收征管工作,也不失为补缺古城维护费的良方。

  那么,目前凤凰政府选择的门票模式,是否适合这个正逐渐被打造成为更完美“产品”的古城?而这个产品,是否就是游客想要的凤凰古城?

  任真君借用习近平的话回答:鞋合不合脚,试了才知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