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面对“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瓶颈 云南坚果产业如何走得更远?)

  在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云南首次以“会中会”的形式举办了“2017云南昆明核桃博览会”。展会上,琳琅满目的云南优质坚果产品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

  近年来,依托得天独厚的区位、生态优势,云南坚果产业发展势头迅猛,也随之涌现出一批成绩不俗的优秀企业,然而,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云南坚果行业依然没有摆脱“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尴尬境地,云南坚果在话语权、品牌、营销等方面仍然有非常远的路要走。

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新华网 念新洪 摄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新华网 念新洪 摄

  现状:一流的产品,二流的包装,三流的营销

  “什么?云南还有核桃?”云南摩尔农庄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封大勇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云南知名核桃企业,他们在省外推广云南的核桃产品时,曾经常遇到过这样尴尬的疑问。

  “就我们在省外的销售情况来看,云南核桃本身的认知度还是比较低的,但只要一说是来自云南的产品,消费者还是普遍很喜欢的。” 云南磨浆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锋如是说。

  其实,云南不仅有核桃,而且面积非常大,几乎占了云南林地面积的10%,是“森林云南”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20多年的潜心培育,云南,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核桃主产区。

  酒香也怕巷子深,再好的产品,如果没有知名度,也很难施展拳脚。而封大勇和周锋他们曾遇到的尴尬提问,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云南很多企业当前面临的品牌建设问题。

  云南企业、云南的产品要走出去,品牌知名度等依然是一个摆在眼前的障碍。云南就真的没有自己的品牌吗?其实不然,上世纪70年代至90年代,春花自行车、兰花冰箱、山茶电视机、白玫洗衣机、茶花汽车被喻为云南工业的“五朵金花”。2002年,以兰花冰箱破产为标志,云南工业“五朵金花”全部退出市场。“五朵金花”的陨落,既有企业体制机制的因素,也有产业不配套、技术工艺更新改造不到位的因素。

  “云南的很多产品品质都非常好,但是存在‘一流的产品,二流的包装,三流的营销’这样的情况。”云南坚果行业协会会长、云南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榆秀日前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

  当前,如何抢抓机遇,促进云南坚果产业转型升级,值得深深思考和高度关注。

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

  探索:品质为舟,品牌为桨

  “澳洲坚果”也称“夏威夷果”,如果光听它“洋味”的名字,也许你不会将它与中国扯上关系,消费者在超市里或者通过电商购买它时,也更多的认为它是一种“进口食品”。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早在30年前,这颗小小的果实就“漂洋过海”来到云南,并从此生根发芽。

  陈榆秀是云南坚果行业协会会长、云南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在此前很多媒体的报道中,都称她为“坚果皇后”。30多年前,澳洲坚果来到云南,陈榆秀就是众多推动者中的重要一人。

  “我原来是做外贸的,30多年前我是最早参与引进澳洲坚果的创始人之一,种子是我办的手续。”陈榆秀说,当年引进的过程尽管比较曲折,但是没想到澳洲坚果在云南找到了它的另一故乡。第一颗种子在西双版纳热作所种下后,30多年来在云岭大地上不断生长,目前在云南德宏、西双版纳、保山、普洱等地均有种植,临沧的种植面积最大。

  “历经30年,云南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已经达到了280万亩,云南的种植面积已经超过了世界其他国家种植面积的总和,排名世界第一;今年的产量是15000吨左右,排名世界第七位。”陈榆秀说,刚引进澳洲坚果时,当地群众最担心两个问题,第一是“能种出来吗?”,第二是“种出来后能卖出去吗?”2003年,云南云澳达坚果开发有限公司成立,采取了“良种良法”和“全产业链”两种形式,一方面开发良种,提供技术服务,制定最低保护价,收购群众果实;另一方面,建加工厂,从国外引进技术团队,形成了良种选育、山地种植、加工的全产业链建设,系列措施解决了种植初期的两个疑惑之一。

  随后在解决“卖出去”的问题上,云澳达也做了很多努力,首当其冲是品牌打造。陈榆秀认为:“品牌的打造是以品质为基础,要先有品质才能有品牌。”

  “我们从种植开始,就坚持种植规范和有机认证,从源头上保证我们产品的优质,用优质的原料生产出优质的产品,才能在市场上打造出优质的品牌。”陈榆秀说,“同时我们也坚持‘对农户的良心、对消费者的良心、对环境的良心、对行业的良心’这四个良心来做事。”

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

  路径:打赢“看不见的仗”

  封大勇认为,云南当前非常重视核桃产业的发展,有许多优质的产品,但是还应该在核桃文化的挖掘上加大力度。

  “我个人觉得,云南在深纹核桃文化资源的发掘上,要像普洱茶那样,出去推销产品,你还要讲得清楚核桃的历史文化,你如果讲不清楚,定价权也就被别人掌握了。”封大勇说,“我们云南的企业要发展,或者说一个产业要发展,要打‘两场仗’,一场‘看得见的仗’,也就是优质产品的研发和发展,以及行业标准的制定;‘一场看不见的仗’,也就是‘心理之仗’,我们有这么多好的产品,要推广宣传出去,让别人知道。”

  封大勇认为,只有这“两场仗”一起打,才能打赢“市场这场仗”。

  “云南的地理资源优势和核桃产业基础都很好,今后的主攻方向是建设核桃产业强省,而不单纯只是种植大省。”国家林业局造林绿化管理司巡视员刘树人在2017云南核桃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发言中建议。

  刘树人认为,云南应在“核桃种植大省”的基础上打造“核桃产业强省”。具体而言,首先应对全省核桃产业布局进行优化调整,形成种植的规模化、产业化、差异化和精细化格局。同时应盯紧市场、打造品牌,建议各级政府持续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同时整合企业、合作社、农户、科研机构等力量,开发高附加值产品、延长产业链,打造一批云南乃至全国知名的核桃品牌。

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深加工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第十三届中国昆明国际农业博览会上的核桃深加工产品。新华网 念新洪 摄

  关键:“抱团取暖”,提升话语权

  陈榆秀认为,现在消费者都注重身体健康,云南应该发挥生态优势,把好产品推广出去。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南的企业、产品要走出去,就是要“抱团”。

  近年来云南成立了坚果行业协会,目前已经有将近200个会员,“企业占了三分之一,更多的是种植大户、种植农户。”陈榆秀说,除此之外,云澳达还与澳大利亚坚果协会、南非坚果协会等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抱团发展,形成合力。

  2012年陈榆秀第一次参加了第六届国际澳洲坚果大会,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国的云南有这么大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并且品质那么好,于是陈榆秀决定,要下更大的力度推广云南澳洲坚果。

  “15年我又参加了第七届国际澳洲坚果大会,临沧市政府委托我去争取大会能在临沧召开,经过前期大量工作的准备,第八届国际澳洲坚果大会2018年将在云南临沧召开。”陈榆秀说,而这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云南、以及云南优质澳洲坚果产品。

  除此之外,陈榆秀认为推广的“路径”也很重要,和高端的品牌合作可以达到传播速度更快的效果,当然,也离不开媒体的宣传。

  陈榆秀说,起初云南生产的澳洲坚果80%都出口,当时传统的消费国是欧美国家,发展到如今,谁都没想到中国变成了世界最大的澳洲坚果消费市场。以云澳达为例,目前产品供应各大超市、有机专卖店、“三只松鼠”等,还供学生营养餐、东航上机食品等,可谓供不应求。

  陈榆秀介绍,为了提升云南坚果行业的话语权,目前云南正在积极筹备云南坚果交易中心,“要让全世界的坚果都来这里交易,这才是坚果的话语权。”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陈榆秀依然信心十足。“种一棵树下去,在挂果前要等3、4年,如果没有很好的市场前景,如果没有信心,是坚持不下去的。坚果,坚果,坚持必有果!”陈榆秀说。

  来源:新华网云南频道

  相关链接:http://www.yn.xinhuanet.com/original/2017-11/12/c_1367465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