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我的名字叫黄龙玉,来自云南省龙陵县。

  就在中国版图西南向缅甸方向伸出的那个角落。

  与邻居腾冲相比,地理位置、自然资源、饮食习惯各方面相似的龙陵是如此的默默无闻。

  滇缅公路穿境而过,是西南方向出境的咽喉要道。

  这里曾发生过关乎整个抗战西南战局的松山大战,战场遗址、纪念雕塑群无语矗立。

  这里有仙草石斛,中国紫皮石斛之乡地理标志认证。

  这里有怒江峡谷,有高山草甸,有星散分布的温泉。

  这里还有我,一块名叫黄龙玉的石头。

  原本我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在小黑山之巅独处。

  看高山杜鹃花开花落,看沧海桑田变化,春夏秋冬,孤寂的过了几百万年。

  餐风饮露,取江河山峦之灵气,汲天地日月之精华。

  取山峦之灵气,赐我以温润透亮。

  汲日月之精华,予我以夺目金黄。

  落高山杜鹃之花瓣,沁我以如血红霞。

  就这样我已不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只不过对在群山之中寂寞度日的我们来说,普通不普通又有什么分别呢。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在寂寞的日子里,看我的前辈石头,被人们从深山地底发现,取了翡翠、和田玉等各种名字,人们视若珍宝,走入深宫,走入豪门,挂在皇家、贵妇的脖颈腰间,散发出夺目光彩。

  而我还是藏在西南边陲偏僻的群山里,无人识得。

  但我坚信,我有自己的芳华,值得这样一直坚守。

  时间对我来说并无多少意义,以为就一直这样,直到地老天荒。

  不知道多少年以后,终于有人类在我身边开始繁衍生息,不断发展。

  他们看到了我碎裂剥落的零碎身躯,金黄透明似蜡。

  但在物质困乏的年代,人人都为吃饱穿暖而奔波,谁又会有空去欣赏一块石头。

  不知道在普通外表里面,有着怎样的温润和金黄。

  又过了几十年,时间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华民族历经困难,艰苦奋斗,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盛世来临。

  人们在吃饱穿暖以后,有了更多精力去关注别的事。

  于是有人注意到千百年来我抖落的零碎身躯,散落在山间。

  广西商人以几块钱一斤收购,大家蜂拥而上,遍山寻找。

  从开始的零碎山料,到落入苏帕河经过河水冲刷淘洗的籽料。

  人们把苏帕河翻了个底朝天,筑起堤坝,开挖新河道,在千百年来积存的泥沙中翻找我的踪迹。

  而我依然在小黑山之巅,看着他们奔忙。

  2004年,云南省观赏石协会取颜色中的黄,产地龙陵中的龙,给我取了正式的名字“黄龙玉”。

  我的本体终于被人类发现。

  爱好者、收藏者、投机者,大家纷纷入手,价格一路攀升,交易市场人头攒动,市场上刮起了黄龙玉风潮。

  2011年2月黄龙玉被国家正式录入《国家珠宝玉石名录》,成为与翡翠、和田玉同等位置的天然玉石。

  谁说我只是一块好看的石头,根本算不上玉石。

  谁说我有辐射、谁说我会褪色,统统是谣言。

  你拿着价值几十块的边角料,拿不上台面的东西,然后告诉大家黄龙玉就是这样,根本不行。

  我只能说你,孤陋寡闻,都不屑与你争辩。

  你知道我的身体有多大吗?探明储量不过四十万吨,可利用的不过5%,精品更少。

  你说我价格贵,与翡翠、和田玉几千万一千克,动辄上亿元的手镯,又算得上什么。

  你说我和翡翠、和田玉差了什么,不过文化底蕴而已。

  中国玉文化有证可考应该有8000年左右的历史,国人真正使用玉石的历史超万年以上,而黄龙玉的文化底蕴是在于它传承、发扬、并极大丰富和充实了中国万年玉文化的内涵,继往开来,与中国博大精深的玉文化一脉相承。如今在盛世之时圆了国人的万年梦想,验证了俗语:“盛世兴,美玉出”。

  亚乒赛、五人制足球世界杯赛、2017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等国际赛事和活动,黄龙玉金镶玉奖牌光彩夺目,难道这不是受到大众欢迎的明证吗?

  对我来说,所有的所有都是浮云。

  我还是那块孤寂的度过百万年,餐风饮露,汲取天地日月精华的石头。

  我叫黄龙玉,来自云南龙陵。

  (来源:西南偏南)